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3章 高人阵法
    随着三遍鸡鸣,东方现出一线天光,丁家门外的鬼影也突然退走。随后又下了一场大雨,虽然正是隆冬季节,但是却有闪电惊雷相伴,气势惊人。等到天色大亮时,却又艳阳高照。

    这一场雨,将夜里的所有痕迹冲刷的干干净净,仿佛昨晚闹鬼的事,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。穆盆地的乡亲们走出家门,三三两两,都来丁志明家里打听信息。

    丁家门头上灯笼早已不见,只有一块铜镜掉落在门前的地坪上。

    三贫道长做法一夜,此时正疲惫不堪,满脸倦容。他哈欠连天,两眼眼角挂着豆大的眼屎疙瘩。真让人担心那疙瘩掉下来,会砸肿他的脚面。

    看着前来安慰丁家的乡亲们,三贫道长突然来了精神,睁大眼睛问道:“这里,谁是穆家辈分最高,说话最算话的人?”

    人群中,三个老头子对视一眼,站了出来。其中一个说道:“我叫穆振国,这两位是我的堂兄弟穆振邦和穆振海……。没用,空活了六七十岁,但是穆家的大小事儿,都是我们商量管理的。”|..

    三贫道长点点头:“很好,让其他人都回去吧,你们三个留下来,我有话要问。”

    穆家众人都很听话,又三三两两地回去了。辈分最高的三个穆姓老头子,眼光闪烁,紧皱眉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丁二苗和他哥哥,折腾了一夜没敢闭眼,现在正在房间里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穆翠珍给大家倒了茶,众人围坐在八仙桌边。丁老爷子和丁志明自然也在座陪客。

    三贫道长拾起地上的铜镜,走到八仙桌的上首,背对着中堂画,却不坐下,拿眼神一一扫过在座的众人。

    别看他长相一般又老又瘦,但是这眼里的精光,却带着不怒自威的震慑力。一时间,众人鸦雀声。

    “昨晚的事,大家也都看到了一点。”三贫道长缓缓开口道:“穆家,做的好事啊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座的人都大吃一惊。但是穆家的三个老头,虽然脸色变得很难看,却没有说什么,各自低着头。丁老爷子张了张口,也忍住了。

    只有丁志明茫然不解,问三贫道长:“道长,这个……和穆家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三贫道长看着丁志明的脸色,淡淡一笑:“也许因为你还年轻,所以这件事,你老爹没有告诉你。不过我相信,这里除了你和你老婆之外,其他的人,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稍稍一顿,三贫道长把眼光转向穆家的三哥老头和丁老爷子,冷冷地说道:“怎么样,这件事,你们谁先说说?”

    “我来说吧……”丁老爷子应声而起,眯着眼睛想了想,似乎在整理自己的语言。

    三贫道长点点头,终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丁家,原本从外地迁来穆盆地的。自从迁来以后,单传了……十六代。”丁老爷子叹了一口气:“十六代,整整十六代啊!既不会断绝香火,也不会开枝散叶。每代,都只有一个男孩。”

    三贫道长哼了一声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丁老爷子苦笑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站在月牙河河提上,朝东看我们村子地形,就是一条小船的模样。前后好几排房子,南北地势高,中间地势洼。而且东西两头,地势又要高一些。这就是大河下面的一条船,一个浪头过来,这条船就要翻,全村子里的人,恐怕要死一半啊。”

    “船锚,就停不稳。所以,船头必须是一家姓丁的人家。这个丁,就是铁钉,可以保着全村的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船头铁钉又不能太多,不然的话,就会伤了船体,到最后,这条船还是会漏水,还是会淹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丁老爷子看了看穆家的三个老头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穆振国站起身,面带惭愧地接过话来:“所以,很多年前,穆家的先祖,买通了一个地理先生,在丁家先祖安葬的时候做了手脚,让丁家……世代单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们怎么能这样?!”丁志明忽地一下站了起来,瞪着眼睛看着穆家的三个老头。自打儿子二苗出事以来,他几乎一直没睡,这时候两眼通红,看起来很恐怖,要吃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志明你坐下,听我说!”

    丁老爷子看着儿子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穆家,没有亏待我们。你想想,我们单门独户住在穆盆地十几代,穆家有没有仗着人多势众欺负过我们丁家,有没有给过我们一个脸色?就是你娶亲的时候,人家一门姓穆的姑娘,都是任你挑选的。翠珍当年嫁过来,没要你一分钱彩礼,全村的穆姓人家,还凑了几万块的嫁妆。这都是为了什么?你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丁志明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老婆,哑口言。

    现在的穆翠珍虽然三十出头了,但是仍然美貌年轻,不输给一般的大姑娘。

    当年,穆翠珍是远近闻名的一朵花,提亲的人踏破门槛。谁知道,丁老爷子和穆姓的几个老头一句玩笑话,穆翠珍就嫁了过来。

    穆翠珍的脸色一红,低头说道:“怪不得,当时……我爹和几个老长辈都来劝我。而且全村人给我凑钱买嫁妆,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穆振海也站了起来:“你们丁家住在穆盆地,我们可都是当成祖宗在供着呀!虽然你们家世代单传,但是……也没绝后是吧。请你们看在亲戚乡亲的份上,别计较这些事儿。”

    丁志明急道:“这不是计较不计较的事儿!你们穆家做的手脚,差点害死了我儿子!要是我家二苗死了,你们给我家再多好处,那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说罢,丁志明又转向仇三贫,满脸急切地问道:“道长,我家二苗以后还会有危险吗?你能不能帮我们破了穆家以前做的手脚?钱财好商量。求求你,救人就到底。”

    仇三贫捋着胡子,眉头紧皱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穆家的三个老头也不好说话,整个屋子里一片死静。

    良久,丁家老爷子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道长,如果你真的动了我家祖坟的风水,那么整个穆盆地恐怕都要搬家了。现在的穆盆地一百多户,八百人口。唉……,大家能搬到什么地方去呢?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!”丁志明猛地扭头,瞪着他老子吼道:“难道你就这样狠心,不管你孙子的死活了?”

    “不要吵!”

    仇三贫挥挥手,说道:“南山坡的那片坟地,是独龙寻穴之地。丁家先祖就被葬在龙的独角之上,被穆家众坟,以百鬼抬棺阵团团围住。而你们村子穆盆地,却是凤凰落巢的地形,与南山坡遥遥相对,阴阳相合生死相依,同气连枝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”

    众人鸦雀声,听仇三贫说话。

    “前辈高人摆下的阵法,极为高明。穆家的死者阴灵,护住了丁家的先祖尸身。那尸身到现在还没腐烂,丁家因为风水气运不能改变,所以……只能单传。如果没有变通的办法,昨晚救出的孩子,还是活不过三个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