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六十九章欺男霸女?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宋立急忙试了试她的脉搏和呼吸,发觉她只是晕过去而已,心跳和呼吸都在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被打的眶,苦笑不已。这下跳进圣河也洗不清了,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是在救人,但说出去谁会相信?心肺复苏术是属于另一个时空的急救技术,这个时空的人根本无法理解。龙七七早不醒来晚不醒来,偏偏在他正施救的时候醒来,任何一个智商稍微正常的女性,看到一个男子把自己剥得清洁溜溜,然后骑坐在自己身上,一边“抚摸”她的胸脯,一边亲吻她的嘴唇,都不会认为这是在施救吧?无论如何解释,她都不会相信了。

    不过宋立不后悔,如果他不这么做,龙七七也许就没命了。清白贞操神马的,有生命珍贵吗?

    他正要从龙七七身上下来,鼻中闻到一股熟悉的香风,然后一只小手准确地揪住了他的耳朵,耳边响起的是母亲云琳的怒斥:“死小子,枉我辛辛苦苦栽培你,你居然不学好,大白天的抱个男人回来瞎搞……看我不把你耳朵拧掉!”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老妈手下留情,您误会了……”宋立连连呼痛,哀声求饶。

    云琳的目光扫到光溜溜的龙七七,顿时愣住了,自言自语:“咦,福伯不是说你扛回来个男人咩?怎么是个女的?”

    原来福伯犹豫再三,还是觉得应该把世子的荒唐事跟王妃说。孩子年纪还小,有了什么不良嗜好,及时纠正也许还能改过来。明王就宋立一根独苗,传宗接代的任务可就着落在他身上了。如果他喜欢上了男人而不好女色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所以福伯就急匆匆跑去找云琳,将这件事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云琳一听登时就炸了,这还得了。这个熊孩纸,刚上了正路没几天就开始胡天胡帝了,立刻就从炼丹房赶到宋立卧室,然后就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宋立理直气壮地答道:“谁说穿男人衣服就一定是男人的?”

    云琳用手指敲了一下他的脑袋,斥道:“女人也不可以!你要是敢学那些不成器的东西欺男霸女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“谁欺男霸女啦?”宋立捂着脑袋哀嚎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白天的你把人家弄昏了抱到自己床上,脱得光溜溜的骑在人家身上,你想干什么?”云琳凤目一瞪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老妈,你看清楚,我的衣服可穿的好好的,我要是想干坏事,为什么自己不脱衣服啊?”宋立感到非常冤枉,龙七七冤枉他也就算了,没想到老妈也认为他在做坏事。难道他的人品就这么不值得信任?

    “你这是没来得及……咦,她身上的这几条红线是什么东西?”云琳终于发现了龙七七身体的异样,皮肤表面泛起不正常的赤红之色,体表有几条赤色细线如同蜿蜒的小蛇一般依附在她身体上,看上去凄艳而恐怖!

    “老妈,你终于发现问题所在啦?”宋立从龙七七身上爬下来,指着那几条赤红色的细线,说道:“我刚为她诊过脉了,这几条细细的红线乃是她体内的异脉,应该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毒火之脉。你看她皮肤呈赤红之色,犹如被火焰烘烤一般,此刻她的经脉一定在经受毒火炙烤的折磨。刚刚他呼吸心跳都停止,我是在施救。”

    云琳的脸色马上好看了很多,眉花眼笑地拍了拍宋立的肩膀,“臭儿子,我果然没看错你。原来你是在救人哈……老妈错怪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不了解自己儿子的人品?我是那种乱来的人吗?”宋立翻了翻白眼,对母亲的误解表示抗议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哈儿子,妈妈是关心则乱。”云琳见宋立左眼乌青一片,诧异道:“咦,我刚刚没打你这里啊,难道我无意间练成了隔山打牛?”

    “什么隔山打牛,是她打的!”宋立无奈地指了指龙七七,“刚刚我正在施救,她就醒过来了。肯定以为我在非礼她,所以给了我一拳。”

    云琳嘻嘻笑道:“无论哪个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误会你的,是我也会狠狠揍你一顿!”

    宋立叹了口气,挨打就挨打吧,事实上,他的确占了人家姑娘大便宜了。即便是以治病救人为借口,也逃脱不了占便宜的事实。现在挨一拳是小事,以后等龙七七醒过来,肯定不会跟他善罢甘休,麻烦还在后头呢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宋立也管不了那么多,当务之急是将她体内的毒火控制住。

    “老妈,我刚才正要去找你,她的病情比较凶猛,必须以阴寒属性的丹药暂时压制住。不然她熬不了多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暂时压制也没什么用,只要她体内异脉不除,随时都可能遭遇危险。”云琳这个时候看清楚了龙七七的形貌,叹道:“这姑娘容貌气质都是绝佳,难得的是身材皮肤还这么好,如果给我们家做儿媳妇倒也不错,可惜是个短命的。”

    宋立翻了翻白眼,“老妈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想的还真多。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现在必须压制住她的病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想的多了,你把人家浑身上下又看又摸的,哪个女孩子还能嫁出去?她要是活过来,你就得对人家负责。”云琳瞪了她一眼,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个瓷瓶,说道:“我身上刚好有一瓶玄冰聚气丹,应该有效。”

    宋立自动忽略了母亲的前半句话,什么看看摸摸的就要对人家负责,那妇科医生每年得娶多少老婆?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不少时间,但骨子里他还残留一些前世的观念,并没有被这个时代完全同化。他接过瓷瓶,倒出了两粒丹药,送进龙七七口中,然后在她颌下轻轻一点,龙七七喉头一动,便将那两粒玄冰聚气丹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玄冰聚气丹不愧是地级中品的灵丹妙药,属性极阴极寒,而且入口即化,药效神速。龙七七服药片刻过后,脸上的赤红之色便如潮水一般褪去,而且体表那四条红线的颜色也逐渐转淡。她紧皱的眉头,也慢慢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药起效果了。”宋立和母亲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她体内爆发的毒火应该暂时被压制住了,短期内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云琳招了招手,低声道:“儿子,你跟我出来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娘儿俩出去没多久,龙七七就睁开了眼睛。其实在云琳进来没多久,她就又醒了,娘儿俩的对话她大部分都听到了,这才明白宋立是在救她的性命,不是故意轻薄她。看来她第一次喝酒,饮过量了,从而引发了体内的毒火之脉,差点要了她的小命。要不是宋立施救及时,她可能就要去另一个世界报到了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宋立是她的救命恩人。饶是如此,她也觉得臊得慌。她一个黄花大闺女,被一个男子剥光了衣衫,骑在身上又亲又摸的,简直吃了天大的亏了。这件事要是传出去,她压根就没脸见人了。龙七七到现在还有点怀疑,宋立这是哪门子的施救手法,怎么如此猥琐呢?或许他这是在趁机占便宜?

    龙七七不能确定,不管怎样,她被宋立占了便宜是个事实。她暂时还没想到怎么讨回这个债,当务之急是要离开这里。不然待会宋立回来,她该怎么面对他呢?想想就觉得很害羞。

    龙七七觉得身体已经好多了,经脉内肆虐的毒火已经被一股清凉的寒气压制住,身体也恢复了活动的能力。她红着脸,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上,想到宋立那双大手在不久前曾经剥下她的衣服,脸上跟火烧一样,又红又辣。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小鬼,我跟你没完。”龙七七一边诅咒,一边穿好衣服,她蹑手蹑脚地出了卧室门,见宋立和他母亲都不在,撒丫子就往外飞奔,途中有卫士看到世子房中有个男人往外跑,假装没看见。宋立扛着龙七七进来的时候,这帮卫士也都看见了,现在这个男人逃走,他们自然不会阻拦。只是内心难免会有些猥琐的想法,不知道他在世子房间里待这么久,都在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龙七七很顺利地出了明王府,脸蛋红红的,拍了拍胸口,快步离开。她明明觉得自己没什么理亏的地方,可怎么就感觉跟做贼似的呢?

    宋立被母亲叫到房间去询问和龙七七相识的经过,宋立便如实说了。云琳说这姑娘人品模样都不错,等她醒过来你问问是哪家的闺女,人家如果让你负责的话,咱就得接着。

    宋立不置可否地胡乱应了几声,心道我想对人家负责,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呢。

    他回到自己卧室中的时候,发现伊人已经不见芳踪,如果卧榻之上不是残留她的几缕余香,宋立几乎以为这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旖旎的好梦。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