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七十章王爷也不能不讲理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帝都府尹潘石坚刚从自己第十八房小妾的床上爬起来,他今年四十六岁,正当壮年,无论是在仕途上还是在房事上都是勇猛精进。

    仕途上,他目前已经是帝都最高行政长官,帝国堂堂二品大员,而且他属于忠亲王一系的核心人马,随着忠亲王在朝堂势力的扩大,他极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再进一步,好一点可以入阁拜相,即便是差一点,也可以入主中央六部中的某一部。

    他是个成功的男人,即便是人到中年,还可以让一个十九岁的少女完全满足,刚刚侍妾那歇斯底里的叫声让他感到非常得意。潘府尹自我感觉人生从来未如此美好过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还有什么烦心事,就是他的宝贝儿子潘少峰非常不让人省心。

    在太岳宗待了一年,本以为能改变一些,没想到回家之后还是那副德行,屁股还没捂热,又不知道溜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潘府尹每次在小妾房中折腾一回,事后都会不自觉地到夫人房中去巡视一番,不知道是出于愧疚还是怎样,反正这已经形成了固定的习惯。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府尹夫人正在佛堂礼佛,随着潘石坚的官职越做越大,小妾越娶越多,潘夫人待在佛堂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

    有丫鬟通告之后,潘夫人停止了诵经,坐过来陪着潘府尹说话。

    潘石坚扫了一眼夫人,见她脸色不是很好看,没话找话来了一句:“夫人,最近过得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问完之后他就很想给自己一巴掌,妈的这算是什么问题,他所有的“精力”都贡献给新娶的小妾了,夫人能好过才怪。好过的话能天天诵经礼佛吗?你见过哪个活的滋润的女人天天诵经数念珠的?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夫人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潘府尹找了一个两个人都有兴趣的话题,“夫人,你知道少峰去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大概是出去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走的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小翠说早上就出去了。人和马车一块不见的。”

    潘府尹点了点头,突然想到什么,问道:“他不会是驾着那辆黄金马车出去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潘夫人无所谓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潘府尹气得将茶杯往桌上一顿,茶水溅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那辆马车还是你送给他的生日礼物,他又不是第一次驾出去,能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妇人之见!”潘府尹气呼呼地瞪了夫人一眼,“现在能和以前一样吗?以前三大特勤司还是掌握在康王手中,他自然不会查我。现在三大特勤司掌握在宋星海手中,他可是我们的对手。这家伙眼睛擦得亮亮的,就盯着我们的错呢,少峰这么招摇,不是主动往枪口上撞吗?如果引起了督察司的注意,恐怕我要吃不了兜着走。凭我的俸禄,一辈子也造不起那样的马车!”

    “你们男人之间斗来斗去的,有什么意思,还不如我念经来得自在。”话不投机,潘夫人不理他了,自顾自到佛堂念经去了。

    “慈母多败儿,少峰有今天,全都是你惯的!”潘石坚恨恨地咒骂了几句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潘少峰回家之后,屁股还没捂热就跑出去,潘府尹都没来得及和他谈谈帝都最近的形势。到了他们这个层次,必须时刻了解帝都的权力结构变化,哪些人可以结交,哪些人可以踩,哪些人绝对不能惹,自己心里都要有一本账。

    如果这笔账搞不清楚,不小心惹了不该惹的人,有可能就会给家族带来大麻烦。帝都这个地方,水实在太深了,大街上随便拉出来一个赶大车的,有可能就是王侯将相家的佣人。

    潘府尹知道自己的儿子行事嚣张,喜欢惹事,但这小子脑筋还算清楚,哪些人可以惹,哪些人不能碰,他心里还是有数的。不过就怕他在外面待了一年,对帝都如今的权力变化不太清楚,别人都还好,千万别碰到宋立这小子。

    宋立以前在帝都的名声很差,不是说他人品差,而是实力差,所以帝都的纨绔没有几个把他放在眼里的。可最近这小子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,身体莫名其妙就好了,而且还在帝都闯下了响亮的名声。九门提督的公子,卫国公的儿子,靖王府的小王爷,全都被他收拾得很惨,这些人的父亲不是没努力,纠集了一帮帝国重臣去告御状,愣是没奈何人家。

    最最关键的是,宋立的父亲宋星海现在位高权重,背后有圣皇撑腰,手中掌管三大特勤司,在他周围已经形成一股不可小觑的政治势力。连忠亲王都对他忌惮三分。不得不说,圣皇陛下这招棋走得妙,宋星海这个人,深藏不露,以前大家还真是小觑他了。圣皇大人给他爵位,给他实权,用他来牵制忠亲王,的确起到了一定作用。

    忠亲王虽然不至于就怕了宋星海,但潘石坚却是怕的。因为他屁股底下擦不干净的屎太多,只要宋星海想查他,那他就很难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这些,潘少峰都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潘石坚担心儿子因为不了解帝都的变化,还用老眼光看待宋立,那么以他们俩的脾气秉性,肯定会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他倒不担心儿子打不过宋立,毕竟儿子也是在名门大派浸淫过的,引气二层的等级在帝都的纨绔之中也很少有敌手了,宋立应该不是儿子的对手。他忌惮的的宋立背后的宋星海。

    他很想派人将儿子找回来,但是帝都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想找个人无疑像是大海捞针。所以他只有祈祷,儿子最好不要碰到宋立,只要不和宋立发生冲突,其他人都好说。

    有句老话说的好,怕什么就来什么。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再度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。

    潘府尹刚从夫人的佛堂回到自己的书房,正准备处理政务,一个头大如斗,脸上缠满了纱布的“怪物”闯了进来。“怪物”满头满脸都是白色纱布,只露出了眼睛和鼻孔

    “何方妖孽,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擅闯潘府?”潘石坚吓了一大跳,这什么东西,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“爹,是我,少峰。”“怪物”口吐人言,居然是他儿子潘少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少峰?真的是你?”潘府尹难以置信地望着面前的怪人,“你的脑袋怎么变这么大了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爹,这次你可要给我作主。我被人当着满大街老百姓的面,抽了几十个大嘴巴子,牙齿都被抽碎了……”潘少峰委屈地眼泪都流出来了,他从宋漠然那里没得到想要的依靠,只好回家找自己的老子了。因为脸蛋肿得太难看,所以他到房中简单包扎了一下,遮住面孔,这才来找父亲诉苦。

    潘府尹胸中的怒火腾一下就升起来了,他的儿子再不成器,自有他来教训,别人说上几句他就会心疼半天,何况用这么狠辣的手段?谁都知道打人不打脸,骂人不揭短。这厮居然当着帝都百姓的面抽他潘府尹的儿子大嘴巴,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,打了潘少峰的脸,就等于打了他这个帝都府尹的脸!

    “是谁这么横,连我潘石坚的儿子都敢打?”潘府尹眼睛眯了眯,心中已经动了杀机!

    “是宋立那个废物!那小子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,看见我就打!爹,儿子长这么大可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!”潘少峰刻意忽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想让父亲给他撑腰,自然不能将事实完全托出。他总不能告诉父亲,是他架着车在闹市横冲直撞,差点闹出人命,宋立看不过眼才出手教训他的,那父亲还会帮他出头吗?说不定会跟着再揍他一顿!

    “什么,是宋立干的?”潘石坚愣了愣,心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他就担心儿子出行会碰见宋立,没想到还真的就碰上了。而且还真的就发生了冲突。不过儿子被打成这样倒是出乎他的意料。“他打你,你不会还手啊?难道你打不过他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我和他……打了个平手……”潘少峰脑袋垂了下去,不敢看父亲的眼睛。

    屁!打成平手你会让人抽你嘴巴子?潘石坚是何等精明的人物,立刻就意识到儿子在撒谎。不过他也没有去戳穿这谎言。儿子这么大小伙子,二十多年娇生惯养,心高气傲,被人当众打脸,肯定连死了的心都有了,他这个当爹的,就不要再往他伤口上撒盐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内心却着着实实吃了一惊!

    以前的十几年宋立的修炼天赋几乎为零,这个大家都知道。并且相互间传为笑柄。如果潘石坚没记错的话,宋立恢复修炼天赋没几个月吧,这么短的时间,他的战力居然高明到连引气期二层的高手都搞不定了?潘少峰还是在太岳宗这种名门大派进修过的呢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修炼速度,也实在太骇人了吧?

    “你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说给我听。”潘石坚不动声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潘少峰将事情的经过复述了一遍,当然略去了他驱车横冲直撞那一段,对于宋立的狠辣手段却添油加醋。在潘少峰的叙述中,宋立倒成了横行霸道的恶少,而他潘少峰只是个被恶少欺凌的三好青年。

    潘石坚当然知道儿子的这段话当中有水分,不过他也不在乎。无论出于什么原因,宋立打了他儿子的脸,就等于抽他的脸。他如果不出头,以后在帝都就没办法混了。虽然他对宋星海很忌惮,但是作为一个护犊的父亲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欺负成这样而无动于衷!

    奶奶滴,跟你拼了!王爷也不能不讲理!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