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五十一章一百二十八个手印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“我说我现在已经可以掌握一百二十八种火焰变化,控火能力提升到了五级!”宋立用极为肯定的语气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云琳一下子愣住了,半晌没说话。

    太妖孽了!太逆天了!这才几天啊,他的控火之术居然进阶了。云琳自问已经是很有天赋的炼丹师了,但她用了十几年的时间,背靠云家强大的资源,父亲的悉心指导,才勉强将控火能力提升到第三级。而他的儿子宋立,天生的控火能力就达到了第四级,然后没过几天,居然又进阶到第五级!要是按照这种速度发展下去,不用几年,他的控火能力岂不是就可以达到天级?

    得到这个信息之后,云琳先是感到巨大的失落。这种失落感是因为作为一名丹师,她感到了和另一名丹师在天赋上的巨大差距导致的。

    但短暂的失落过后,就是难以抑制的狂喜!这个甩开她十七八条街的奇葩可不是别人,而是她的儿子啊,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宝贝疙瘩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这简直是天大的幸事啊!

    “老妈,你怎么了?不会吓傻了吧?”宋立用一只手在母亲眼前晃悠,试图唤醒她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你才傻了呢,这熊孩纸没大没小的!”云琳先是斥责了宋立一句,随即眉花眼笑地说道:“儿子,你说的是真的吗?没骗你妈吧?”

    宋立懒得解释了,他口中念着法决,双手连环,不停变换手印。云琳是行家,自然识货,见他足足打了一百二十八个手印,其中有些手印繁复艰深,云琳看得都有些头晕。虽然她自己做不来,但是她知道,儿子每打一个手印就代表一种火焰变化,看来他的的控火能力的确已经进阶到第五级了!

    “啊!”云琳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,然后给了儿子一个熊抱!

    看来她留给父亲的信中说儿子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,还是有点保守了。这哪是百年一遇啊,简直就是二百年一遇!有很多丹师研究了一辈子,控火能力还不一定能达到四级呢,而宋立天生就是四级控火能力,最骇人的是短时间内居然还能进阶!

    你们看到了吗?这是我生的儿子,我的耶!他是个天生的控火奇才,将来也一定能成为殿堂级的炼丹宗师!

    云琳紧紧抱着儿子,她的心在飞翔!

    现在她倒不急着将这个情况反馈给父亲了,总有一天,她会带着儿子回去,让他们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老妈,你快把我勒断气了!”云琳激动之下抱得太紧,宋立快要喘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“吓?呵呵,不好意思,我们家宝贝儿子越来越出息,妈妈实在是太激动了!”云琳松开了手臂,又亲昵地捏了捏儿子的脸,越看越是欢喜,说道:“哎哟,这臭儿子,咋就越看越顺眼了呢!”

    宋立心说您如果知道我体内还藏着“帝火之种”这种逆天神物,岂不是要激动得晕过去了?看到老妈这么高兴,他真有一股将一切都告诉她的冲动,不过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,因为他知道这绝对不是聪明的决定。

    娘儿俩开心了一阵,云琳问道:“你爹呢,上朝还没回来啊?”

    宋立看了看天色,摇摇头道:“没有啊,这都过晌午了,怎么还没回来?难道是康王那些人开始行动了?”

    一般的早朝,如果没什么大事的话,很快就结束了。可是今天的早朝已经过了晌午,父亲还没回府。那就证明朝堂上绝对有大事发生,宋立几乎可以肯定:康王等人选择在今天行动了!

    “儿子,”云琳不安地抚摸了一下鬓边的秀发,担心道:“你那个计划会不会有什么漏洞啊,忠亲王那帮人老奸巨猾,轻易不会上别人的当。万一被他们识破了,那你父亲岂不是很危险?”

    宋立皱了皱眉,说道:“应该不会。除非他们在行动前再检查一遍锦盒内的物事,否则没有识破的可能。本来是我们在明,他们在暗,现在却是他们在明,我们在暗。有心算无心之下,老爸应该是稳操胜券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宋立这个将计就计的计划很简单,在家里计议妥当之后,父亲便秘密赶到温次辅府上,告知他康王等人这个阴谋。既然知悉锦盒藏在温次辅书房,那么大点地方,很快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温次辅看到那些诬陷他的证据惊怒不已,当然愿意极力配合这个计划。他将一些普通的信件放入其中,把锦盒藏入原来的地方。然后依照康王等人的图谋,将这些栽赃的信函原封不动地抄录一遍,只是其中的名字换成了黄庭轩和康王。

    之所以将反攻的人选定为黄庭轩和康王,是因为这两个人比较合适。黄庭轩是内阁首辅,温礼仁的顶头上司,如果趁此机会把他打掉他,就等于废掉了忠亲王的一条臂膀,拔掉了圣皇陛下的眼中钉一枚,而且为温次辅更上一层楼扫清了障碍。如此一箭双雕的妙计,对象非黄庭轩莫属。康王这个人太过阴险,总像毒蛇一样潜伏在黑暗中,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伸出毒牙来咬你一口!这次的计划虽然未必能铲除他,但最起码要让他洗不脱嫌疑,趁机消弱他手中的权势!相信圣皇陛下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计划中,宋立觉得最大的难题就是,到哪里去找一个擅长模仿别人笔迹的能人,可以完美地模仿黄庭轩和康王的笔迹。模仿地越像,计策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。当宋星海将这个难题跟温次辅说的时候,温礼仁哈哈大笑。谁也想不到的是,温次辅本人就是一个模仿别人笔迹的大行家,年轻的时候他家境比较贫寒,所以依靠模仿那些书法大家的作品来换些收入,用来贴补家用,供自己继续念书。时日久了,这模仿的功力越来越深,以至于能够以假乱真,甚至连原作本人都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此后温次辅中了科举,入了官场,青云直上,直至入阁拜相。年轻时的那段经历自然不堪回首,所以也从来没向别人提起,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没想到这一次,他这个模仿别人笔迹的绝活终于派上了大用场!既然这个最大的难题已经不是难题,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了。温礼仁是内阁次辅,经常要帮助圣皇审阅各个大臣的奏折,对于每个人的笔迹再熟悉不过了。所以他当场挥毫,用康王和黄庭轩的语气和笔迹抄录了那些信函,然后又找了一只一模一样的锦盒,将这些信函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如何将锦盒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入黄庭轩府中,这个任务就着落在宋立和庞大身上了。

    因为上次在满庭芳收了黄飞虎一张欠条,所以庞大没事的时候就带着一帮兄弟去黄府讨债。黄庭轩自然不会向这些毛孩子服软,所以讨债讨到现在,毛都没讨回来一根。宋立这次就籍着这个由头,和庞大带着一帮兄弟继续去黄府讨债。恰好黄庭轩不在,他们就找到了黄飞虎。黄公子一见到宋立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,赶紧将自己欠的金币如数交上,又在宋立的要求下,带着他们在府上四处参观。趁着“观摩”黄首辅书房的时候,由庞大吸引黄飞虎的注意,然后宋立就趁机将锦盒藏在了书架后面某个隐蔽的所在,一切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谁会想到几个孩子瞎闹腾,其间会隐藏着重大图谋呢?黄飞虎送走了宋立这个瘟神,自然不敢将宋立上门讨债这件事告诉父亲,除非他想挨黄首辅的老拳了。

    庞大被放回来之后,后来也知悉了宋立赶去琅琊洞去救他的事,对于老大的“仗义”异常感激,对宋立更加言听计从了。这次宋立让他参与这个计划,并没有告诉他具体内容,只是说要放个东西在黄首辅书房,恶心恶心他。庞大还以为锦盒里装着蛤蟆毒虫之类的东西,他们以前经常用这些伎俩去吓人,所以丝毫没有怀疑。因为他带人去讨债的时候,每次都被黄首辅一顿训斥然后派人赶出来,所以对那个老家伙没什么好感,想到黄首辅打开这个锦盒吓得“花容失色”的情景,庞大就觉得格外解气。所以更加卖力地配合宋立完成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因为这图谋太过惊天动地,所以宋立没有告诉庞大实情。并不是不相信他,而是少一个人知道,就少一分泄露的可能性。藏好锦盒之后,宋立又叮嘱庞大绝对不能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,否则被黄首辅知道了,就吓不到他了。庞大自然是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这边一布置好,宋星海和温礼仁就进宫面圣去了。他们将这一切都禀报了圣皇大人,然后拟定了对策。准备妥当之后,就等着康王等人什么时候发难了。

    宋立将计划前后捋了一遍,觉得其间没有什么明显的漏洞,除非是康王再派人去查验温次辅书房中的那些书信,或者是黄首辅发现了他书房中的锦盒。但这两者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但愿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吧,否则的话父亲和温次辅可就麻烦了。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