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9章 老婆也靠不住
    宋嘉豪和谢采薇都是本地人,是大学同学。一年前她们一起毕业,从天府大学城里走出来的。宋嘉豪也一直在追求谢采薇,但是谢采薇却一直没答应。

    本来嘛,对于宋嘉豪来说,今天是一趟浪漫的旅程,可是却被半路上车的丁二苗搅了局。可恨的是,在这一路上,丁二苗这个乡巴佬,竟然跟自己心里的女神打情骂俏嘻嘻哈哈。宋嘉豪恨不得飞起一脚,把眼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踢到地球背面去。

    所以刚一进城,宋嘉豪就打算丢下丁二苗。他不过是一个搭顺风车的乡下小子,自己这样做,已经仁至义尽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丁二苗救了自己的事,宋嘉豪还是半信半疑,甚至,压根就不信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谢采薇要亲自送丁二苗去大学城,让宋嘉豪又尴尬又奈。

    车上的杜思雨也应声说道:“表姐,我和你一道。”说着,她已经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等等,要不这样吧,我们从前<>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,我打车就行,你先回去吧。”谢采薇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丁二苗随声附和:“对对对,我和采薇姐姐打车去就行。跟你在一起,说话都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宋嘉豪气的张口结舌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一辆回城的出租车开了过来。谢采薇拦下了出租车,冲着宋嘉豪挥挥手,和丁二苗杜思雨一起,钻上出租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乡巴佬,最好别让我在城里遇见你,否则有你好受的!”宋嘉豪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咬牙切齿,眼神里露出一点凶光。

    出租车穿过大半个山城,接近一个小时,才行驶到西北郊。大学城,就坐落在这里。

    眼看大学城就要到了,谢采薇问道:“对了丁二苗,你有没有电话?”

    丁二苗嘻嘻一笑:“采薇姐姐,叫我二苗就好了,这样显得亲热些。我没有电话,从来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,好吧,二苗。”谢采薇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名片:“这是我的电话,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可以打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对我真好。”丁二苗嘿嘿一笑,接过名片塞进了口袋。

    杜思雨瞪了丁二苗一眼,嘀咕道:“真没见过你这样没脸没皮的人。”

    谢采薇似乎并不在意,脸色平静地问道:“二苗,大学城里一共三个大学,分别是计算机学院、工商学院和物流学院。你要去哪个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季潇潇说,她在工商学院读书。我就去工商学院吧。”

    杜思雨忍不住,皱着眉头问道:“喂喂,你可别随便吹牛啊,季潇潇,真的是你老婆?”

    虽然不在一所院校,但是对于季潇潇,杜思雨还是知道的。季潇潇被称为大学城第一美女,家族企业庞大,这样的白美富,怎么可能会看上眼前的土鳖?再说了,季潇潇还是在读大学生,不可能已经嫁为人妇了吧?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。”丁二苗叹了一口气:“你要是不相信,以后自己去问季潇潇。”

    杜思雨还要争辩,却被谢采薇一个眼色止住了。

    工商学院门前,丁二苗下了车。

    隔着车,他对谢采薇说道:“采薇姐姐,那个宋嘉豪心术不正,你最好离他远一点。还有,后天就是旧历七月十五,也就是鬼节。这几天鬼门关大开,偏僻的地方,最好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关心。”谢采薇点了点头,笑容恬静。

    “那好,再见了采薇姐姐,再见了,小美女。”丁二苗笑着一挥手,转身朝着工商学院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出租车掉头而去,谢采薇隔着车看着丁二苗的身影,微微出神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表姐,我看这家伙神神道道的的,就是一个江湖骗子。”杜思雨摇头说道:“季潇潇,怎么可能是他老婆?你也是工商学院毕业的,季潇潇是你学妹,她爸妈和舅舅也有生意上的往来吧?你找找关系问一问呗,我就不信这家伙的鬼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倒觉得这个丁二苗挺有本事的。”谢采薇微微皱眉,思索着说道:“今天,宋嘉豪的事你也看到了,丁二苗确实有手段。”

    杜思雨一撇嘴:“哼,我怀疑,宋嘉豪突然昏迷,就是丁二苗第一次拦车时做的手脚。他这样做,就是想搭我们的顺风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怀疑我也有过,只是没说出来,毕竟我们没有证据。万一不是这样的呢?人家帮了我们的忙,我们却诬陷人家。不是恩将仇报吗?”

    谢采薇说道这里,搂着杜思雨的肩膀:“好了思雨,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,以后自然会知道的。我估计,用不了多久,丁二苗就会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杜思雨问。

    “笨啊你。现在是暑假,丁二苗在大学城,怎么可能找到季潇潇?而且,我听我爸说,季潇潇全家人都去海外旅游了,一时半会回不来。”谢采薇胸有成竹地说:“丁二苗身分文,人生地不熟,有困难的时候,就会找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杜思雨直撇嘴:“找到你又怎么样?莫非,表姐想和他……发展发展?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,就会胡说!”谢采薇伸手在杜思雨的脸蛋上拧了一把:“我只是想好好了解一下这个人。如果他真有本事……,哎算了,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,丁二苗正在工商学院门前发愁。

    刚才他问了门卫室,保安告诉他,季潇潇已经很久没来学校了,因为现在是暑假期间。而且那保安也不知道季潇潇的家庭住址和电话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,保安也不会随便告诉丁二苗的吧?

    丁二苗没有放弃寻找,继续在校门前打听。虽然是暑假,但还有不少留校的学生。可是那些三三两两的大学生,一听说丁二苗要找季潇潇,都流露出诧异的神色,然后微微摇头而去。

    连续失望以后,丁二苗有些郁闷,这个季潇潇曾经说过,只要在工商学院门前打听,就能找到她的。可是现在,打听了半天,却毫头绪。

    “看来老婆也靠不住啊,现在身分文,今晚去哪里吃饭睡觉哩?”丁二苗精打采地顺着工商学院门前的马路,朝着前方游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