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七十一章撑腰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“峰儿,你刚刚说你把马车留在长安街了?”潘石坚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。马车绝对不能留在那里,这是个定时炸弹,如果宋星海在马车上做文章,他还真是挺麻烦的。潘府尹决定,就在儿子的伤势上做文章,你明王府再硬气,也不能随便打人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就把马车留在那里,我要让宋立在马车前,当着帝都的百姓给我叩头赔罪!然后狠狠抽他几十巴掌!不然我这口气咽不下!”潘少峰恨恨地诅咒着。

    “峰儿,你大概还不知道,宋立的父亲宋星海已经不是以前的无能郡王,他现在被圣皇擢升为明王,是圣皇眼前的第一红人,手中还掌管三大特勤司。宋立也不是以前的废公子,他已经被圣皇正是册封为明王世子。”见儿子还有点搞不清状况,潘石坚忍不住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”潘少峰一时很难消化这样的消息,宋立那个废物居然一下子成了明王世子?地位不是比他这个府尹之子还要高出几层楼?麻痹的没天理啊,凭什么一个废物突然就爬到那么高的位置?

    “不管你能不能接受,这件事已经是事实。你回家之后,我本来想将帝都的新形势分析给你听,让你收敛点的。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去惹事了。”潘石坚语气中有点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“哼,宋立有什么了不起,不就是有个好爹嘛!”潘少峰从鼻孔里哼出几声。

    潘石坚无奈地叹了口气,心道你又何尝不是有个好爹。没有我这样的爹,你能活的这么滋润?

    潘少峰嘴上不服气,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后怕。他只是行事嚣张,但并不傻。掌握三大特勤司的实权王爷,真不是他爹这个帝都府尹可以惹得起的。他和宋立相比,无论是个人战力,还是身后的背景,都没什么可比性。他开始有点后悔自己没能坐在家里好好听父亲纵论帝都新形势了。如果他了解宋立的变化,事情肯定不会如此糟糕。至少他在面对宋立的时候不会表现得那么嚣张,可能也就不会被揍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面子里子都丢了个干净。生平第一次,潘衙内产生了后悔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峰儿,我会去找忠亲王,让他给我做主。不管明王在圣皇面前多么得势,这次我都会要求严惩打人凶手!”潘石坚满脸严肃,他像个护仔的母鸡一般,竖起了浑身的羽毛,准备与对方一战,“不过,那辆马车不能留在大街上,太招摇了。你马上派人把马车拉回来!”

    潘少峰点了点头,得知了宋立的背景之后,他满脑子的幻想被击得粉碎。别说事情的起因本来就怪他,即便错得是宋立,人家也不会在当着帝都百姓的面给他赔罪,对于明王世子来说,欺负了一个府尹的公子也就欺负了,还给你赔罪?做梦去吧。

    他爹也只是个二品官而已,对于一般人来说那是大人物,但宋立的老子是王爷,那是超品!品级甩开潘府尹好几条街,你怎么跟人家斗?

    面对现实之后,潘少峰也冷静了下来,他隐隐觉得,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,有可能给父亲带来了大麻烦。现在他回想起宋立撂下的狠话,忍不住浑心头一凛,宋立说过,他要让潘少峰跪着求他把马车弄走,当时潘少峰觉得宋立在吹牛,撂狠话嘛,谁不会?但现在想想,冷汗都从背后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宋立那不是在吹牛,他的老子可是掌握了三大特勤司啊。如果他让督察司以那辆黄金马车为切入口,彻查他爹的贪腐问题呢?别人不了解,潘少峰可是了解父亲的,如果潘府尹不贪,他这个衙内怎么会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?

    潘少峰感觉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,他为什么要把马车留在闹市呢?这可是个扎眼的把柄啊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些,潘少峰急忙走到外面,吩咐府中的卫士,前去长安街将他的马车赶回来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父子俩都有些坐立不安。他们都敏锐地感觉到,那辆奢华的马车已经成了斗争的关键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潘少峰派出去的卫士就垂头丧气地回来了,并且带来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:以庞大为首的数十名纨绔,将那辆马车团团围住,卫士们软话硬话都说尽了,他们压根就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潘少峰的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,看来宋立那家伙,真的要赶尽杀绝了。

    潘石坚一听也坐不住了,他不知道宋星海有没有收到这个消息,如果这辆马车落到明王手里,那事情就真的不好收拾了。现在他们要和时间赛跑,必须赶在宋星海和督察司的人赶到现场之前,将那辆马车弄回来,然后找个地方偷偷掩埋起来,来个死无对证。

    你们都说我儿子驾着豪华马车,可马车呢?你找给我看看?只要他们找不到马车,就无法拿这个借口随便查他。好歹他也是个二品大员,无缘无故想查就查啊?王爷也不能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想通了此节,潘府尹挥了挥手道:“将府里的卫士全都带上,跟着我去长安街!”

    潘少峰引领父亲,一行人一路急行,很快就赶到了长安街。

    庞大那小子正靠在马车上和身边的兄弟闲聊,看到潘石坚父子带着一大队兵士急匆匆赶来,他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心道,潘少峰啊潘少峰,你惹谁不好,非要惹我们老大。现在知道他的厉害了吧,弄不好连你老爹的乌纱帽都要折进去,你说这是何苦来哉?闲得蛋疼自己送上门来找虐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潘府尹吗?你身边这个大头怪是何方神圣啊?”庞大迎上去,笑吟吟地跟潘石坚打招呼。他当然知道那个头缠纱布的怪物就是潘少峰,他这么说就是恶心潘石坚来着。虽然说他跟潘府尹没什么仇恨,但爱屋及乌,恨屋也及乌,以前潘少峰这孙子可没少欺负他,所以庞大连带着对潘府尹也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“你是庞尚书家的公子吧?”潘石坚能做到这个位置,涵养自然非常人可比,心里再生气,表面上也是笑咪咪的,和一个后生小辈一般见识,说出去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我爹他老人家经常提起你,说潘府尹出手阔绰,府里的姨太太个个都是如花似玉。”庞大皮笑肉不笑地回了这么一句。庞尚书自然不会跟他说这个,他这么说纯粹是讽刺潘石坚生活腐化,不是个好官。

    潘石坚这样的老狐狸如何听不出来?不过他依然保持风度,微笑道:“庞尚书就爱说笑。我说庞公子,你找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做什么?这辆马车停留在闹市,已经严重影响了街道的交通,作为帝都的父母官,我必须及时处理,保证街道畅通。来人啊,把马车拖走。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士兵轰然答应一声,就要上前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都给我站好了,谁要敢动你们一根汗毛,咱就告到刑部去!”庞大半步不让,很霸气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正义盟的兄弟们齐声答应,威势甚至盖过了潘府的卫兵。

    那群卫兵倒也为难了,虽然说挡在面前的只是一帮半大不小的少年,但这其中的大多数都是权贵人家的孩子,有尚书的公子,有将军的公子,有大学士的公子,每个人背后都靠着参天大树,随便动一动手指,捻死他们这种小兵比捻死一只蚂蚁还容易。

    得罪了这群孩子,就等于得罪了他们背后的势力,估计连潘府尹都要头疼吧。

    宋立正是料定了这一点,才放心把这个任务交给庞大。这帮小子每个人背后都有人撑腰,集合在一起就是一股庞大的政治力量,一般人谁敢轻易得罪他们?

    潘石坚的脸色沉了下来,他知道今天的事情必须要来硬的了,虽然会开罪这群孩子,但无论如何,都不能将马车留在闹市,一旦落在宋星海手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庞公子,你知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?公然妨碍公务,聚众闹事,影响长安街的交通,这样的罪责你们承担得起吗?不要以为父辈有点权势,就可以胡作非为,公然践踏帝国律法。”

    “潘府尹,仗着父亲的权势,公然践踏帝国律法,胡作非为的人,不是我们,而是你家的潘少爷吧?”庞大才不怕潘府尹这一套,麻痹的想给老子扣大帽子,哪里有那么容易?老子是吓大的吗?

    “现在又加了一条诽谤罪,庞公子,庞尚书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吗?”

    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,”庞大冷冷道:“你还是先教教你自己的儿子怎么做人吧,潘府尹,你不会不知道,这辆马车是潘少峰的吧?他驾着这辆马车在闹市中狂奔,差一点就闹出了人命,他没有告诉你吗?我们老大说了,潘少峰不跪在百姓面前道歉,这辆马车就别想拉走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我不知道这辆车是不是少峰的,我只知道它停在这里影响了人流通畅,必须立即拖走。”潘府尹挥了挥手,命令卫兵:“动手!”

    “潘府尹,你儿子不就在旁边吗?你问问他不就清楚了?”庞大指了指头缠纱布的潘少峰。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