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七十二章谁敢擅动马车,杀无赦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这个人是我儿子?笑话。他只是我的一名卫兵,头部受了点伤。”潘府尹冷笑一声,挥手道:“动手。如果有人反抗,就把他们制住。记住,只要限制他们的行动即可,不要伤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潘府尹,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的很无耻!”庞大低估了这只老狐狸的无耻程度,他不承认那个头缠纱布的人是潘少峰,不肯跟你当面对质,你还真拿他没辙。

    这些纨绔虽然个个修为不低,但和那些如狼似虎的卫兵相比,就不是人家对手了。虽然过程中也有反抗,但很快就被卫兵们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潘石坚,你毁灭证据,贪赃枉法,纵容儿子行凶,你不得好死!”庞大也被那名卫兵首领制住,只剩下咒骂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潘府尹冷冷看了他一眼,没有理会他,挥手吩咐卫兵们赶紧拖车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:“潘府尹,这是干什么呢?怎么和小辈们过不去?”

    潘石坚闻声回头,只见头戴王冠,身穿锦袍的宋星海骑着高头大马,率领一队卫士浩浩荡荡而来,心里顿时“咯噔“一声,暗道坏了,还是没能赶在宋星海之前将马车拉走。

    庞大这小子机灵地很,看见明王亲临,顿时眼珠子一转,高声叫道:“明王殿下,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啊。潘府尹纵子行凶,还要毁灭证据呢。”

    那名特勤卫士按照宋立的吩咐,很快就赶回了总部,将信息禀报给明王。宋星海立刻就心领神会,暗道儿子真是个福将啊,他这边对忠亲王一系的人马虎视眈眈,正愁找不到理由下手呢,儿子的这条消息真是及时雨啊。

    所以宋星海就率领机动司的卫士来长安街了。

    潘石坚面色一沉,冷冷道:“小孩子胡说八道什么?无凭无据的乱讲话就是诽谤,小心我告诉庞尚书,让他好好教训教训你。”面向宋星海的时候,满面堆笑,赶紧下了马,拱手道:“参见明王殿下。王爷别来可好?”

    庞大撇了撇嘴,这老狐狸变脸可真够快的。

    宋星海摆了摆手,微笑道:“闹市之中,无需如此多礼。老远就看见潘府尹和几个孩子发生争执,因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潘府尹微笑道:“明王言重了,谈不上什么争执。卑职接到禀报,说长安街有一辆马车停留在闹市,您也看到了,这里是繁华热闹的商业街道,这辆马车在这儿杵着,很多百姓都围在这里观看,造成街道局部拥堵。卑职身为帝都的父母官,理应负责此事。我让手下的卫士将马车拖走,才能恢复道路通畅。这几个小孩子不懂事,妨碍卫士们执行公务,我这才下令制止他们。”

    宋星海淡淡道:“这样的事情,不是应该由帝都道路司负责的吗?潘府尹日理万机,连这种小事也要事必躬亲吗?那要道路司的司长何用?不能为上司分忧,我看不如撤职查办吧。”

    潘石坚心中一凛,宋星海来者不善啊,明着说道路司司长尸位素餐,暗指他这个帝都父母官御下不严,办事效率低下。字里行间带着杀气啊。

    “明王言重了,卑职也是适逢其会。公事不分大小,只要是对百姓有利,卑职鞠躬尽瘁,没有丝毫怨言。”潘府尹满面正气,言语铿锵。

    见潘石坚话说的漂亮,庞大翻了翻白眼,心道鞠躬尽瘁个屁,你是在姨太太的肚皮上鞠躬尽瘁吧。要不是为了给你的混账儿子擦屁股,你会管这种屁事才怪。

    宋星海面色一沉,肃声道:“本王也接到线报,有人在闹市之中驱车狂奔,完全不顾百姓的生命安全,而且马车通体为黄金打造,拉车的乃是珍贵魔兽火麒麟。据目击者说,驱车的人乃是潘府尹的公子潘少峰,不知道是否属实?本王掌管三大特勤司,辖下督察司对于官员的通敌卖国,贪赃枉法等行为均有管辖权,这辆黄金马车如此奢华,如果不弄清楚它的来历,对帝都的百姓无法交代!闹市驱车,草菅人命,这种事不归我管,自然有刑部处理,但这辆黄金马车的来历,我却是要弄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王是说这辆黄金马车为我儿子所有?不可能啊。我从来没见过府中有这样的马车。请问明王殿下是从哪里得来的线报?还请他站出来和犬子当面对质。”潘石坚满面惊奇,好像生平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,连庞大都不得不承认,这头老狐狸演技超一流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潘府尹让你家的公子站出来吧,这辆马车是不是他的,这里的百姓最清楚。”宋星海指了指看热闹的人群,他们是最有力的证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犬子刚从宗派中回家,他朋友一向很多,卑职也不清楚他去哪里了。这样吧,这辆马车停在这里会影响道路畅通,明王还是让卑职将它弄走,至于马车是不是为犬子所有,等他回家,卑职一定问个清楚。到时候会给明王一个交代。”潘石坚向卫士们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们赶紧动手拖车。

    只听见“仓啷”一声巨响,机动司的卫士们齐刷刷长刀出鞘,森然的刀光在阳光的反射下闪花了众人的双眼,宋星海厉喝一声:“没有我的命令,谁敢擅动马车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数百名机动司的卫士轰然接令,手中长刀指向潘府的卫兵。一股森冷的杀气蔓延开来!

    潘府的卫兵吓得噤若寒蝉,他们只是一些府卫而已,属于私人武装,和机动司这些身经百战的钢铁卫士相比,有天壤之别。机动司卫士长刀出鞘,顷刻间带来了沉重的压力,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明王息怒,息怒啊!”潘石坚没料到宋星海说翻脸就翻脸,以前是多么懦弱的人物,现在怎么变得这般厉害了?他恭声道:“大家都是为帝国服务,没必要刀兵相见啊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宋星海面沉如水,肃然道:“潘府尹,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在执行公务,为何带的却是府里的卫士?什么时候你潘府的私人武士也可以执行帝国的公务了?难道你把圣狮帝国看做是自己家的了?潘石坚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宋星海最后这一声怒喝,吓得潘石坚打了一个寒颤,潘少峰这小子更是不堪,脑袋都快垂到裤裆里了。宋星海这番话相当诛心,潘石坚带着自己府里的卫士执行公务,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,最多就是有点不合规矩,但宋星海硬是把一顶大帽子扣在他头顶,说什么把圣狮帝国看做自己家的了,这潜台词就是说你老小子心里有反意啊!造反这顶大帽子一扣,饶是潘府尹阴险狡猾,也禁不住慌了神。

    今日的帝都谁不知道明王是圣皇陛下面前第一红人?他说的话,对圣皇陛下影响非常大。如果他说潘石坚这老小子想造反,那么圣皇陛下多半是要相信的。他就是心里不相信,也一定会装作相信,一方面是为了表示自己对手下头号心腹的信任,另一方面,谁让你潘石坚跟忠亲王穿一条裤子的?说你造反难道还冤枉你了?

    “明王殿下,卑职只是见此地交通拥堵,而道路司距离此地甚远,卑职这才带着府里的卫士前来疏通。卑职一切都是为了百姓着想,着实没有半点私心啊。”潘石坚大呼冤枉。

    “潘府尹,交通事小,官员贪腐事大。这辆马车到底属谁所有,本王要带回去让督察司彻查!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但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!尤其是那些位高权重,却利用手中职权鱼肉百姓,贪污帝国财富的狗官,有一个办一个,决不轻饶!”宋星海这句话说得声色俱厉,潘石坚背后的冷汗唰地一声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潘少峰也意识到这次的篓子捅得的真有点大了,千不该万不该,他就不该去惹宋立那个煞星。麻痹的当时他让自己给百姓道歉,自己道歉不就好了吗?说声对不起认个错又不会掉块肉,事后他依然吃香的喝辣的。非得想着要让人家低头,还愚蠢到把马车留在现场,这不是白白往人家手里送把柄吗?不过这事也不能全怪他,他又不知道宋立的父亲宋星海成了三大特勤司的主人,他要是知道,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!

    俗语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他吃亏就吃在没有料到宋星海父子一年之后咸鱼翻身,从人见人欺的小丑变成了身份显贵的狠角色!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潘石坚自然不敢再去跟宋星海争抢马车,眼睁睁地看着机动司的人将马车带走,甚至连马车内的车夫都一并带走了。那个可怜的车夫对外面的情况听得一清二楚,但是他哪里敢出来?

    宋星海带着机动司的卫士,押着马车扬长而去。庞大和正义盟的兄弟们齐声欢呼,他们亲眼见证明王的威风,对于老大宋立更加羡慕了。潘石坚也算是帝国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,但是在明王面前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,简直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潘石坚父子灰溜溜地离开现场,庞大等人轰然大笑,笑声中饱含对潘府尹父子的讽刺和嘲弄。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