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2章 魂兮归来
    孩子送去医院的时候,医生就断定已经死透,连急救措施都没做,直接让丁志明把孩子带走。而且丁志明守着丁二苗的尸体差不多一天一夜,其间,也经常用手去摸孩子的胸膛,或者试探他的鼻息,希望出现奇迹,孩子会突然活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孩子的身体一直是冰冷僵硬的,也没呼吸也没心跳。现在埋下去都有几个小时了,难道,孩子在坟墓里还了阳?

    “道、道长……”丁志明又惊又喜又狐疑,结巴着问道:“你说我的儿子还、还没死?”

    “贫道从来不打诳语。”三贫道长用手指点着坟头说道:“这座坟头上,有青气冉冉上升,可见里面的人还没死绝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看不到……什么青气?”丁志明问道。

    三贫道长哼了一声:“你肉眼凡胎,怎么会看到?我不但看到青气,而且还看到坟中人三魂凝固,七魄飘渺。绝对不是短命的人!”

    扑通一声,丁志明已经跪倒\.).在地磕头如捣算:“求求你,救救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。这事既然被我碰到,我就不会不管。”

    三贫道长从肩上的背囊里抽出一把小巧的宝剑,手起处,砍断了一棵手腕粗的松树,削尖两头递给了丁志明,说道:“赶紧掘开坟墓,把孩子抱出来!”

    丁志明不敢怠慢,接过松树棍,拼了命地挖坟。庄稼汉本来就力气大,丁志明又正当壮年,加上坟上面的覆土又很松软。不到五分钟,坟墓已经被刨开,一口小小的棺材,暴露在月光下。

    “你闪开一边。”三贫道长取出一把带柄的刚锥,在棺材盖的合缝处撬了几撬,随后一抬手,打开了棺材盖。

    丁二苗睡在棺材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二苗……”丁志明又看到儿子的遗容,不禁悲从中来,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三贫道长弯下腰,仔细地打量着丁二苗的五官格局,稍后一直腰,已经将丁二苗抱了出来,放在身边一块平整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道长,你真的能救活我儿子?”丁志明擦了擦眼泪,问道。

    三贫道长却不搭理丁志明,解开丁二苗的上衣,露出他的胸膛。然后,又从背囊里取出毛笔,蘸了朱砂水,在丁二苗的胸前,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。

    图案画成以后,三贫道长在丁二苗头前盘腿而坐,双手相扣,食指指尖指向丁二苗的天灵盖,口中喝道:“黄泉路,魂兮归来!”

    连续三声呼喝之后,地上的丁二苗依旧不动。

    丁志明失望到了极点,神情沮丧。正要劝道人别胡闹,让孩子入土为安的时候,却感到一阵冷风吹过,四周草木沙沙作响!

    平躺在地上的丁二苗忽地一下坐了起来,随后张口叫道:“爸爸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二苗——!”丁志明也大叫一声,扑了过去,把儿子死死搂在怀里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三贫道长做法完毕,站起身来打量着四周,忽然变了脸色,问道:“东西各有一片坟场,是谁家的祖茔地?”

    丁志明抬起头来,用手指点着说道:“西边那一溜,是我家的祖坟。东边那一大片,是村子里穆姓人家的坟地。”

    “此地大凶,不可久留,赶紧把孩子送回家。走!”三贫道长再次拔剑在手,冲着丁志明喝道。

    丁志明不明就里,但是也不敢不听这道人的话,当下把孩子背在身上,把脚就走。三贫道长手握宝剑,紧跟在丁志明身后,双目精光闪烁,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谁知道才走了十几步,突然一阵黑雾飘了过来,把丁志明三人罩在其中,不辨东西。黑雾之中,隐隐有鬼哭狼嚎之声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道长,这是怎么回事?”丁志明大吃一惊,站在当地不敢行动。这里的山坡,距离村子也就三里路远,可是丁志明却突然失去了方向,不知道该往那边走。

    三贫道长重重地哼了一声,口中喝道:“何方鬼物,竟敢给我下瘴!再不退去,别怪我手下情!”

    但是三贫道长的恐吓,根本毫作用。黑雾不见减退,反而越来越浓。凄厉的鬼叫声,也越来越近,似乎就在耳边。

    丁志明吓得牙关打颤,一只手抓住的三贫道长的道袍,身体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一片黑暗中,只听见三贫道长口中念道:“左青龙右白虎,仙人指路,开——!”

    咒语声刚一停止,一青一白两盏小灯笼,突然升上半空,与人肩齐,缓缓地朝着前方飘去。灯笼下的小路,三尺见方之内,也被照得光怪陆离,如同幻境。

    “跟着灯笼走,!”

    眼前突然现出这么一片光明,丁志明大喜过望,急忙背着孩子走在两盏灯笼之后。三贫道长一边断后,一边嘴里嘀嘀咕咕,都是丁志明听不懂的咒语。

    四周鬼叫声越来越凄厉,声音噪杂,竟然像是有千军万马一样。而三贫道长的咒语声也越来越急,速度之,如同泼妇骂街。

    又走了十几分钟,灯笼的光芒渐渐地暗了下来,飘在空中,如萤火虫一般。在灯笼的光线之外,黑雾中,鬼影重重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“道长,我又看不见路了!”丁志明失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别怕,还有我!”三贫道长厉声高喝:“天地极,人间有法——!”

    厉喝声中,一面铜镜再次升上头顶,镜面射出一束红光,直照丁志明的脚下。同时,三贫道长双手疾挥,四周火光闪烁轰然作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,咿咿——!”

    似乎有鬼物被击中,惨叫声不止,如狼嚎,如婴蹄,如野猫叫春。

    在身前红光的带领下,丁志明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家门前。这一段熟路,在平时走来,简直就是小儿科。但是在今晚来说,这简直就是丁志明一生中最难走的一段路。

    鬼叫声在身后遥遥追来。

    三贫道长一挥手,先前的一青一白两盏灯笼,已经稳稳地挂在丁家的门头两边,那面铜镜挂在门头正中,烁烁红光指着来路。

    丁家老爷子和穆翠珍都没睡,看见丁志明背着二苗推门而入,身后还跟着一个老道士,都大吃一惊,一起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二苗一落地,就扑向了穆翠珍的怀抱。

    母子俩抱头痛哭。穆翠珍摸着孩子的脸,只觉得身在梦中。

    丁老爷子一脸的震惊,问道:“志明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闲话少说,赶紧关闭门。拿我的道符,贴在门和灶门之上。”三贫道长从背囊里取出十几张黄色的道符,递给丁志明。

    丁志明刚才见识了这道长的手段,也看到了恶鬼拦路的情景,所以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奉为圣旨。当下丁志明接过道符,把楼上楼下的门贴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一阵阴风呼啸,屋内灯光全灭,屋外鬼声凄厉。户和大门,时不时地传来撞击之声。

    当晚,穆盆地一百多户人家,家家眠。有胆大的乡亲探头查看丁家的情况,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恶鬼,一直在丁家门前转悠。另外,空中还有数飘来飘来的鬼影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些鬼只在丁家前后游荡,不曾骚扰其他人家。

    那时候,有的富裕村民家里安了电话,想打电话报警,但是电话却根本打不出去。

    而三贫道长却在丁家摆了香案,手持宝剑脚踏七星,将丁家五口人护在身后,整整念了一夜的咒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