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1章 坟墓里的活孩子
    十二年前,江南陵山县,月牙河下游一个叫“穆盆地”的村庄,出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怪事。

    穆盆地正处于月牙河下游,村民一抬头,正西半里远的地方,就是月牙河高高的河堤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一百多户人家,几乎清一色的穆姓,同根同苗。

    只有一家杂姓,就是河提下面的第一户人家。这家姓丁。

    户主丁志明,是个老实巴交的三十多岁汉子,女主人穆翠珍,娘家就是本村的。夫妻俩养了两个儿子,大儿子十岁,小儿子七岁。丁志明的父亲,老爷子丁友贵还健在,七十岁人,不聋不驼,身体硬朗。生活富足,家庭和美。

    甚至说起经济条件,丁家也可以算得上本村首富。在当时,就已经建起了四间上下的小楼。外墙洁白的瓷砖,屋顶红色的琉璃瓦,门前宽敞的水泥地坪,不知引来多少羡慕的眼光。

    但是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。冬至刚过,丁家的小儿子丁二苗竟然!ww.病死了!

    丁二苗才七岁,上学还没一个学期。这孩子长得漂亮,浓眉大眼,齿白唇红,粉嘟嘟的小脸,面捏一样。相对于木讷的大儿子来说,机灵活泼的丁二苗显然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因为丁家单传了很多代,终于在丁志明手里开枝散叶,有了两个儿子。所以给这个孩子取名二苗。这个名字,也带有女孩的特征。惯宝宝用女孩名字,据说好养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在丁二苗刚满周岁的时候,就有一个路过的相士给丁二苗看过面相。那相士说,丁二苗的面相非常古怪,百劫缠身。今后不在佛门修行,就必在道门历练。否则,一定活不成人。

    这话让丁志明很不爽,几乎毫不犹豫地赶走了相士。可是却没想到……,到头来,丁二苗的命运果然如此!

    冬至后的第二天傍晚,丁二苗一碗饭端到手里,还没开吃,突然当啷一声响,手里的饭碗掉在地上。丁志明扭头一看,只见丁二苗翻了个白眼,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丁志明赶紧把孩子送到镇医院,医生用手试了试二苗的鼻息和脉搏,然后缓缓地摇头。

    从摔碗到死亡,前后也就一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这场变故,对丁家打击很大。丁志明把孩子的尸体带回家,守在他身边,蹲在地上哭了一夜。穆翠珍不用说,早已经哭晕了好多次。

    唯有丁老爷子丁友贵仰天长叹:“天意,天意啊!”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村子里的穆姓人家,都赶过来慰问。大家似乎对丁家的悲痛感同身受,每家每户,都送上了两百块的慰问金。

    丁志明不缺钱啊,性格又耿直,所以就不想收乡亲们的慰问金。但是乡亲们态度坚决,执意要丁志明收下。

    双方好一番推辞,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丁老爷子把自己的儿子叫到一边,叹口气说:“收了吧,这钱要是不收,整个村子里的穆姓人家,都不会安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人家会不安心?”丁志明皱着眉头,不知道老爹说的啥意思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这些事,等过些日子,我再告诉你。总之,二苗的死是天意,是命中注定的。”老爷子叹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天意不可违,把孩子……葬了吧。”

    丁志明是个孝子,虽然心里悲苦,但是并没有对老爷子的话刨根问底,而是听取了老爷子的话,收下了村里乡亲们的慰问金。

    当天上午,在乡亲们的帮助下,一具小小的棺木抬出了门。村前三里开外的坡地上,多了一座小小的土坟。这个土坟就像一个圆圆的句号,终结了丁二苗短暂的一生。

    葬了二苗以后,丁志明站在自家的门前,看着南方的山坡发呆。昨天这个时候,二苗还活蹦乱跳的,可是一转眼,已经是阴阳两隔!

    他的身后,妻子穆翠珍双眼红肿地走了过来,沙哑着嗓子说道:“孩子他爹,看看天就要黑了,你……、你给孩子送一盏灯吧。南山坡都是松树杂草,孩子才过去……,晚上黑咕隆咚的,他、他一定害怕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穆翠珍又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丁志明也两眼流泪,哽咽着说道:“我晓得,我晓得。我这给二苗做一盏灯,马上给他送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一带的大山里,有这样的风俗。刚刚下葬的人,第一天晚上都会有亲人送去一盏灯,插在坟头,这是黄泉路上的引路灯。

    这种引路灯,是用细竹竿做的。大约一丈长的竹竿,从前端破开,撑开碗口大的一个圆圈。然后圆圈里点上蜡烛,再用红纸糊起来,做成一个喇叭状的灯。

    丁志明做好了引路灯,已经是傍晚时分。他把灯举在手上,流着泪走向南山坡。

    到了二苗的坟前,丁志明烧了几张纸,把竹竿灯插在二苗的坟头,又哭了好半天,悲悲切切。

    天色早已黑透,因为是上半月,所以半轮月亮越过了树头,挂在天上。月光从树叶的间隙里洒下来,照的地上一片斑驳。

    晚风阵阵,吹的树叶呜呜作响。远处有老鸹夜啼,嘎嘎嘎地只让人心里发怵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让丁志明心里有点发毛。荒郊野外,他也担心突然蹦出一只鬼来。最后看了一眼二苗的坟墓,丁志明擦干眼泪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呼喝:“站住……!”

    丁志明吓得两腿一哆嗦,急忙回身来看。只见几步外的矮松林里转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来人大约七十岁左右,精瘦,腮边两撇鼠须胡子,肩上搭着背囊,身穿一套明黄色的道袍,头上同样是黄色的道帽,道帽上还有八卦阴阳鱼的图案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是人是鬼?”丁志明的声音有些颤抖。他也活了三十多岁,但是从来没见过这样装扮的人。虽然从衣服上看,眼前这人和电视里的道士一模一样,但是在穆盆地一带,并没有什么寺庙道观。丁志明不知道这道人从哪里蹦出来的。

    道人踏着月光走上前来,在丁志明面前二尺远的地方站定,瞪着丁志明问道:“你看我像鬼吗?”

    道人这一开口,丁志明就闻到了他嘴里的烟味。他立刻就明白了,这不是鬼,是个活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道士?”丁志明迟疑着问。

    “在下姓仇,大名仇三贫。你可以叫我三贫道长。”道人点点头,围着丁志明转了一圈,最后用手指着丁二苗的坟墓问道:“这座坟墓里,埋的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儿子丁二苗,才七岁,就……生病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扯!”三贫道长勃然大怒,扭头喝道:“你儿子还没咽气,你就把他埋了起来?好狠心的父亲!”

    丁志明身体一震,如遭雷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