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玄幻奇幻 > 盖世仙尊 > 第17章 第一次问天意
    第十七章第一次问天意

    听丁浩这样说,凌云霄奇道,“什么官司?”

    丁浩道,“难道凌城主不觉得我在知事府觉醒,有些奇怪嘛?”

    凌云霄这才想到这个问题,他看得出丁浩应该是受委屈了,当下道,“是何官司,你直接说来,我为你做主!”

    知事府知事周根伟已经吓得慌了手脚,扑通跪下,忙道,“回城主,事情是这样。有丁老四一家状告丁浩天才,说他十五岁半还没有觉醒。而丁老四之子丁俊才又刚刚觉醒三品仙根,因此想要使用天才优先权,来强夺丁浩天才的仙种身份。下官当时就觉得此事不妥,奈何三品天才也是有特权的,所以下官就说,给丁浩天才十天的宽限,让他在十天之内尽觉醒!”

    这家伙很会敷衍塞责,竟然把他明显偏颇的判决,说的如此大公私!

    凌云霄眉头一皱,道,“你的判决也有些道理,只是十天短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丁浩可不会让他蒙混过关,开口道,“知事大人,你很牛气啊!现在我有没有权力说话呀?”

    周根伟此刻都要哭了,心说我哪知道你是超一品?忙不迭磕头道,“丁公子是绝世天才,怎么可能没有权力说话?”

    “绝世天才?”丁浩放声大笑,又道,“那你还让我不要做梦了?还说我不见棺材不掉泪?我都不认命,你就已经帮我认命了,你果然很威风。”

    周根伟悔不当初,磕头如捣蒜,不断哀求道,“丁公子,你是盖世天才,不要跟我这种小人计较,我之前说的话,全部收回,请丁公子原谅我!原谅我!”

    “说过就是说过!说过的话泼出的水,怎么收回?”丁浩性格可不是那么大度,冷声又问,“我还想问你一句话,被告有没有在堂上说话的权力?”

    周根伟吓得不敢看丁浩,低头道,“有。”

    凌云霄看出丁浩受了不公正的对待他冷哼一声,“连我舞州最大的天才都敢欺辱,看来有些人真的需要审问审问!本案涉案人等,进入知事府,我要重判决!”

    周根伟全身瑟瑟发抖,被城主府小将扶进知事府中。

    丁老四一家也被带进来,倒是丁俊杰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凌云霄坐在公堂之上,叫来当时几个差役,很就弄明白案情。他大喝道,“周根伟,你这个知事怎么当的?连最基本的公正都没有,被告没有说一句话就要判决,你!简直是混账!”

    周根伟哭诉道,“城主大人,此事我确实有错,因为手下丁俊杰经常都跟我说他家中有一个废物如何如何,时间日久,就对废物产生误会,所以错判,望城主开恩!”

    凌云霄道,“念你以往功绩,现在我判你官降3级,开革出舞州城!去做天意边界的巡查小将!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从繁华的舞州知事,贬到边境上做一个巡查小将,周根伟懊恼不已,不过开罪了超一品天才,不杀他已经是格外开恩。

    凌云霄又指着堂下道,“丁老四,你恶意攻击舞州天才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丁老四跪在地上道,“城主大人,我不知罪!丁浩他十五岁半还没有觉醒仙根,谁知道他是超一品天才?我儿开出三品天才,拥有特权优先权,这是九州世界的规定。我用优先权夺种,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罪?”丁浩从衣袖里一掏,把丁老四给他的丹药拿出来,“凌城主你请看,这就是丁老四给我从城主府拿来的精炼固本丹!”

    凌云霄接过药瓶,打开以后,一股异味传出来,凌云霄眉头一动,用鼻子闻了一下,脸色大变,“这绝不是我们城主府的丹药!这是邪丹断脉丹!丁老四,此物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看见这个丹药,丁老四吓得要死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丁浩道,“禀城主,是我府中管家丁老四从城主府领回,给我服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我们城主府怎么可能发这种丹药?”凌云霄一掌拍在桌上,怒吼道,“丁老四你老实交代!”

    丁老四心说小废物好阴险,竟然一直留着这丹药。

    他知道绝对不能承认,狗一样的爬到案台前,哭道,“城主明鉴,这丹我从未见过,都是这小废物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小废物?”凌云霄脸色一变,看向丁老四。

    商老板走出人群道,“城主英明,这丁家管家一家长期图谋不轨,妄图抢夺丁公子的仙种身份,这一家四口,所不用其极,阻止丁公子入静,对他冷嘲热讽,各方面限制他,甚至口口声声都称呼丁公子为小废物!”

    丁陈氏这个泼妇立即躺在地上,撒泼骂道,“你这个缺大德的,我们家招你惹你,你要如此污蔑我家!我家一直对丁家忠心耿耿,哪有你说的那样,丁家钱,都是我从娘家拿钱来养他们,没想到养了一条白眼狼,把他培养出超一品仙根,却要被他反咬一口……”

    丁陈氏又哭又闹,堂上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王爷走出来道:“凌城主,我有话要说!”

    凌云霄道,“说。”

    小王爷道,“我想问的是,如果那丁老四拿出这种邪丹给丁公子服用,那么丁公子为什么没有中毒呢?反而开出超一品仙根?所以我看其中事有蹊跷,不能听信丁公子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商老板道,“我亲眼看见丁老四将这瓶子交给丁公子!丁公子大才,怎么可能上当?”

    小王爷道,“商老板,你说话要实事求是,不错,你是看见了丁老四给了瓶子,可是你看见里边丹药了嘛?就算是看见丹药,那么会不会是丁公子自己调包了呢?”

    这小王爷太可恶,混淆黑白!丁浩大怒,开口怒道,“小王爷,难道你觉得是我丁浩把丹药吃了,然后装上断脉丹来诬陷丁老四?他们不过是一些下人,我至于如此么?”

    闵清秋也走进大堂,道,“凌城主,我也有话要说!这丁老四一家,对丁浩极其刻薄刁钻,每天叫他小废物,甚至还在大堂上放一只破碗羞辱他!甚至有一次,我还看见丁老四的大儿子拿着绣春刀想要对丁浩动手!我觉得他们做出这种事,很有可能!”

    没想到小王爷铁了心和丁浩作对,他一袭白衣,站在大堂上,很潇洒的对着凌云霄一抱拳道,“城主,正是因为这些小事,所以丁浩对丁老四一家有怨气,做出栽赃陷害之事也有可能。试问,丁浩当初拿到断脉丹为何不来报官,一直弄到现在才说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丁浩心中恨死这个小王爷,开口道,“丁俊杰在知事府做事,你们也都看见周知事的作为,若是我当日来报官,各位可以想想结果!”

    小王爷道,“所以你就隐忍到现在,你心机可够深的!”他这一句话虽然看似随口说出,可是恶毒比。

    丁浩大声道,“小王爷是在质疑我丁浩的人品,那你去堂下问问,可有一人说我不好?”

    堂下之人,大多数都是丁浩帮他们入静的客户,全部都喊道,“丁公子人品绝对!我等可为丁公子作证!”

    小王爷见大家都支持丁浩,他心中又生一计,再次抱拳道,“兼听则明,偏信则暗,凌城主,不管怎么样,不能听丁浩一人之言,此事不如交给小侄,我查他个水落石出,向您禀明,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凌云霄见他们各执一词,小王爷毕竟是皇家的人,不能不给面子,开口道,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骂,好你个小王爷,你非要跟老子死磕到底嘛?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小王爷重调查,这个家伙居心叵测,让他调查很可能弄成黑白颠倒!

    因此丁浩大步走上前来,抱拳道,“凌城主,我听说舞州城超一品天才有一项特权,问天意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要把问天意浪费在他们身上?”凌云霄震惊。

    问天意,是对于超一品仙根的天才,给予的优待。对于他们不懂的地方,可以问一次天意,由天意给他们解答!机会非常的珍贵!

    就连小王爷也有点震惊,没想到丁浩如此的决绝。

    丁浩朗声道,“现在各执一词,有人故意浑水摸鱼,我说不清楚了,只有用这种办法,来证明我的清白,证明丁老四一家的罪行!”

    “丁浩,且慢,你听我一言!”站在殿外的闵正元走进来,阻拦道,“问天意机会非常珍贵,用来在修炼之中答疑解惑,你何必用在这些人的身上?这些人不过是一些下人,你放过他们,又如何?我们是正道仙师,讲究宽人恕怨,以德报怨,胸怀大度,这才是君子所为!”

    丁浩坚决道,“闵院长,你的学问我认同,可是你的态度我不认同。丁老四一家四人,欺辱我整整八年!他们阴险狡诈,招式用尽,数次想要害我,这四人不杀,丁某念头不通达,心绪不稳定,别说修炼,就连吃饭睡觉都难以平静!还请凌城主恩准!”

    “唉,冤冤相报何时了!”闵正元叹了一声,站到旁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