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四十九章连消带打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忠亲王使了个眼色,康王宋星云上前一步,拱手道:“圣皇陛下明鉴,内阁首辅黄庭轩对我朝忠心耿耿,断无里通外国之理!也许此事另有隐情,还望圣皇陛下查清事实,以免误中了奸人的毒计,做那亲着痛仇者快之事,寒了国之栋梁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圣皇陛下挑了挑眉毛,从锦盒中抽出几封信,淡淡道:“这里还有几封信函,是康王你和黄庭轩来往的书信,依照信中所说,康王你也脱不了干系啊。虽然你们的信中没有明说,但却提及‘举事’,‘封赏’这些字眼,朕倒要问问康王你,举事举的是什么事啊?封赏又是因何封赏呢?”

    康王后背上的冷汗“唰”一下就下来了,暗地里爆了粗口,他大爷的,这是他对付郡王宋星海的手段啊,居然被对方一记移花接木,接到他身上来了!这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货想的毒计啊,他要算计温礼仁,这人就反过来算计黄庭轩;他要算计宋星海,这人就反过来算计他这个康王!

    看来这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,而且胃口比他还要大!想一下子吃掉黄庭轩和康王,算盘打得贼精啊!如果真被他办成了,那忠亲王的势力至少被打掉三分之一!

    如果他要知道这条妙计是十六岁的宋立想出来的,不知道会不会翻翻白眼,直接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回禀圣皇陛下,臣弟从来没有和黄首辅写过这种书信,这一定是有人栽赃!”康王内心虽慌,但还能维持表面上的镇定。因为他知道忠亲王一定不会坐视他被牵连进去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说话的温礼仁冷笑一声,讽刺道:“这些书信如果是在别人府中搜出,康王一定不会这么说吧?机动司的卫士们是你的属下,金羽骑士是圣皇陛下的属下,他们联合搜查,还有谁有机会栽赃呢?我看康王殿下还是早些坦白吧,铁证面前还想抵赖,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温礼仁心里清楚得很,如果不是海郡王提前洞悉了阴谋,并做了针对性布置,恐怕在朝堂之上大喊冤枉的,就不是黄庭轩而是他温礼仁了。他看着康王搬石头砸自己的脚,解气的同时又有点后怕。这次还真是多亏了海郡王哪,可欠了人家天大的人情了。

    “温礼仁,大家同僚一场,你居然落井下石,哪里还有一国副相的风度?莫非栽赃嫁祸的人就是你?”康王恨恨地望着温礼仁,本来想将这个眼中钉拔掉,没想到棋差一招,被人反将了一军。不仅温礼仁除不掉,可能还要搭进一个黄庭轩,连他自己也牵扯了进来。所以宋星云对于温礼仁真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他就没想想自己陷害别人在先,反正天下坏人的逻辑都一样,只能他们对不起别人,别人不能对不起他们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康王殿下,原来你也就这点水平!怎么着,狗急跳墙了?开始乱咬人了?”温礼仁夷然不惧,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宋星云没有再回应温礼仁的挑衅,继续道:“圣皇陛下,臣弟想这必是居心叵测之人伪造的书信,妄图陷害臣弟和黄大人。所以恳请亲自核对笔迹,无论对方模仿地多么相似,但在真迹面前,肯定还有有差别。”

    对啊,笔迹……黄庭轩心思一下子活泛起来,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呢,既然这些书信是有人伪造的,那么核对一下笔迹不就可以了吗?就像康王所说,无论对方模仿的能力有多厉害,在原作者面前肯定无所遁形!

    圣皇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让你们看看书信,谅你们也不死心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点了朝堂之上几位德高望重的大臣名字,让他们共同核查这些书信的笔迹,其中包括忠亲王宋星辰。

    有忠亲王坐阵,康王和黄庭轩就放心了,至少不用怀疑这些大臣们会糊弄他们。

    忠亲王为首的几位大臣将康王和黄庭轩平时的一些奏折拿出来,和书信放在一起核对,每个人的表情都很认真,也很凝重。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里通外国,意图谋反的罪名一旦成立,这可是要抄家灭族的啊!所以他们每个人都很慎重。

    一个字一个字,一个笔画一个笔画仔细核对,到了最后,连忠亲王都傻了眼。书信上的字迹不仅每个字,每个笔画都和奏折上一模一样,就连遣词造句的习惯,标点符号的运用习惯都丝毫不差。如果是伪造的,那这伪造的水平也太高了一点,比真迹还真迹!

    “回禀圣皇陛下,书信上的字迹和奏折上一模一样,毫无差别!”忠亲王硬着头皮回报了这个结果,身边有几个德高望重的大臣盯着,他总不能睁眼说瞎话,那岂不是有损他“贤良”的名声?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宋星天微微颔首,淡然道:“康王,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”宋星云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,即便他自认为他的模仿功力已经超凡脱俗,但最多也只有九成相似,如果仔细甄别的话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。本来他以为单论笔迹模仿的能力当世没有人能出其右,但事实告诉他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绝对不仅仅是一句谚语。

    “启禀圣皇,微臣……想看看那几封信。”康王还是提出了这个要求,如果不亲自查看一番,他不甘心。

    圣皇微微点头,说道:“准奏。”他也不担心康王损毁那些证物,大殿之上这么多大臣都看过书信,你毁了物证,还有人证,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宋星云接过忠亲王递过来的几封信,他只看“自己写”的那几封,越看越是心惊,果然如他们所说,书信上的笔迹和他的笔迹完全一模一样,甚至一些细微的习惯都相同,如果不是确定这封信不是自己所写,连康王都几乎要相信这是他的笔迹了。

    那边黄庭轩也在圣皇的允许下,察看书信上自己的笔迹。只是看了一封信,他的脑袋就颓然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如他们所说,完全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宋星云和黄庭轩忍不住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知道,他们碰到高手了,不幸的是,这个高手就在敌人阵营中。

    见康王和黄首辅没了声音,有内侍官上去收了书信呈给圣皇,宋星天威严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:“既然证据确凿,内阁首辅黄庭轩里通敌国,意图谋反罪名属实。即日起革去官职,打入天牢。其家人同罪,一起押入天牢,等候处决。黄府所有财产充公。如今朕登基未久,不想多造杀孽,所以祸不及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圣皇陛下英明,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一众大臣山呼万岁,称颂圣皇英明神武。黄庭轩也是其中之一,虽然他明知道自己是被诬陷的,但事已至此,再无辩驳的余地。********就是这么残酷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,绝对没有第二名。敌对的双方只能有一个胜者,败者,死。

    当初他站在忠亲王的阵营中,就应该有这个觉悟。事实上这个谋反的罪名也没有冤枉他,只不过是里通忠亲王,而不是兰比斯王国而而已。

    忠亲王可不是整天想着取圣皇之位而代之吗?黄庭轩作为他得力的心腹,肯定是知道这一点的。

    而且圣皇大人也没有把事情做绝,事实上私通帝国,意图谋反的大罪,按律要诛九族的。但宋星天还是适当变通了一下,只是下旨处决黄庭轩一家,放过了他的族人。毕竟他内心清楚,黄庭轩并没有真的里通外国,他只是圣皇和忠亲王之争的牺牲品而已。

    只抄家,不连坐,这已经是从轻处罚了。

    “内阁次辅温礼仁,即日起,你便是内阁首辅,内阁五名大学士现在缺了一人,你要抓紧时间在翰林院中选拔一位入阁。”果然不出所料,打掉黄庭轩之后,圣皇乘胜追击,扶植温礼仁坐上了内阁首辅的位子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忠亲王肯定是要反对的。但在这个敏感的时刻,他却不好出头了。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,圣皇陛下万岁!”温礼仁面露喜色,领旨谢恩。

    “至于康王……”宋星天沉吟了一下,还待往下说,忠亲王适时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圣皇陛下,内阁首辅黄庭轩通敌谋反罪证确凿,但康王的书信中却没有什么明显的罪证,只是有几句模糊的提示,不能凭借这种模棱两可的字眼就给一个王爷定罪吧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损失了一个内阁首辅了,如果再损失一个王爷,那这乱子可就大了。所以忠亲王说什么也要把康王保下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宋立当初定计的时候,就没想过要一下子将康王除掉,否则信中言语就不是模棱两可,而是和黄庭轩一样罪证确凿了。但他知道,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为了保住康王,忠亲王一系很可能就会和圣皇的势力正面冲突,那可对圣皇陛下不利啊。毕竟就目前的情况看,圣皇一系并没有必胜的把握。所以宋立的目的也就是恶心恶心康王,给他一个警告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能肯定有罪,但也无法洗脱嫌疑,”宋星天冷哼一声,淡淡道:“康王宋星云,朕要削去你在三大特勤司的职权,爵位降为郡王,在你的嫌疑完全洗脱之前,不能离开帝都半步!你服还是不服?”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