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玄幻奇幻 > 盖世仙尊 > 第45章 祖宝和厉鬼
    第四五章阴风厉鬼

    的一周,求点推荐票,谢谢!书期都是两,不过上架以后会大爆发哟!

    “好强的刀风!”丁浩心中一惊,眼前已经是一片刀光布满。

    凡宝级别的鬼头刀,远超丁浩以前见过的任何对手!

    “我身上穿着的雪蚕丝甲只是中下,根本防不住!”丁浩集中精神,“兽影身法!”

    刀光,如同密林;丁浩的身影,在密林之中闪动。

    “小废物,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。”独狼眼中带着阴险。

    兽影身法讲求灵动,正是用来面对灵活多变的猛兽凶禽,对付刀风之林也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可正在丁浩想要闪出刀林,他眼前突然就是一抹漆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丁浩心中震惊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中了我的阴魂风!小废物,你的战斗经验差得很!”独狼狂笑。

    随即他大步上前,手中鬼头刀速度,一倍!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“不好!”丁浩猛然后退三步,低头观看,胸口有两道平行的斜切刀痕,雪蚕丝甲被劈开,血肉翻起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小畜牲,你那点道行也配跟我斗,去死!”独狼得势,气势胜,大步踏上,刀光不饶人。可就在此刻,他背后突然响起一个老者的冷哼,“特么的,老实点!”

    “谁?”独狼吓得一震,背后汗毛都竖起来,他猛然扭回头,只看见一个影子钻进了灌木林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出来?”独狼吼了两声,并没有人出来,他这才回过头来,看着受伤的丁浩,讥讽道,“跟我玩装神弄鬼?行不通!小废物,这一刀爽不爽?放心,我会一刀刀的割开你的身体,把你的皮肉骨分离,到那时候你还没死,亲眼看着自己被肢解那种感觉一定很好,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丁浩咬咬牙,从储物囊之中拿出几颗疗伤丹药吞下,他双目锁定独狼,心中暗道,想不到这鬼头刀竟然可以放出阴魂风。这种阴魂风,不但可以迷住人眼,而且会钻进人五官之中,听力视力呼吸都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战斗之中,突然被阴一下,感觉真的不好!

    好在丁浩有吸星石,最时间将其吸收,要不然进入体内,后果严重。

    “跟我玩阴的,那就看看谁阴!”丁浩眼神一厉,从储物囊之中掏出一个瓶子,用灵力催动,然后猛然掷在地上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方圆十里,顿时布满一片草海!

    “草海种子?可恶,这小子想要逃走嘛!”独狼心中大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正是下午时分,舞州城通向边界村的官道上,烟尘四起,一队兵马,踏尘飞奔。领头的一骑,半披银甲半露儒衫,一副儒将打扮,正是舞州城主凌云霄。

    “可恶!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跑到域外去了!加可恶的是,周根伟竟然勾结外人,妄图杀我舞州天才!可恶!可恶!可恶!”

    凌云霄一句话说了三个可恶,可见心中恼火。

    天才,论在哪一州都被相当重视,这不是表面上的说说,而是关系到城主们的切身利益!

    九州世界有三皇九主,互相制约,表面平静,可是背后却有明争暗斗!舞州要想不被人欺负,凌云霄要想稳坐城主宝座,就要让舞州走出多的天才,越走越高,在九州学府甚至仙炼大世界都有一席之地!

    其实他心中最厌恶的就是小王爷,可是他说不出口。小王爷来舞州抢会试第一就算了,可竟然还肆意打压舞州本土的天才,他心知肚明,好几个舞州的天才被小王爷收买或打压,甚至还有灭门的!

    越是这样,他心里就越是不愿让小王爷得到会试第一,因此凌云霄就把宝押在丁浩身上。可是没想到,丁浩竟然悄悄去了域外,凌云霄本来也不知道,可是今天他的小妾来找他大哭,说周根伟命牌爆了。

    命牌,一般大户人家都会在祖先堂下放置族人的命牌,就是一种玉牌,玉牌之中有此人的一丝眉心血。如果命牌爆了,就说明命牌的主人挂了。

    他的小妾哭哭啼啼的跑来说要给周根伟报仇,他立即使用天意传书来边界村询问,一问才知道,周根伟离开三天了!再一仔细问,那副将不敢隐瞒,就把丁浩去了域外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凌云霄听说一下,当即震怒。

    他能做到城主,心智是很精明的,他立即就想到周根伟是跟着出去杀丁浩去了!现在周根伟死了,丁浩生死未知,他连忙带着人马奔了出来,临行见那小妾还在哭闹,他一脚将其踹翻,骂道,“周根伟,该死!”

    “丁浩,你可千万别死!虽然你是成长型仙根,可是你得到仙子赐福,开窍灵气是冲高20米,我这一辈子都没见过!我相信你是天才!我相信你会给我舞州争光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凌云霄猛地一拍马屁股,吼道,“你这角马也磨磨蹭蹭,你再不,小心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马懂人言,角马顿时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起风了,十里草海如同波涛,接天一般的汹涌。

    独狼站在一人多高的草海之中,面前一片茫然,天空传来人眼鹰猎猎的叫声,显然并没有发现丁浩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这小子扔下这十里草海竟然没有逃走?难道他想要偷袭我?”想到这里,独狼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,“小废物,胆子不小,还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独狼手中鬼头刀不断的扫过,每扫过一片,就有一片的长草倒地,他走过的地方,长草都被砍倒,他正是用这种方法来检查寻找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想到的是,丁浩躲在吸星石中。

    当独狼从吸星石上踏过,丁浩双目一凝,身影速出现在他背后,然后,丁浩手中握着的一枝弩箭猛地扎在独狼的脖颈部位!

    噗!弩箭深深刺入独狼身体中,丁浩的手心甚至能感受到独狼肌肉的抽搐,他又猛地一转手中弩箭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独狼剧痛,踉踉跄跄的逃开两步,从后颈拔出箭矢,看着丁浩,脸色加的狰狞,“小畜牲,你刚才躲在哪?躲在哪?”独狼实在想不通,丁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身后,“不对!你一定有秘密!你一定有宝物!一定!”

    独狼目光贪婪,猜测丁浩是隐身的宝物,不然不可能一下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,还贪图宝物?蠢货。”丁浩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独狼随即大惊,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体之中的灵力,正在飞的失去!他厉声吼道,“卑鄙耻,你竟然使用灵毒伤我!小废物!”

    丁浩插入他肩膀的那根弩箭的箭头,正是长期泡在灵毒之中,吸收了大量的灵毒。丁浩这一箭,直接把灵毒刺入他的体内!

    灵毒迅速扩散。

    “独狼,你去死吧!”丁浩手中指套放出火焰一般的红光,然后他猛兽一般的扑上去,“火拳五叠!”

    轰!独狼被打到在地,丁浩扑上去,口中狂吼,“火拳六叠!”

    六叠!

    正是丁浩目前最强的实力!独狼现在灵力匮乏,根本力抵抗,若是被丁浩这六叠火拳砸中脑壳,他必死疑!

    可是就在此刻,独狼咬牙切齿扯下脖子上戴着的玉佩,猛然捏碎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丁浩的火拳六叠轰在独狼的脸上,可是独狼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,反而是丁浩自己的拳头被反震得几乎断裂!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丁浩脸色一变,这才发现,在独狼的身体外,竟然形成了一道七彩色的光雾!刚才就是这一层光雾,阻挡了他必杀一击!

    “小废物,你想杀死我,不是那么容易!”独狼脸色狰狞道,“这块玉诀,是我家前代真修祖先从仙炼大世界托人带回来,可保我一次平安!这是金丹真修的真元护罩,我看你如何杀我?”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祖宝!”丁浩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祖宝,九州世界很多有底蕴的世家,都会有这一类宝物。都是上界的祖先,或下界之时、或托人带回,给自己的后生晚辈防身用的。

    独狼的祖宝,就是以为金丹真修的真元护罩!

    别说丁浩是先天七段,就算是炼气仙师,也不可能击破真元护罩!

    当然了,真元护罩也是有时间的,不可能老是保护你。独狼借着真元护罩的保护,连忙取出好几块元石,速补充灵力以后,他手中的鬼头刀又放出幽幽暗光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你远超我的意料,不过你最后还是死!我这里修炼了一道好玩的东西!”独狼脸色阴郁的站起来,他心中恨极了丁浩,消耗掉了祖宝,换谁心里也不会舒服。

    “丁浩,你是目前唯一一个看过我武技的人!”独狼阴笑吼道,“鬼头,还不放出你的好朋友?”

    他刀上鬼头顿时双目明亮起来,然后张开嘴,从鬼头的口中,随即有凄厉的喊叫声传来,接着,一个黑色的狰狞鬼脸一下钻出来,对着丁浩厉声尖叫,“死!”

    丁浩脸色随即惊变,“独狼!你竟然修炼鬼道武技!”

    独狼并没有否认,冷哼笑道,“距离鬼道还差得远,毕竟我连炼气期还没有到,我这只是养了一只阴风厉鬼!它不太听我的命令,不过你放心,它一定会把你撕碎的!”

    丁浩道,“养厉鬼也是鬼道武技,独狼,你不怕么?”

    “怕?”独狼哈哈大笑道,“我的资质修炼到先天九段,再没有机会前进,鬼道是我唯一出路!长期给别人做走狗,我不甘心……我也要前途,我也要向上爬!小子,你是唯一听到我心里话的人,你现在可以安心死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