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五十八章龙象波若掌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宋立当即就决定,如果龙象般若掌威力不错的话,那就作为自己修炼初期的战斗技能好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小册子是用昂藏文和圣狮文两种文字写成,宋立完全看得懂。通过扉页的介绍,宋立惊喜地发现,龙象般若掌果然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此战技乃是昂藏王国的第一宗派密衍宗的独门绝学,一共分为十八式。让人惊讶的是,这十八式的威力简直天差地别。前六式属于中阶,中间六式属于高阶,最后六式居然达到了超阶的境界。而且威力随着修习者境界的提升而提升,也就是说,同样是修习龙象般若掌前六式的修士,境界越高,龙象般若掌的威力越大。举个例子,炼体巅峰期的修士使用龙象般若掌前六式,能够达到中阶元品的水准,而引气期的修士,就有可能达到中阶玄品,中阶天品的级别。威力自然自然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龙象般若掌走的是刚猛的路子,即便是中阶元品的级别,一掌击出,也可开山裂石,具备龙象之力。遇到相同级别的修士,单是气势上已经占尽上风,这让宋立很是喜欢。打架有时候打的就是个气势,狭路相逢勇者胜,像龙象般若掌这么刚猛绝伦气势恢宏的战技,绝对是装逼吓人,压迫对手的大杀器。

    宋立来到这个世界,见识过的最厉害的战技便是宋漠然的“怒拳”,怒拳走的也是刚猛的路子,但和龙象般若掌相比,那就逊色太多了。

    事先得到的情报中,只说贡品之中有百年份的雪山乌泥茎,并没有提及龙象般若掌,看来猫眼司也不是无所不能,获取情报的能力还是有一些瑕疵的。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昂藏王是秘密将龙象般若掌的战技放在贡品之中,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知道。也许他只想偷偷地送给忠亲王这个人情,所以情报人员无从知晓。宋立也懒得管究竟是哪种原因,总之这么好的东西到了他手里,天王老子来了,也休想让他吐出去。

    在母亲云琳的悉心调教下,宋立在丹道上进境一日千里,而且基础打得极为牢固。目前他已经可以独力炼制地级下品的丹药了,而且这种能力还在持续增长中,也许过不了多久,他就可以炼制地级中品的丹药了。那就意味着,他将由中级炼丹师正式迈步到高级炼丹师的行列中。十六岁的高级炼丹师,即便是放眼整个星云大陆,也是凤毛麟角的天才了。不过,目前除了宋立的父母之外,整个圣狮城还不知道明王府出了一名控火能力惊世骇俗的炼丹师,出于保护儿子的心态,云琳也没有带他去炼丹师公会中注册。如果这个消息泄露出去,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帝火之种”沉寂多时,自从吞噬本源火种壮大自身之后,紫色小火苗胃口大了很多,地级下品的丹药已经不能激活帝火之种。对于宋立来说,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炼丹能力,直到他可以炼制地级中品的丹药,才有可能继续激活帝火之种,提供他修炼所需的能量。否则他修炼的境界将和大多数人一样,到了引气期之后进境缓慢,这可不符合宋立尽快提升自身实力的初衷。

    得到了雪山乌泥茎这种稀世的药材,宋立准备炼制两种丹药,一种是“筑基丹”,另一种就是“六阳融雪丸”。父亲宋星海已经是引气巅峰的水准,修炼上到达了一个瓶颈。从引气期到达筑基期的跨越,就是从后天到先天的跨越。突破这个瓶颈之后,修炼者寿元大增,真正踏上了成仙得道的第一步。只是跨越这一步需要的能量之巨大,以及过程的艰难险阻,是超乎任何人想象的。宋立炼制“筑基丹”,主要目的就是要帮助父亲突破的。只是这个想法他还没有向父母透露。在筑基丹炼制成功之前,还是先不要太高调的好。至于“六阳融雪丸”这种丹药,丹谱是母亲给他的,属于地级中品的丹药,属性属火,拥有纯阳之力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其药力产生的能量和火焰类似。宋立之所以准备炼制这种丹药,目的就是为了给“帝火之种”准备燃料。

    然而受制于炼丹水平,他目前还没办法炼制“筑基丹”和“六阳融雪丸”,所以也只能老老实实继续钻研炼丹之术。在这期间,他准备一边寻找这两种丹药需要的其他药材,一边修习刚得到的战技“龙象般若掌”。

    修炼室主要是用来打坐炼气,像战技这种需要辗转腾挪,窜高伏低的功夫,肯定不适宜在室内修习。所以宋立便在帝都附近的圣狮山,找了一片树林,树林前方有一块飞流直下的瀑布,在瀑布下方形成一汪深泉。

    圣狮城傍山而建,所以宋立找的地方距离明王府也不算太远,以他的脚程,半个时辰就到了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,宋立孤身一人来到树林中,开始习练龙象般若掌第一式碎石崩。前六式分别为碎石崩,开碑手,八马烈,铁山靠,旋风舞,风云动。第一式碎石崩是最基础的掌法,只有两种变化,极尽简洁之能事。

    战技有繁有简,有的依靠繁复多变的招式取胜,有的招式简洁,单纯以力量取胜。龙象般若掌无疑属于后者,不求变化有多少,只求在最短时间内将体内真气转化为力量,集中于一点,一掌击出,力能开山碎石,让对手挡无可挡,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依照秘籍所载法门,宋立默运真气,沿着固定经脉迅速集中于手臂,然后迅猛发掌,向一株枯死的树干拍击。开始的时候对于运气的法门比较生疏,在真气转化为力量的过程中,大部分的能量都流失了,无法做到口诀中所说的“汇百川于掌心,力量瞬间爆发”。所以发出的招式不仅不能“碎石”,连碗口粗细的树干都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不过宋立性格中有极其坚韧的部分,他知道,即便是他体内有“帝火之种”这种逆天之物,如果他什么努力都不付出,只会投机取巧,坐吃山空,那么他终其一生也成不了绝顶高手,更别说站在大陆之巅了。

    成功是三分天赋加上七分艰苦卓绝的努力,这个道理宋立早在前一世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脱去衣袍,只穿了一条练功用的的宽脚裤,精赤着上身,依照口诀所载,运气于臂,吐气开声,一掌一掌向树干拍击。这个过程极其枯燥乏味,

    反反复复只是一个动作,两个变化,但宋立却没有感到丝毫厌烦,初升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照射在他身上,汗水的反光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圈光晕,远远看上去,竟然有几分神圣之意。

    他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,眼神深邃而坚定,一掌一掌凶狠击出,仿佛眼前的枯树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宋立觉得对于真气运行的路线越来越熟悉。从丹田到掌心聚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,真气转化为力量的过程中,能量流失的部分越来越少。宋立计算了一下,整个上午,他已经对着树干拍出了一千六百三十一掌,汗水顺着脸颊不停往下滑落,在他的皮肤上如同一条一条小溪流过,裤子更是完全被濡湿,汗水滴滴答答地顺着裤脚往地上汇聚,已经形成了两个小水汪。

    他的双掌已经红肿不堪,但宋立依然咬牙坚持。如果连这点苦头都不能吃,根本谈不上成为绝顶高手。

    所谓熟能生巧,宋立觉得这一次运气的过程极为顺畅,他隐隐约约找到了口诀上说的窍门,迅速将真气聚集于掌心,然后爆发出去!这一掌威力和前面的所有掌力都不可同日而语,只听“嘭”一声闷响,手掌拍击在树干上之后,树干居然被击地猛烈摇晃,枯死的树叶纷纷飘落,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么牛叉啊!”只是短短几个时辰的修炼,居然就有这么大的威力,宋立的心情就像是当暑天喝下一碗凉水,每个毛孔都感到舒爽。

    这种掌随心动,力量瞬间爆发的状态,玄妙异常,可意会而不可言传。宋立刚刚摸到了门槛,对于这种微妙的感觉乐此不疲,于是练习地更加卖力了。

    树影掩映下,勤奋的少年不知疲倦地挥掌往树干上拍击,他的呼喝声和周围的风声鸟语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,听起来是那样地和谐美妙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废物,我他妈一剑剁了你!”帅帐之中,靖王宋星光雷霆暴怒,一脚将跪在面前的吴铁城踹成了滚地葫芦,吴铁城滚了几圈之后,急忙爬起来,继续在地上跪着,他低垂着脑袋,嘴唇紧闭,不敢有任何怨言。

    太丢人了,太憋屈了,铁血营纵横沙场,立下赫赫战功,但这一次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见,就被人家抢走了重要的贡品。吴铁城确实无话可说,即便是靖王要把他就地正法,他也毫无脾气。

    劫匪有多少人?不知道。有没有看到劫匪的脸?没看到。现场有没有一点线索?没有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给靖王的回答,他也不想这么回答,但他却没有更好的答案。

    也难怪靖王宋星光会气成这副样子,在他眼里,失败了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根本不知道怎么败的,也不知道败给谁。但凡有一点线索,靖王就有信心将那个胆大包天的劫匪给找出来,不管多大的来头,老子十万大军直接开到你家门口,瞬间推平了你。看你还敢不敢窝藏贡品?

    但这个吴铁城居然连劫匪的影子都没看见,不光是他,整个护卫队三百六十人,全都是一问三不知,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人摆了一道。宋星光真想将这帮废物全都砍了脑袋。但铁血营战功赫赫,在战场上骁勇无比,如果真因为这件事被砍了脑袋,他又有点舍不得。

    锋利的剑刃贴在了脖子上,吴铁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他闭上眼睛,等待着噩运的降临。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