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武侠仙侠 > 帝火丹王 > 第七十三章釜底抽薪


    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    庞大眼珠子一转,到旁边的字画行里买了纸和笔,来到围观的人群面前,吆喝道:“今日之事大家也都看到了,潘府尹的公子潘少峰闹市驱车,视人命如草芥。驾车的人明明是潘少峰,但是潘府尹却纵容包庇自家的公子,拒不承认马车是他家的。父老乡亲们,凡是带种的爷们,就站出来指证潘少峰,来来来,愿意出来指证的,就在这白纸上签自家的名字。我庞大第一个签!”

    庞大在长卷白纸上将潘少峰闹市驱车的经过简略写上,并证实那辆黄金马车属于潘少峰所有,因为他们以前就看见过潘少峰驾着那辆马车在帝都招摇,写完这些之后,庞大在下方签了自己的名字。正义盟的兄弟们也跟着签了名字。

    帝都的百姓倒也不全是怕事之人,庞大吆喝了几嗓子之后,不少人陆续从人群中走出,在证词下签了自己名字。潘府尹父子今日的所作所为,的确引起了现场百姓的同仇敌忾之心。

    尽管还是有一些百姓怕事没能在证词下签名,但庞大买来的那长卷白纸上依然签得满满的,数一数有几百个证人呢。庞大志得意满地收起卷纸,让正义盟的兄弟们自己去找乐子,自己屁颠屁颠地来到了明王府。

    庞大走进宋立房间的时候,发现老大正双手托腮,坐在桌旁发呆。

    “咦喂,老大你这个姿势怎么跟个怨妇似的?是思春呢还是发骚?”庞大还是第一次看见宋立这种表情,觉得挺稀奇的。

    “靠,思春跟发骚有区别吗?”宋立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有区别啊,就是为了强调你这个状态相当滴幽怨。”庞大不客气地坐到了宋立对面,眼珠子贼溜溜地往卧室里面瞄,边瞄边说:“你扛回来的那位女侠呢?不会还没起床吧,哇哇!老大威武,实在是太牛叉了,居然把人家一代女侠搞得爬不起来!”

    “滚蛋!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宋立从桌子底下踹了庞大一脚,这小子所有的精气神都放在研究男女之事上去了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龌龊心思。

    “狗嘴里要是能吐出象牙来,我就养狗去了。”庞大捂着被踹的膝盖,疼地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宋立刚刚的确是有点惆怅,和龙七七的相遇相识如此偶然,虽然只是短短时间,但宋立却对这个神秘的女孩产生了难以名状的好感。龙七七不告而别,的确是免去了两个人彼此面对时的尴尬,但却让宋立有种难言的失落感。他只知道人家叫龙七七,除此之外一无所知。帝都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想找一个除了名字没有任何其他信息的女孩子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他有想过借用猫眼司的情报网络去找人,但三大特勤司是国之利器,虽然掌握在他父亲手中,但是他也不能无限制地使用。利用国之利器来泡妞,这好像太不像话了。宋星海也不会同意他这么乱来的。

    有缘总会相聚的,他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。庞大有一句话没说错,他现在的心情的确是有点幽怨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我又没用力踢,至于这么夸张吗?”见庞大这家伙又在这儿表演疼痛,宋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问道:“长安街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,是不是我父王派人把马车押走了?”
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知道?”庞大惊讶地睁大了眼珠子,也忘记去装疼痛了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看着马车,同时已经跟我父王通了消息,既然你回来了,那就意味着马车已经被他弄走了。这有什么难猜的?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。”宋立言语间一副天地尽在掌握的豪气。

    庞大竖起了大拇指,赞道:“老大,我真是服了你了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奸巨猾了?”

    “嗯哼!怎么说话呢这是?”

    “不对不对,是老谋深算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!”庞大笑嘻嘻地送上一通马屁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算你小子识相。”宋立笑吟吟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庞大笑道:“我能不识相吗,再不来点甜言蜜语,我这大腿上还得挨两脚。”

    “靠,我有这么暴力吗?不要诋毁我的名誉。”宋立接着问道:“潘府尹有没有去抢马车啊?”

    “我靠,老大你长千里眼了啊,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这下庞大真的吃惊了,宋立明明就在家里,怎么好像跟在现场看着一样?

    “废话,我为什么给你下死命令?就是防着潘府尹去毁灭证据呢。如果他意识不到这辆马车的重要性,那也没资格做到帝都府尹的位置上了。”宋立冷笑一声,“潘少峰这坑爹的玩意儿,这次是真的把他爹坑了。有了黄金马车这个切入点,督察司就能好好查一查潘府尹的经济账了。这次潘石坚这老小子,即便不锒铛入狱,也得发配三千里。”

    庞大哑然,他发现自己的境界跟老大越拉越远了。如果不来见宋立,他还觉得这件事的性质就是纨绔之间的斗气,但到此刻他才明白,老大的目标根本不是潘少峰这个二世祖,而是他背后的参天大树。潘少峰只是恰好做了那根炮仗的引线而已。

    庞大再看宋立的眼神都变了,他觉得老大变得越来越深不可测。说起来他们两个还是同年,差距咋就这么大了呢?

    “我靠,你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干吗?我跟你说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啊。我喜欢女人。”庞大的灼灼目光让宋立恶寒,急忙提醒他注意性取向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庞大明显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你这么说话,才是我印象中的老大嘛。刚刚你把我吓到了,你才多大一点啊,连潘石坚那种老狐狸都被你算计了,这种事太不正常了。简直吓人。”

    宋立笑而不答,若说年龄,还得加上他前世的二十多岁,算起来他也快四十岁了呢,再加上两世为人的阅历,他并不比那些老狐狸差。

    “对了老大,我弄了个东西,看看对你有没有帮助。”庞大将数百名百姓签名的证词舒展开来,递给了宋立。

    宋立看了看,给了庞大一个嘉许的眼神,笑道:“你小子确实机灵,还能想到弄个集体证言。不错。这是个好东西。足以保证我们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庞大恨恨道:“我就是看不惯潘府尹那个虚伪劲儿,麻痹的什么玩意儿。口口声声百姓利益什么的,其实就是包庇纵容,想毁灭证据。你知道吗?他居然还当众耍赖,不承认马车是潘少峰的,甚至不承认那个头缠纱布的大头怪就是潘少峰。靠,脸皮真是厚到没边了。”

    宋立笑道:“潘石坚只是个政客而已,政客是不需要脸皮的。想明白这一点,你就不会大惊小怪了。”

    庞大眼睛一眯,说道:“老大,你准备怎么做?这次要好好整治这对狗父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?你拿着这个证词,直接告到刑部。刑部尚书跟潘石坚有点交情,相信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到老潘那里的。”宋立意味深长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潘少峰在闹市驱车,虽然很过分,但毕竟没伤到人,所以到最后也不能把他怎样。宋立之所以让庞大去告,就是要把事情闹大,让知道的人越多越好。最后大家都知道那辆黄金马车就是潘少峰的,潘石坚想什么辙都摘不清。他就是要给这老小子制造压力。他的压力越大,宋星海的那边就越好操作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简直太奸诈了。”庞大耸了耸眉毛,做了一个“你懂得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对付奸诈之人,就得用奸诈的手段。”宋立踢了他一脚,笑道:“去吧,告状去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。”庞大唱了个肥诺,屁颠屁颠地去了。

    潘石坚带着儿子垂头丧气地回府,父子俩大眼瞪小眼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潘少峰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,他不知道这次的突发事件会对父亲造成怎样的影响。他并不傻,最起码清楚自己所有优越的生活都是来自于父亲的地位,如果父亲没有了官职,他这个衙内也就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宋立说的话,“我要让你跪着求我把马车拉回去!”顿时心中一动,如果他现在去给宋立下跪求饶,宋立是不是就会收手了?心高气傲的潘衙内第一次从骨子里惧怕一个人,宋立这小子太狠了,他根本就不是单单想扫扫自己的面子这么简单,而是来了一招釜底抽薪,想把他的靠山拔掉啊!

    这他妈也太毒了!潘衙内所有的威风都来自他的老子,如果潘石坚倒了,潘衙内就成潘老鼠了!以他以前的所作所为,得罪的人肯定不少,一旦他丧失了靠山,肯定是老鼠过街,人人喊打!想到那样的生活,潘少峰连骨髓都开始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,如果我现在去给宋立下跪认错,事情是不是就可以到此为止了?”潘少峰鼓起勇气,跟父亲说了他的想法。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