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四十六章将计就计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后,温府的书房中发出一声大叫:“我找到了!我找到了!”只见一名机动司的卫士长手捧红色锦盒,满脸狂喜地从温礼仁书房中跑了出来,后面还跟着两名卫士和金羽骑士。

    那名卫士长大呼小叫,一路跑到温府门口,不动声色地和康王宋星云交换了一个眼色,宋星云事先已经告诉了这名卫士长锦盒的位置,其余人的搜索都是幌子,这名卫士长才是最终的执行人。

    忠亲王和靖王对视了一眼,由于此事机密,所以只有他们兄弟三人知道内情。此刻两位王爷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喜意,既然锦盒已经搜到,接下来就是图穷匕见的时刻了。温礼仁和海郡王的死期到了。而圣皇陛下也必将丧失他最得力的下属。

    宋星云接过锦盒,双手呈到头顶,恭声道:“圣皇陛下,证据已经找到,请圣皇陛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宋星天看了温礼仁一眼,问道:“温次辅,这锦盒是你府中之物吗?”

    温礼仁哈哈一笑,说道:“康王,依我看,这位卫士长大人压根就没打开过锦盒吧,连盒子里装的是什么都不知道,怎么就一口咬定这就是证据呢?莫非,这锦盒是你们放在温某府中的?”

    康王顿时满脸黑线,他很想将这个卫士长抓过来狠狠抽上几百鞭子。他奶奶滴虽然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证据,但你也得装不知道啊,打开看看这么简单的事还要别人教嘛!蠢材,简直就是蠢材!

    那卫士长也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,刚想撒谎说自己已经打开检查过了,但想到一路跟随他的金羽骑士还在旁边呢,撒这种谎当场就会被戳穿。既然不知道该说什么,索性闭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康王不愧是只老狐狸,他表面上镇定自若,淡淡笑道:“这么重要的证据,他一个小小的卫士长自然不敢随便察看,万一有什么闪失,他担待得起吗?作为一位资深特勤人员,他只是按照自己的经验,将自己认为最可疑的证据呈上来而已。温大人,你可认识这个锦盒?”

    “别人都说康王多智,由此看来,果然名不虚传,”温礼仁的话里有话,笑容里夹杂着嘲讽的意味,继续道:“这个锦盒温某自然认识,这是平日盛放书信用的,怎么会成为康王口中的证据了呢?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,还望康王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,还在装疯卖傻。”康王冷冷瞥了他一眼,然后走到龙辇前面,双手将那只锦盒呈在头顶,恭声道:“请圣皇陛下亲自查验盒中之物,温次辅是人是鬼,立即可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内侍官接过锦盒,呈给圣皇大人。

    宋星天打开锦盒,只见其中果然有十来封信函,火漆封口已经打开,显然是阅读过的旧书信。宋星天将信封中的信件逐一抽取出来,每一封都仔细阅读,忠亲王,靖王,康王三人眼观鼻,鼻观心,表面上不动声色,但是内心却得意非常,眼看着计策即将得逞,温礼仁和宋星海都会背上谋逆的罪名,永世不得翻身。一下子除掉两个眼中钉,让圣皇大人损失左膀右臂,岂不快哉?

    “这只不过是温次辅和知交好友来往的寻常书信而已,根本未涉及通敌之事,这算什么证据呢?”忠亲王等三人正沉浸在美梦之中,宋星天的一句话却像是兜头浇下一盆冷水,将他们彻底浇醒!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宋星云失声惊呼,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温礼仁笑吟吟地说道:“这怎么不可能?莫非康王事先见过这锦盒?知道锦盒里盛放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星云只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镇定,否则以他的谨慎,岂会被温礼仁连连抓住痛脚?他平息了一下心情,笑容又回到脸上,拱手道:“圣皇陛下,臣弟可否查阅一下这些书信?”

    他担心宋星天为了包庇自己的得力干将,所以指鹿为马,故意说这些书信是普通书信。虽然说从圣皇手中讨要书信颇为不敬,这不摆明了告诉大家你不相信圣皇吗?不过他是忠亲王的心腹,而忠亲王和圣皇水火不容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,他也就顾不上维持那些表面上的虚伪客套了。

    宋星天也不在意,就将锦盒递给内侍官,再由内侍官递给宋星云。

    宋星云一看那些信封,心里就是咯噔一声。那些通敌谋反的书信都是他伪造出来的,自然是熟悉至极,一看到信封,他就知道这些信函被掉了包,已经不是他亲手放置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他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,查阅了那些信函的内容。发觉真的就是温礼仁和知交好友,门生之间的来往信件,信里所说内容丝毫未涉政治,尽皆是读书人之间的风花雪月。宋星云越看越是心惊,读完最后一封信的时候,他浑身已经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圈套!以宋星云的精明,立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。对方肯定已经识破了他们的计策,并且将计就计,他笃定对方还有很厉害的后着,只是一时还不知道他们要怎么反击!

    就在宋星云心念电转,考虑对策的时候,去内阁首辅黄庭轩府中搜查的卫士和骑士们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康王惊愕地发现,为首的金羽骑士手中捧了一只红色锦盒,这只锦盒与温礼仁府中搜出了的锦盒竟然一模一样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黄庭轩府上怎么也会有这样的锦盒?康王狐疑地盯着金羽骑士手中那只锦盒,完全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,一时间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内阁首辅黄庭轩怔怔地看着金羽骑士手中捧着的红色锦盒,也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中,这只锦盒绝对不是他府中之物。此刻他眼睁睁看着金羽骑士从自己家中搜出了他从未见过的东西,虽然不能肯定里面装的是什么,但以他的政治智慧,当然可以感觉到,一定是对他极为不利的证物!

    心念电转间,他将事情的前后经过捋了一遍,尽管他并不知道康王等人的具体计划,但事情已经明摆着了:康王本想借机栽赃诬陷温次辅,但不知怎么被对手识破了,而且将计就计,反将了他们一军。最要命的是,他有可能会是对方反击的头号目标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黄首辅的脸色比墙壁还要惨白,缩在袍袖中的双手抖得如同筛糠一般!

    黄庭轩能想到的事,康王自然也能想到。他也只是瞬间愣了一下,但很快就反应过来:坏了!

    事物反常必有妖。三个王爷之中,宋星云是最擅长阴谋诡计的。以他的智慧,到了这个程度如果还看不出来有问题,那他就不是人见人怕的“毒蛇老九”了。

    当金羽骑士捧着红色锦盒出来,再看看黄庭轩的脸色,康王稍微愣神之后心里跟明镜一般。他知道这锦盒肯定不是黄府之物,他还知道,温次辅必然是在事前就已经洞悉了他们的计策!这个认知让康王内心狂震,因为事关重大,所以此事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,只有忠亲王,靖王和他本人知道,他们三个人自然不会将秘密泄露出去,这样的话,温礼仁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还有谁呢?还有谁知道?康王脑子飞快转着圈……宋青衫!他记得有一次在书房和靖王商讨计策的时候他的儿子宋青衫进来过,并且顺口问了一句他们在商量什么,宋星云对自己的儿子一向很信任,盖因宋青衫和他几乎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,为人极为狡诈且谨慎,知道事情轻重,绝不会泄露秘密。所以他就将计划跟儿子说了。

    应该是他了!想明白这一关的康王和靖王,忠亲王对了一下眼色,发现这哥儿俩的目光之中充满疑惑,他们也觉得事情不对劲,但由于整个计划都是康王一手安排,所以他们对细节也不是非常清楚,不知道黄庭轩府中藏有锦盒一事,是不是也是老九掩人耳目的手段?

    但这哥儿俩和宋星云一对眼神,立刻就知道坏了!

    以他们对老九的了解,如果不是事情非常紧急,他的眼眸中绝对不会如此惊慌!

    忠亲王赫然抬头,死死地盯住宋星天的脸,他想从圣皇大人的表情中捕捉一点蛛丝马迹。到了这个份上,忠亲王自然明白他们的计策已被识破,而且对方玩了一手漂亮的“将计就计“。忠亲王不知道的是,圣皇大人有没有参与对方的反击计划。

    但宋星天的表情波澜不惊,没有丝毫异样的地方,以忠亲王目光之犀利,也没能看出任何信息。他在心里恨恨嘟囔了一句:老狐狸!

    忠亲王从圣皇脸上得不到想要的信息,立刻转向康王,宋星云最善产揣摩忠亲王的心意,一看见他的表情,就知道他在催促自己第一时间解决这个问题!

    宋星云内心忍不住爆出了一句圣狮帝国的国骂,眼看着已经人赃并获,众目睽睽之下,让他怎么去解决?

    但他太清楚忠亲王的手段了,这个人看上去慈眉善目,谁都不得罪,实际上心肠比谁都狠。别看现在他在忠亲王面前得宠,如果这次的事情搞砸了,让忠亲王一系势力有了损失,或者危及到他的地位,宋星云可能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严惩。

    所以宋星云必须解决这个难题。眼看着捧着锦盒的金羽骑士距离龙辇越来越近,康王脑子里飞快转圈。虽然他不知道锦盒里装的是什么,但至少是对黄庭轩非常不利的证据,也许还会牵连到其他人,这么说,这只锦盒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!

    事情紧急,一不做二不休,如果能将锦盒从金羽骑士手中抢走,没有了证据,所有的一切就会回到原点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名金羽骑士已经距离龙辇很近了,康王咬了咬牙,向人群中的两名黑衣带刀侍卫打了一个只有他们才能看懂的手势,下达了“抢夺锦盒”的命令!

    三个王爷身边,都有自己的侍卫,这两名侍卫是康王豢养的死士,就是为了在今天这样的情形下派上用场的!

    看到主子的手势,两名黑衣卫士身形冲天而起,像发现猎物的猎鹰一般飞在半空,向那名捧着锦盒的金羽骑士猛扑而去!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