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四十三章站队是门学问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他这么云淡风轻的一句话,对于父母来说却不啻于一记焦雷劈过!

    我滴乖乖,要不要这么刺激啊。废柴了十六年的儿子,要么就不爆发,一旦爆发简直能把人活活震昏!

    这才多长时间?满打满算不到三个月,他的境界就已经从入门二层爆到引气二层了?见过妖孽的,没见过这么妖孽的!

    “臭儿子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云琳喜出望外,给了宋立一拳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宋立捂住了被打的地方,心道老妈就是这么暴力,高兴的时候揍人也这么疼,无奈说道:“这段时间不是炼了不少丹药嘛,吃得多了,肯定是有效果的。所以境界也就提升了。”

    宋星海和云琳夫妻俩同时“哦”了一声,丹药对于提升修炼境界的确是有巨大功效的,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都想做丹师的原因。儿子现在已经是一名炼丹师了,丹药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太珍稀的物品,吃得多了,境界提升得自然快。想通此节,夫妻俩也就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。不过儿子变得这么出息,夫妇俩感觉到人生充满希望,搂着宝贝儿子谈谈说说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情算是皆大欢喜,不过,立儿以后不要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了,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跟你妈还有什么盼头?”宋星海还是给了宋立一点警告。

    “老爸,好奇心有时候会害人,有时候也能救人,”宋立一脸郑重表情,“幸亏我进了琅琊洞,否则你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?什么麻烦?”宋星海和云琳夫妻俩同时看向宋立,都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于是宋立就将他在琅琊洞内听到宋青衫所说的阴谋复述了一遍,宋星海和云琳越听越是心惊,等到宋立说完,两个人差点跳了起来!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简直太恶毒了!”宋星海怒目圆睁,“啪”得一掌拍在了桌子上,花岗岩制作的桌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掌印!看来郡王爷是动了真怒!

    “儿子,你确定听到的消息无误?”面对这种震撼性的消息,云琳很慎重。

    “消息绝对可靠。宋漠飞和宋青衫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琅琊洞口,但他们想必觉得刚刚喷过地心之火的琅琊洞内不可能有人,所以肆无忌惮地谈论这个阴谋。恰好被我听到了。老爸,老妈,这么大的事情,我不可能开玩笑的。”宋立表情很严肃,目光很诚恳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错了。”宋星海正色道:“内阁次辅温礼仁是帮助圣皇陛下登基的肱骨之臣,他是圣皇一系的中流砥柱,在朝野内外威望颇高。忠亲王一干人等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,想除掉他不是一天两天了。据说忠亲王一系的人马曾经想笼络过他,不过温次辅为官清正,对圣皇陛下忠心耿耿。不屑做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勾当。他们收买不了温次辅,终于下定决心要拔掉这颗钉子了。谋逆大罪,嘿嘿,用心真是歹毒啊。如果圣皇陛下看到了温次辅和兰比斯王国首相往来的书信,只怕真的会摘了他的脑袋!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担心温礼仁的脑袋,你知不知道你的脑袋也快要保不住了?”云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他们主要是想除掉温次辅,我只是个陪绑的。”宋星海苦笑道:“看来我们这段时间没有白折腾,总算是引起了老五的猜忌。我不知道是该高兴呢,还是该悲哀?”

    宋立对于********虽然也不熟悉,但他的灵魂来自于资讯爆炸的另一个时空,理论知识还是挺丰富的。他知道********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站队,如果站对了位置,那就等于是买了稳涨不跌的质优股,以后平步青云指日可待;如果站错了位置,即便你有经世之才,恐怕也难逃一死。最可怕的是两边都不选,你本意也许是想两不得罪,但最终的结果往往就是两边都不待见你。

    其实海郡王一直走的就是最后一条道,无论忠亲王和圣皇陛下之间闹得多激烈,他都假装看不见,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。但宋立知道,这条路看似安稳,其实最危险。一旦厄运降临,他们因为没有经营自己的势力,所以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说服父亲改变现状,选择一方站队。

    于是宋立就将********中关于“站队”学问跟父亲说了一些,宋星海夫妇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们的儿子。儿子修炼上进境快,控火能力强,学习炼丹也比一般人容易,这些都可以用天赋异禀来解释,可为什么他连政治上也这么成熟?这难道也是天生的?

    看到父母震惊的目光,宋立忍不住摸了摸鼻子,讪笑道:“嘿嘿,以前我在皇宫伴读的时候,看过这方面的书籍。”

    在皇宫伴读这个经历,已经成了他的护身符了。遇到难以解释的事情,就推到皇宫的书籍里去。反正父母又没机会进御书房去看,基本上不会被戳穿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夫妻俩恍然大悟,齐齐“呃”了一声,尾音拖得很长。

    “儿子,那你觉得,我该站在谁哪一边呢?”宋星海忍不住询问了一下儿子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自古王爷谋反,成功率极低。忠亲王这种伪善之徒,即便是登了皇位,也未必是社稷之福,所以老爸你理所当然地要站在圣皇陛下那一挂。”在宋立另一个时空的记忆中,中国古代历史上王爷谋反成功的例子,好像只有明成祖一人。而且他的成功跟他老爸朱元璋和他侄子朱允有很大关系,基本上,如果不是朱元璋和朱允自毁长城,朱棣也不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中国整个封建王朝两千多年的历史,只有一个王爷造反成功的例子,可见这件事成功的概率有多低。不说别的,单从概率学上来分析,忠亲王一伙八成会失败。

    所以宋立理所当然会选择圣皇陛下。

    “我从小就对这些争权夺位的勾当不感兴趣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如果大家能和寻常百姓家的兄弟姐妹一样相亲相爱,该有多好!”从本质上说,宋星海的软弱形象多半因为他太重感情。生在帝王之家,亲情的厚度还不如那张处女膜,轻轻一捅就破。在帝位争夺中,每一个脱颖而出的帝王,手上可能都沾满了兄弟的鲜血。但其中也有一小部分王爷,跟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一样,比较注重亲情。比如说宋星海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不想和自己的兄弟勾心斗角,兵戎相见。所以他不参加他们之间的任何派别,对于每个皇子都垂涎三尺的皇位更是退避三舍。时间久了,大家都觉得他这个人很无能,很懦弱。其实他只是不喜欢兄弟阋墙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情势逼得他不得不选择一个兄弟,这就意味着他终于要和自己的其他兄弟争个你死我活。从本能上,宋星海比较抗拒。

    “拜托老爸,现在不是你要和人家争,是人家主动找上门来,要把你置于死地啊。你知道谋逆罪名一旦落实,不仅是你,包括我妈,我,还有咱们郡王府的丫鬟奴仆以及你养的那条狗来福,全都要跟着一起掉脑袋!都到这个时候了,你还这感怀什么本是同根生……看来我还是给你发张好人卡算了……”宋立有一种想撞墙的冲动,他回忆起刚来到这个时空时,老妈刺激老爸的那些话,看来郡王爷有时候真的很不给力啊。不刺激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脑子被门夹坏了啊?他们都要送你全家下地狱了,你还拿他们当兄弟?”云琳杏眼圆睁,双手叉腰,对着宋星海开始发飙。

    “我就感怀一下,又没说不对付他们……”宋星海讪讪说道。

    “感怀个P!几十岁的人了,还这么天真!你要是再不清醒清醒,我们娘儿俩就要给你陪葬了!”云琳很坚决地说道:“就听立儿的,跟圣皇陛下站在一边,死磕忠亲王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以前一直都是中立惯了的,现在说靠过去就靠过去,圣皇陛下也不一定买账啊。”宋星海说出了自己的顾虑。

    “老爸,这个呢你就不用担心,你还记得上次金殿上的事情吗?退朝的时候圣皇伯伯给我们使了好几个眼色,我想我们一家人在金殿上展示的实力让他老人家刮目相看了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他内心深处肯定是想扶植你跟忠亲王一干人对抗的。除了你,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。”宋立侃侃而谈:“我想忠亲王他们也就是发现了这一点,才想把你除掉的。因为他们要将可能的威胁扼杀在萌芽状态。圣皇伯伯如果想扶植你,肯定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,才能擢升你的爵位,扩大你的权力。但忠亲王他们显然不准备给这种机会,他们想斩草除根,永绝后患。所以他们才会在对付温次辅的同时,顺便对付你。俗语说危机危机,危险之中包含机会,现在最有利的是我们已经提前洞悉了这个阴谋,只要利用得当,完全可以彻底扭转局势。如果能做到既化解了敌人的攻势,同时还能倒打一耙,助圣皇伯伯除去一颗眼中钉,那么无形之中你也给了圣皇伯伯一个机会,一个擢升你爵位,扩大你职权的机会。到时候你不用去求他,他都会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眼色?什么眼色?圣皇陛下给我们使眼色了吗?”宋星海一头雾水。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