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十五章突破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宋立急忙停止输送药力,他额头上的冷汗如同雨点一般落了下来,只觉得经脉内部像是被烧红的烙铁插入一般,那种来自骨髓的灼痛让他的灵魂都跟着颤抖起来。一般人遇到这样的痛苦,也许就放弃了,但两世为人的宋立深知实力的重要性,无论在哪一片时空,只有强大的男人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,在前世的地球,以权势财富为尊,在这个空间,那就是自身的修炼实力了。所以他强行压抑住了那股想放弃的念头,用大毅力大韧性,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强忍灼痛,默运口诀,将涌入经脉中的那股灼热能量慢慢分流,一点一点引入岔道之中。这种温和的方式果然产生了效果,不仅经脉内的能量被逐渐消化,而且还慢慢渗入其余经脉中,并且在这过程中产生了真气,疼痛感逐渐减弱,到了最后,起初灼热的能量逐渐化为一股暖流,让宋立觉得如同泡在温水中,懒洋洋的好舒服。

    看样子真的有效果!这个认知让宋立欣喜若狂,但他强行将这种喜悦压制住了,在修炼期间,最忌情绪变化无常,稍一不慎可能就会走火入魔,所以宋立调整了呼吸,让自己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,同时继续消化那股从火苗中牵引得来的能量,逐渐化成真气,然后沿着固定的路线储存到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控火之法以及火焰能量转化成真气的法子,乃是来自火神祝融的传承,名字叫“赤帝紫焰决”,这套功法威力无穷,宋立只是牛刀小试,效果立竿见影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,宋立才将那股能量全部消化,转化成真气在丹田内存储起来,随着丹田内的真气存量越来越多,宋立感觉浑身充斥着磅礴的能量,伴随着这股能量越来越澎湃,宋立感觉自己的力量在继续增长,很快就突破了炼体六层巅峰,达到炼体七层。

    升了一级之后,这股能量依然持续着蓬勃的势头,宋立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,他便引导着这股能量,继续冲关,炼体七层之后,很快冲到炼体八层,达到八层之后,这股能量依然没有止歇,继续冲击下一个层次,宋立一鼓作气,引导这股能量继续冲击下一个关口,很快突破炼体九层,九层初期,九层中期,九层后期,一直冲到炼体九层巅峰,这股能量才完全耗尽!

    乖乖,只是吸收了火焰中一小股能量,就瞬间爆了三个层次,宋立明显感觉到,那火苗虽小,但其中蕴含的火能量却似是浩瀚无边,如果每天这样修炼的话,他未来的成就将远超所有人的想象!

    不过宋立明显感觉到,因为上一次体内储存的所有药力都被火焰能量牵引,帮助他恢复伤势,改造身体,然后爆了境界,将身体内所有的积蓄都消耗一空,以至于这一次有如此强悍的能量帮助,依然只爆了三个层次,他相信,如果小火苗吸收更高品级丹药的药力,释放的能量将更加恐怖,说不定他已经进阶到引气期了呢。

    看来要尽快解决丹药的事情了,现在等于他有了一辆世界顶级的跑车,但是没有油也不行啊。

    这次修炼时间不短,宋立便收了法决,站起身来,在室内踱来踱去,思索未来的路该怎么走,这个时候庞大那尖利嗓音老远就传来过来:“老大,老大,你在家吗?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立嘴角卷起,忍不住露出微笑,庞大这个家伙,还真是个活宝,到哪里都是大嗓门开路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啊。

    他打开门,外面的阳光顿时洒了进来,宋立怔了怔,他记得自己进入修炼室的时候,还是晚上,没想到睁开眼之后阳光明媚,已经过去了一天了,怎么感觉像是时间很短的样子,真是修炼不知岁月啊。

    庞大已经进了院子,宋立打开房门就被他看到了,这小子像是饿了三天的乞丐见到一只烤的酥油油的肥鸡一般,满面兴奋激动的神色,旋风一样扑到宋立身边,一把抱住宋立的胳膊,睁大眼睛叫道:“老大,听说你们家昨天在金殿之上出了大风头啦,我爹昨天从金殿回来,就跟我们讲当时的情形,我听得那个兴奋啊,恨不得当时我就站在你身后给你们摇旗呐喊,想一想老大你十三岁的年纪,就可以在金殿之上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左手一个炮锤,撂倒了一众权臣,右腿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踢,踢飞了三位王爷,关键的是,老大还有天下最给力的父母,听说郡王爷拳打李维斯公爵,脚踢九门提督,将帝都闹了个天翻地覆,最后居然无罪释放,大摇大摆回到郡王府,郡王妃更厉害,居然凭一张利嘴吓得众大臣狼狈逃窜,几位王爷无计可施,实在是我朝首席巾帼英雄……我对老大一家的敬仰之心,犹如康江之水,连绵不绝,又如圣河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……”

    宋立抹了抹脸,不满地说道:“你小子拍马屁可以,别喷我一脸唾沫星子行吗?”

    庞大毫不在意地抹了抹下巴,甩去了一坨哈喇子,笑嘻嘻地盯着宋立看了几眼,然后很傻很天真地掰着手指头,抬头望天,嘴里面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这熊孩纸不会是傻了吧?怎么神神叨叨的?”宋立在他眼前挥了挥手,企图将他从魔怔中唤醒。

    “你才傻了呢,”庞大翻了翻白眼,继续掰手指头,喜滋滋地说:“我这是在数钱,数我将来能娶多少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钱?你哪来的钱啊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你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宋立疑惑地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啊,”庞大重重点了点头,肯定地说道:“老大你恢复了修炼天赋,一战成名,以后还会更加牛叉,你是咱正义盟的盟主,盟主牛叉,咱们正义盟也会跟着牛叉,到时候钱还能少了吗?有了钱,有了势力,天下之大,到处尽可去得,想买啥就买啥,想削谁就削谁,想有多少美女就有多少美女,那样的日子可有多威风!”

    见庞大满脸迷醉的表情,仿佛他已经拥有了那样的生活,让宋立好气又好笑,看来意淫之风,无论到哪片时空都有生存土壤,庞大这厮就是典型的意淫高手,前戏还没开始呢,就先预支高*潮了。

    不过庞大的这番话还是让他陷入沉思之中,这个世界虽然是修炼实力为尊的世界,但是缺了钱也是玩不转的。最起码有了钱之后,他就可以购买到足够的药材,炼制能够促进修炼速度的丹药,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实力,无论哪个时空,只有实力强大的人才能够随心所欲,成为制定规则的强者,而其他人,只能遵守他制定的规则。

    他记起了今天和父母谈话的时候,父亲说没想到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还没事,幸亏你们娘俩机灵,母亲就说你别天真了,如果不是有我父亲圣丹宗师的背景,无论是让那些人赔多少钱,他们也会有法子应付的,我之所以说那莫须有的绝品圣丹是父亲留给我的,就是想提醒他们,不要闹得太过分了,咱也是有背景的人,圣丹宗师的实力,是你们能惹得起的吗?这些人跑得这么快,放弃了对你的问责,而圣皇大人也没有追究你的罪过,最根本的原因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宋立觉得母亲说的话非常有道理,大殿之中的那些个王爷,大臣,哪个不是人精一样的人物?如果不是母亲有圣丹宗师在背后撑腰,他们会因为你信口雌黄讹诈那么多钱就退缩?以那些人的奸诈歹毒,总能想出应对的法子来,试想如果在大殿上是普通的黎民百姓,他们有讹诈权臣的资本吗?只怕无论他们怎么说,也是难逃一死的。

    上一世,他只是个普通学生,芸芸众生中一个小人物,只能像蝼蚁一般生活,任人践踏。这一世,他得了祝融的帝火传承,又拥有巧夺天地造化的“赤帝紫焰诀”,他的野心也开始无限膨胀,成为这片大陆的终极至尊,就是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想实现这个目标,必须让自己逐渐强大起来,想强大,必须学会赚钱,没有钱,就没有天材地宝,没有天材地宝,就没有品级好的丹药,没有丹药,帝火之种就没有燃料,没有燃料就无法释放能量,他的修炼就会举步维艰,道理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就是赚钱。

    只是他目前为止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,前世也没什么经商的经验,赚钱这种事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觉得毫无头绪,宋立想了一想,觉得庞大这厮鬼主意一向很多,不妨问问他的意见,说道:“有钱花当然好,但总得先想出生财之道才行,你小子有没有什么好的门路?”

    庞大闻言,抬头望天,不停地往上翻白眼,宋立知道这是他思考时独特的表情。肚里暗暗好笑,这惫懒的家伙,连思考起来都这么怂,瞧人家聪明的一休,在脑袋上画几个圈圈,就能想出好主意来,而庞大却只能翻白眼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,庞大突然眼睛一亮,说道:“不如我们去打劫勒索那些纨绔吧……”刚说完就觉得不妥,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不行不行,我们号称‘正义盟’,怎么能做这种没品的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宋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个爆栗,说道:“谁跟你说正义盟就不能打劫勒索啦?你知不知道什么叫‘劫富济贫’?”

    宋立想到上一世看的武侠小说中,大侠们都有“劫富济贫”的习惯,不然这帮人又不种地,又不经商,哪来那么多银子花?反正在他的观念中,大侠们“劫富”不能算劫,就像孔乙己说君子偷书不能算偷一样,劫富不仅不是丢人的事,反而还能大快人心,让大侠的光芒更加耀眼。

    “劫富济贫”这个词在这片大陆显然还没有普及,庞大自是没听说过,所以他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什么是劫富济贫?”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