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5章 铜钱不是钱?
    齐云山百里之外的盘山公路上,丁二苗身穿蓝色的粗布对襟褂子,脚蹬千层底布鞋,背着一把黄布雨伞和一个洗得发白的帆布肩包,朝着出山的方向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这形象,纯粹就是一个出土文物。

    正是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烈日高悬,酷热难当。但是丁二苗的额头上,却看不到任何汗珠,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在一处背阴的公路边,丁二苗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看高入云天的山顶咧嘴一笑。这次,终于可以出山了。师父仇三贫,现在大概还在山顶道观的茅房里面壁吧?

    远处的公路上,一辆红色的轿车不紧不慢地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前后看了看,张开双手走到路中间。

    吱——!

    刺耳的刹车声过后,轿车停在丁二苗身前半尺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&n《bsp;“乡巴佬你找死啊,有你这样拦车的吗?”轿车驾驶室的玻璃落了下来,一个平头青年探出头来,满脸怒色地骂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骂人好不好?”丁二苗翻了翻白眼:“你们的车是出山的吧?麻烦你们,带上我。”那口气,就和别人欠他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要带上你?”轿车后座的玻璃也落了下来,露出一张还算漂亮的少女脸蛋。

    有美女?丁二苗眼神一亮绕过车头走到边,看向车后座。

    后座上,坐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。大美女二十三四岁,波浪卷发,大眼睛高鼻梁,睫毛弯弯,很有风情。小美女大约十七八岁,齐眉刘海,皮肤白里透红,穿着一身淡绿长裙,也算清纯可爱。

    两个美女和那个平头男青年也打量着丁二苗,眼神里带着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,你们的车子往山外去,我也正好要去山外,这不是顺路吗?”丁二苗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卷发美女微微皱眉,稍一犹豫,对前座的驾驶员,也就是那个平头男青年说道:“嘉豪,要不……就把这山里的少年带上吧,反正还有空座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面前的丁二苗只是一个淳朴的山村人。看着架势,应该是出门去打工。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所以她也动了善念,想带上这个出山的少年,也算是做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被称作嘉豪的男青年还没说话,后座的小美女不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表姐……”她用胳膊一拐她的表姐,撇嘴说道:“怎么能随随便便让陌生人上车?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?听说这一带不太平,经常有劫匪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看出我是坏人的?”丁二苗弯下腰,把脸凑到车前,认真地说道:“相书上说,脑后见腮,才是坏人。你看开车的这个人……,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,嘉豪哥,有人说你不是东西耶!”长裙少女大笑起来。一边笑,一边侧身看着开车的驾驶员。驾驶员也刚好一偏头,果然,可以从脑后看到他的两腮。

    前座的驾驶员恼羞成怒,正要发作,却又突然嘻嘻一笑,看着丁二苗说道:“喂,乡巴佬,坐车是要给钱的,你有钱吗?”

    他想等着丁二苗把钱递过来,然后一脚油门扬长而去,让这个臭小子坐不上车,还破点小财。跟一个乡下人对骂,他觉得有失自己宋嘉豪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要钱啊?”丁二苗认真地想了想,说道:“我有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在自己的口袋里摸索了半天,摸出三枚方孔铜钱递了过去:“那,只要你们把我带出山,这三个铜钱,就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铜钱……?”轿车里的三个人都是一愣,随后大笑起来。不过那个卷发美女比较矜持,用手捂着嘴巴在笑。

    丁二苗翻着白眼,懒洋洋地问:“怎么,铜钱不是钱?”

    宋嘉豪狂笑不止,差点笑出了眼泪:“喂喂喂,都什么年代了,乡巴佬,你还用铜钱?你可别告诉我你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嘉豪哥,你看他那身衣服,简直就像一个出土文物,说不定,真的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……”绿裙少女也乐不可支,仰着脸问道:“喂,你是从哪个朝代过来的,认识哪些古代名人?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。”卷发美女笑着白了绿裙少女一眼:“别拿人家乡里人开玩笑,缺德鬼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对驾驶员宋嘉豪说道:“嘉豪,带上人家吧。这大热天的,步行走出大山,可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这土包子骂我不是东西,我可不带他,哈哈。”宋嘉豪得意地一笑,一脚油门踩下,轿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卷发美女面色微微一沉,却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哎,刚才这家伙也挺好玩的。要是带上他,路上解解闷,也不错。”绿裙少女有些小失望,惋惜地说道。

    而此时,被轿车丢在老远处的丁二苗微微摇头,嘴里嘀咕道:“肉眼凡胎的家伙,自以为是的蠢材!我的铜钱都是历代祖师爷留下的法器,驱邪避鬼百试不爽。你们当成什么了?!好言难劝该死的鬼,哎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嘀咕,丁二苗一边继续向前。走了半个小时,前方一转弯,却又看到了刚才的那辆红色轿车。

    红色轿车停在山崖下的公路上。卷发美女和女裙少女各自拿着手机按来按去,在轿车边东张西望。看表情,像是遇到了大事,非常焦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两个美女,又见面了!”丁二苗嘿嘿一笑,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卷发美女听见丁二苗说话,脸上露出一点喜色,步迎了过来问道:“请问……,你知道这里附近,有没有什么山里的医生吗?”

    “你问医生啊?有啊,我就是。”丁二苗盯着卷发美女的脸,问道:“怎么,你有病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医生?”卷发美女不敢相信,上上下下地,又看了丁二苗好几眼。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的医生,死人我都能医得活。”丁二苗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绿裙少女冲了过来,指着丁二苗:“你少吹牛好不好?你才多大年纪,就做了医生,还能医活死人?”

    “思雨!”卷发美女制止了绿裙少女的话,又对丁二苗说道:“我们的朋友,就是刚才开车的驾驶员,突然昏过去了……。在这里,电话没信号,叫不来救护车。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。麻烦你……,看看我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眯起眼,看着前面几步外的轿车,然后摇头一笑:“刚才开车的家伙,现在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卷发美女吃了一惊,说道:“没有,他没有死,就是晕了过去,喊不醒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刚才是晕了过去,可是现在已经死了。”丁二苗说道。

    绿裙少女狐疑地看了丁二苗一眼,然后转身跑回轿车那里,伸出手去,试了试驾驶员宋嘉豪的鼻息。

    现在三人站立的地方,和轿车还有七八步的距离。可是丁二苗张口就说车里的驾驶员已经死了,绿裙少女当然不信,跑过去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表、表姐……”绿裙少女惊叫起来:“好像、好像宋嘉豪真的没气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