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五十九章杀机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“说话啊,你以为引颈就戮就能弥补你的罪孽?你他妈欠我一个解释!给我想,仔细想,用力想,想不起来我把剑架在你脖子上逼你想,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,如果你一点线索都想不起来,我就一剑砍断你的狗脖子!”靖王额头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与其说他愤怒,不如说惶恐的成分更多。之前和圣皇的正面交锋,忠亲王一系大败亏输,损失了内阁首辅和三大特勤司,不可谓不惨重。这一次他在忠亲王面前信誓旦旦,力保贡品不失。他也知道,这一次的贡品对忠亲王十分重要,所以他派出了麾下最精锐的部队押送,没想到还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如果贡品被劫的消息传到忠亲王耳中,还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震怒。靖王内心忐忑不已。

    锋利的长剑架在脖子上,吴铁城脑子转的飞快,作为一个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的军人,他并不怕死。但死在战场上和死在靖王的剑下有本质区别,他不想这么窝囊地死去。所以他拼命回想贡品被劫时的细节。

    突然,他脑海中灵光一闪,就像是闪电劈开了重重的云雾,一下子抓到了某个细节。

    “白雾!长鞭!”吴铁城突然睁开双目:“白雾和长鞭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?”事先已经听过贡品被劫的经过,所以靖王知道白雾和长鞭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天气很好,没有雾,所以陷马坑里弥漫起来的白雾绝对是人为的。我现在想起来了,白雾之中有药材的味道,应该是几种药物混合配制而成。一般人没有这个本事,我觉得,至少是一个中级炼丹师,才能配制出这么浓的白雾。”吴铁城虎目圆睁,精光闪烁:“那条黑色长绳速度很快,虽然是在我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卷走了那杆大旗,但以我的反应速度,对方如果境界稍差,根本没办法在我面前得逞。但这个人的动作很快,至少不比我慢,我是引气二层的境界,所以我大胆推测,他的境界至少是引气二层的水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引气期二层境界的中级炼丹师!”靖王眼神中迸射出两道寒光,他收回了长剑,冷冷道:“给我查,即便是将圣狮城掘地三尺,也要把这个人给我挖出来!”

    吴铁城带着铁血营的战士满世界去找那个劫掠贡品的人,靖王却陷入了苦恼之中。他很难想象,忠亲王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会不会迁怒与他,当场就给他难看。

    尽管心下惴惴,但靖王宋星光知道这种事捂也捂不住,还是老老实实来到忠亲王府,将贡品遭劫的事情如实禀报。

    让他感到诧异的是,忠亲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表情如同古井不波,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,只是淡淡道:“丢了就丢了,去找回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靖王愕然地盯着忠亲王的脸,内心暗赞,怪不得这么多皇子中,只有老五是争夺皇位的最有力人选,单是这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境界,就不是他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忠亲王慢条斯理地品了一口茶,然后将茶杯慢慢放在几上,眼睛微眯,淡淡道:“老七,这次的贡品这么容易就被劫走,最重要的原因,是他们获得了准确的情报。你有没有想过,雪山乌泥茎藏在旗杆之中,这么隐秘的消息究竟是怎么泄露出去的?”

    靖王挠了挠脑袋,答道:“这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问题。劫匪的布置非常巧妙,显然是有备而来。他们的目的很明显,就是针对吴铁城手中的那杆大旗,其余的财物分文没动。如果不是事先掌握好精确的情报,他们不可能一击而中,全身而退。毕竟铁血营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隐秘的消息他们都能够获知,这些人的情报能力非同小可啊。你猜,帝都之中谁有这样的本事?”

    “五哥,你是说……是猫眼司的人干的?”靖王福至心灵,说道:“除了三大特勤司中的猫眼司,还有什么机构具备这么强悍的情报能力?”

    忠亲王表情依然平静,但眼神中寒芒乍展,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老六啊老六,看来你是按捺不住了,这么急着对付你的五哥啊。”

    靖王一拍桌面,怒道:“什么东西,我就看不惯他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。”

    忠亲王淡淡道:“任何一个人,被人歧视这么久,一朝大权在握,都会迫不及待地想证明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就是废物,不是说圣皇封了个明王的爵位,他就真有资格做个王爷。这次的贡品被劫事件,如果查明真是他所为,我会将他的明王府夷为平地!”靖王挥了挥拳,以示自己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查明?查什么明?如何查明?”忠亲王看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你别忘了,三大特勤司现在掌握在他手中,他要查我们容易,我们想查他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难道就咽下这口气,眼睁睁看着他耀武扬威?”

    “查不清楚的事情,就不需要去查,”忠亲王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:“我想对付谁,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霸气外漏,靖王听得心头一凛。忠亲王这个人,表面上慈眉善目,实则城府极深,而且心狠手辣。如果不是内心充满欲望和野心的人,怎么可能会对皇位念念不忘?上次和圣皇的首次正面交锋,忠亲王虽然输了一筹,但他多年以来经营的朝野势力却未伤根本。这段时间的隐忍,并不是他害怕了,退缩了。以靖王对他的了解,他只是在酝酿更猛烈的反击而已。

    这次贡品被劫事件,只是一个引子。给了忠亲王一个行动的借口。无论这件事是不是猫眼司干的,在忠亲王心里,已经不重要了。他说是宋星海的错,那就是了。至于事实上是不是这样,有个毛的关系?正如同忠亲王所说,他要对付谁,需要理由吗?

    “五哥,你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一个个月后圣皇会去秋场围猎,依照惯例,老六作为三大特勤司的首领,会提前去狩猎场查探,这种时候他带的人不会很多,我不希望看到他活着回来。”忠亲王轻轻啜了一口茶,一脸享受的表情,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你和老九去安排这件事。该怎么做,不需要我教你们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五哥,你就放心等着好消息吧。”靖王领命,抱拳告辞。

    等他走了之后,忠亲王将手中的杯子重重摔在了地上,茶水溅得四处都是,他的脸色铁青,咬牙切齿道:“老六,你居然连小公主的药都敢劫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想起小公主背后那个强悍的家族,忠亲王额头直冒冷汗。百年雪山乌泥茎这种稀世珍品,可遇而不可求,连昂藏王宫的存货都非常稀少,如果不是昂藏王和他有秘密协议,人家才不舍得将这种国宝进献过来。他之所以跟昂藏王提这种要求,就是为了讨好小公主。只有服侍好小公主,将她的病情控制住,以后他举事的时候,才能够从那个庞大的家族得到助力。如果那个庞然大物肯出手,那么他在和圣皇的对决中将占据压倒性的优势。也正因为此,他才对小公主如此照顾,为了她的病情可谓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百年份的雪山乌泥茎,属性极阴极寒,对于压制小公主体内的“毒火”之脉极具疗效。没想到在帝都附近居然被人劫走,如果不是忠亲王城府极深,刚刚他就将茶杯砸到靖王面门上了。

    他对宋星海是真的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任何证据,但是忠亲王的直觉告诉他,这件事就是宋星海做的。圣皇对于昂藏王国的贡品不送进皇宫,而是直接送到忠亲王府一事,一直如鲠在喉,视为奇耻大辱。这次他借着宋星海的手重新掌握了三大特勤司,如果不大肆利用一番,岂不愧对三大特勤司的威名?雪山乌泥茎藏在旗杆之中这种隐秘之事,除了无孔不入的猫眼司,还真没有哪块势力能打听出来。获知这个消息之后,圣皇便差宋星海派人在琅琊镇进行针对性的布置,然后从容取走了雪山乌泥茎。这么做的目的,对于忠亲王既是一种警示,也是一个打击。

    意思就告诉你,贡品本来就是属于皇宫的,属于国库的,你忠亲王只是亲王,何德何能可以代表圣狮帝国接收贡品?忠亲王有无数种理由相信,雪山乌泥茎一定就在皇宫之中,说不定圣皇老儿此刻正拿在手中把玩呢。

    对于忠亲王这种阴谋家来说,对手的每一次行动,他都会从政治目的上加以分析。不过他却不知道,这次他的猜测和真正的事实相差甚远。劫贡品的人既不是圣皇,也不是宋星海,只是一个想要雪山乌泥茎炼丹的十六岁少年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他要是知道三百六十名骁勇善战的士兵护送的贡品,被一群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劫走,说不定真会按捺不住,将茶杯砸到靖王脑门上。还他妈好意思叫什么“铁血营”,干脆叫笨蛋营还好一点。

    厅外伺候的婢女听到脆响,急忙走了进来,看到地上的茶杯碎片和茶水,吓得脸色惨白,慌忙蹲下身来收拾。

    等她收拾完毕,忠亲王低声道:“去把小公主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婢恭敬地答应一声,退行至门口,正要往外走,忠亲王叹了口气,说道:“算了,还是本王亲自去见她吧。”

    等忠亲王走远,小婢才松了一口气。她内心很好奇,像忠亲王这样的人物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怎么会对一个少女这么恭敬呢?那个小公主神秘地很,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来头。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