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玄幻奇幻 > 盖世仙尊 > 第50章 你们,该死!
    第五十章你们,该死!

    舞州出了妖道仙师,而且还是凌云霄器重的丁浩。

    凌云霄感觉到事情之中有隐情,毕竟唐家商号和小王爷是一起的,他们很可能合伙打击舞州天才。不过现在大掌柜拿来了影像,凌云霄也不能不管,于是他点头道,“那我们去丁家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他们来到丁家,丁浩正在静室炼制疗伤散。

    将七伤树的叶子吸干,灵力进入吸星石,然后就有绿色的粉末洒落。

    这些粉末疗伤的效果堪称惊人,不过提炼也很费劲,丁浩从傍晚忙到半夜,才凑足一小瓶。

    “丁浩你给我出来!你勾结妖人,修炼妖术,现在已经事发了!孽障,出来!”

    外边传来独狐的大声吼叫,丁浩打开静室的门,只见外边火把熊熊,站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独狐站在前边大声嚷嚷,后边是凌云霄和一个白发老者,周围站满了穿着银白衣甲的城主府兵士。

    丁浩面色一疑,对凌云霄抱拳道,“凌城主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凌云霄道,“这是唐家商号的唐大掌柜,他有些话想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丁浩道,“进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等走进静室之中,独狐一眼看见那么大堆枯黑的树叶,他连忙喊道,“看!证据,他又在研究妖道妖木!”

    丁浩讥讽的道了一声,“蠢货!看看清楚再说话!”

    在场人都看的清楚,那些不过是干枯的七伤树叶子,怎么样也不可能变成妖木的。

    独狐还要说什么,唐大掌柜都嫌他烦了,开口道,“好了,说正事儿!”

    独狐这才闭嘴,凌云霄道,“丁浩,今天唐大掌柜是来问你的话,你有一说一,不要隐瞒。不过你也别害怕,这里是舞州城,我绝不允许人诬陷我舞州天才!”

    丁浩抱拳,“谨遵城主钧命。”

    唐家大掌柜这才开口道,“丁浩,你速速将你勾结妖道仙师,修炼妖术的事情老实招来,我留你一条狗命!”

    丁浩没想到这个大掌柜说话竟然这么不客气,他顿时回敬道,“唐大掌柜,你年纪这么大了,胡子都白了,怎么连话都不会说?我啥时候勾结妖道仙师,啥时候修炼妖术,你刻意诬陷舞州天才的名誉,你用心良苦啊!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拍案吼道,“你好大胆子!老夫这么大的年纪,如何会诬陷你一个小儿!现在证据确凿,你还不老实交代,难道你想死不成?”

    丁浩道,“有证据就拿出来给我看,别黄口白牙,血口喷人!老人家,说瞎话是要绝后的!”

    居然诅咒唐家大掌柜绝后,凌云霄都拎了一把汗。暗道这小子可什么都敢说。

    “证据?”唐大掌柜脸色阴郁至极,阴森看着丁浩,笑道,“我让你死的口服心服!”

    说话之中,他再次催动眼球之中的影像,让所有人都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看完以后,他啪的一拍桌子,吼道,“你这妖孽还有话说,还不受死?”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,指着唐大掌柜道,“你这老东西,你好不要脸!你要放录像就放全部,你弄个剪辑过来的给大家看,你有种把全部的影像都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嘛?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冷哼道,“眼球之中的影像损坏了,现在只能放出这么多!”

    丁浩道,“胡说八道,为何影像剩下的全部都是不利于我的内容?这损坏也损坏得太巧了!独狼放出鬼头刀里阴风厉鬼的画面呢?你敢说你没有剪辑?老东西,你敢对着天意发誓嘛?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拍案怒道,“妖孽,你不要狡辩了!现在是我审问你,还是你审问我?”

    见他们对吵对骂,凌云霄开口道,“二位,现在是各执一词,我来做个公道,你们都分别说出证据,不要互相攻击了,那样对查清事实没有任何的帮助!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知道,要对丁浩出手,一定要得到凌云霄的帮助,也只有压压火气,开口道,“那我问你,拓跋老板为什么要帮你,为什么要让你从北门离开,你和他有什么勾结?是不是北门还有你们其他的同伙妖人?”

    丁浩大声道,“纯属胡说八道!第一,拓跋老板他并没有帮我,他只是维持他店里的生意,他到底有什么目的,你问他自己;第二,我并没有从北门离开,当天你们唐家的伙计可以作证,我还让他把储物囊带给独狼;第三,我不知道北门有没有妖人,我想是你这个老东西勾结了妖人在北门等我吧!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被驳斥得哑口言,凌云霄暗道一声好,问道,“唐大掌柜,我舞州天才说的可是事实?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也不回答,愤怒的一拍桌面,厉声喝道,“我乃是堂堂炼气四层仙师,你再骂一句老东西,我必治你不敬之罪!”

    丁浩道,“老东西,我们凌城主在问你的话!你不回答我们城主的话,你就是不敬我们城主!”

    凌云霄又问了一遍,“大掌柜,他刚才说的可是事实?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老脸一个尴尬,道,“孽障,倒是牙尖嘴利!”

    他还是不直接回答,凌云霄就有点生气了,脸色一沉道,“大掌柜,你可是觉得凌某说话不够档次,不屑得回答?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这下没办法了,只好道,“凌城主,我被他气糊涂了,关于拓跋老板的事情,好像确实还有疑问,不能完全说明他的嫌疑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他还没说完,又一拍桌子喝道,“孽障,那你和那个死掉的妖道女仙师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丁浩好笑道,“你们真是欲加之罪何患辞?那个女妖道是炼气期的实力,你们觉得我有本事杀了她嘛?再说了,就算是我杀了她,那也是我斩妖除魔,大功一件,怎么变成了我勾结妖人?大掌柜,你这几十年活到狗身上了嘛,一点逻辑都没有了嘛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唐大掌柜脸色狰狞,道,“凌云霄,你看看,这就是你舞州天才,对长辈就是这样说话!我活到今天,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!”

    凌云霄喝道,“丁浩!你说话客气点!小小的先天七段,你狂什么狂?”他骂完丁浩,又转过头来,道,“大掌柜,这小子虽然说话不好听,可是貌似挺有道理,凭着那具女尸就说他勾结妖人,这也太牵强了。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脸色一个尴尬,随即瞪眼道,“那她是怎么死的,谁知道里边有没有内情!”

    凌云霄道,“丁浩,你老实说来,我给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丁浩道,“是这样。我从那里经过,谁知道遇到九州学府的四位仙师在伏击妖人,这四位仙师三男一女,其中有个仙师名叫刘云坤,是我好友。然后大家聊聊天喝喝茶,叙说了一下友情,其中实力最强的是一位叫做白天苍的仙师,哇塞,炼气四层!他的实力真是超强!他跟我一见如故,他跟我说,他是飘零公子的人,说一定要把我这种少年天才介绍给飘零公子,还说等我进入九州学府,他会亲自去找我!然后那妖人突然就出现了,他们四人放出四把飞剑,白天苍最厉害,一下就斩下妖人的脑袋,事情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丁浩半真半假,把跟他关系不睦的白天苍说成了好友,又把八字没有一撇的飘零公子拿出来当虎皮。

    唐家大掌柜并不知道,这背后的事情竟然是这么复杂,听完以后,脸色加的阴沉。他不知道丁浩说的是真是假,不过飘零公子是九州学府目前风头最近的天才之一,这是他知道的。

    凌云霄也是心中暗惊,没想到丁浩这小子已经提前和九州学府的天才有了联系,九州世界的最强者都在九州学府!如果丁浩能认识一些强者,对舞州大有好处!

    他立即追问道,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比真金白银还真!你们可以去九州学府问。”丁浩说完,又问道,“唐大掌柜,你可知道九州学府是不是真的有飘零公子这个人?也不知道见面以后,他会不会器重我?”

    唐大掌柜心中惊,暗道,这小畜牲对我唐家有仇,若是投靠飘零公子,说不定又引来多的仇家!不如早点弄死这个小畜牲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阴恻恻笑道,“那好,既然前边两件事跟你没有关系,那你解释一下那只八爪妖藤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丁浩道,“那个妖藤我事先也不知道,是从边界村的一个小店买的。那是一个灵木种子商店,店老板她也可能也不清楚这是妖藤,瓶子上没有标签,她按12块元石的价格卖给我,我只是看便宜才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大掌柜厉声喝道,“一个没有任何标签的瓶子,里边装的什么种子你也不知道,你如何愿意花12块元石购买!你还在说谎!”

    丁浩道,“我没有说谎,你把那种子商店的女店主叫来便知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独狐开口插嘴道:“吴家种子商店的女店主已经死了,叫不来了!小畜牲,你不要信口雌黄了!”

    丁浩听见这句,随即一惊,冷声问道,“你怎知我说的吴家种子店?你去了那边,将女店主提前灭口了是不是?你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畜牲,为了诬陷我,就将辜的人杀死。你们,该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