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10章 蟑螂
    工商学院的东南方是物流学院,西南方是计算机学院。三所学校被一条南北走向的柏油路割开,隔路相望。工商学院在路东,另两所学院在路西。

    丁二苗就顺着这条柏油路信马由缰,一边在心里抱怨季潇潇。

    现在是八点多九点没到的时候,华灯齐放如同白昼。马路两边,都是摆摊做生意的小贩。这些摊位后面,则是临街商铺,卖服装的,开饭店的,开吧的,都有。

    毕竟是三所院校的所在地,虽然是暑假期间,但是留校的学生和老师还有很多,加上周边的原住民,所以这条路非常热闹。红男绿女,如过江之鲫。

    看着路边五花八门的小摊小贩,丁二苗突然灵机一动。自己从师父的丹房里,偷了一些丹药和药酒,只要随便卖一点,还愁没钱花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丁二苗在路边找了一块空地蹲了下来,打开自己的背包,取出一瓶药酒摆在地上,学着其他摊贩的模样,扯开嗓子吆喝起来:

    &nb=sp;“来来来……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。绝品跌打药酒,内含天王补心丹,又有六味地黄丸。能治你前罗锅后背弯……”

    喊了半天,竟然没有一个顾客来搭讪。丁二苗摇摇头,收起药酒,换了两张黄布符铺在地上,又喊了起来:“茅山真宗护身符,一符在身,百邪不侵!”

    喊了几嗓子以后,一对青年男女走了过来,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。女孩留着短发,穿着低领连衣裙。男孩戴着眼镜,和女孩动作亲昵。看那模样,应该是一对大学生恋人。

    女孩挽着男孩的胳膊,两人一起蹲了下来,低头打量着地上的符咒。

    呃……,好大的两个半球啊!丁二苗的眼神,不由自主地从那女孩的衣领里钻了进去,喉咙里发出咽口水的声音:咕咚。

    “喂,你的这个东西,真的是茅山道士画的符咒?”那女孩抬起头,问丁二苗。当她看到丁二苗眼神正盯着自己胸前时,不禁脸色一变,一边用手攥住衣领,一边恶狠狠地瞪了丁二苗一眼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,对对对,茅山道符,如假包换。仅此一家,绝分店。”丁二苗醒过神来,赶紧堆上满脸的笑,推销自己的符咒。

    那男孩微微皱眉:“这道符……,多少钱一张?”

    “不贵不贵,就……”丁二苗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以前在山上,也有一些大富大贵的人去找师父求道符,师父都是两万块一张,谢绝还价的。可是眼前的两个年前人,能有这么多钱吗?

    干脆,收一半吧。

    于是丁二苗笑眯眯地说道:“遇到就是缘分,收你们一万块好了。两张一起要的话,再给你们打个折,总共一万六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啊,巴掌大的一块布,就要一万块!我看你是想发财想昏了头,死骗子!”没等丁二苗说完,那对青年男女已经站起身,抬脚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喂,两位……,你们看看再说嘛。喂……”丁二苗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,愤愤不平。已经是吐血大甩卖了,竟然还被人骂做神经病。

    两边摆摊的小商贩,都看了过来,眼神里带着怜悯的光。

    左边卖小饰品的大嫂,望丁二苗这边靠了靠,问道:“小伙子,你是第一次摆摊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丁二苗点点头。

    大嫂扑哧一笑:“就你那两张黄布,别说一万块,十块钱也卖不掉。年纪轻轻的,去学点手艺吧。靠这个,养不活人,发不了财。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。”丁二苗郁闷地收起了护身符,朝着前方的四岔路口走去。很显然,刚才这位摆摊的大嫂,也把自己当成骗子了。

    我堂堂茅山弟子,能干坑蒙拐骗的事儿吗?学道十二年,丁二苗自然知道,坑蒙拐骗偷抢,都是有损道行的。历代以来,那些学了道法,却不行正道的前辈弟子,没有一个得善终。

    现在只好走远点,再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计算机学院门前的四岔路口,刚好红灯亮起。一辆摩托车停在丁二苗的身边,也是等红灯的。

    “哎,大哥,我看你印堂发暗,双眼神,人中歪斜。恐怕有血光之灾啊,不如……我帮你兑破一下吧?请我吃顿饭就行。”丁二苗一脸真诚地对骑摩托的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有血光之灾!”摩托车手勃然大怒,取下风镜扯下口罩:“哪来的骗子?我戴着头盔戴着墨镜戴着口罩,你都能看到我的印堂、双眼和人中?!”

    这是中元节的前两天,七月十三。

    附近的一些居民,都在路边给死去的亲人烧纸,所以烟雾纸灰满天飞。所以虽然是晚上,这个骑车的家伙,还是武装到了牙齿,头盔口罩眼镜,一样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看到了你的双眼和人中?”丁二苗嘻嘻一笑,锲而不舍。

    绿灯亮起,摩托车手恶狠狠地瞪了丁二苗一眼:“要不是急着赶路,我非揍你一顿不可!”然后一加油门,呼地一声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丁二苗耸耸肩:“不听高人言,吃亏在眼前啊。唉……”

    叹息声还没停止,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,刚才的摩托车翻倒在地,陀螺一样地转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是一辆抢红灯的轿车撞上了摩托车,车手直接飞到了路边的绿化带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!”摩托车手躺在绿化从中,大声地惨叫:“救命,救命啊——!我的胳膊、胳膊好像断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条胳膊从树丛里伸出来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四周的路人稍稍一愣,然后迅速地围了过去。热心人一边安慰询问,一边联系救护车。

    本来丁二苗也想过去,给这家伙简单包扎一下,想想还是算了。自己现在过去,那家伙肯定会把自己当成乌鸦嘴。反正他也只是胳膊摔断了,医院会搞定的。

    继续往前溜达。前方一溜的小饭馆,正向外飘散着浓郁的菜香。在菜香酒香的刺激下,丁二苗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,钟鼓齐鸣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他还是早上在山上吃了一碗炒饭,现在十几个小时过去,这中间,只喝过几口山泉水。

    必须弄点东西垫肚子!至于吃饭的钱嘛,等吃饱以后再说。丁二苗在心里一咬牙,昂首挺胸朝着前方的一家小饭馆走去。

    这家饭馆叫“如萍土菜馆”,店面不大,两间平房而已。看来也是服务穷学生的,里面的条桌都摆的很挤。只有角落里摆着一张圆桌,大概那是贵宾席。

    圆桌上坐着四五个年轻人,头发五颜六色。其中一个食客还没有头发,光头在灯光在熠熠生辉。几人一边喝啤酒一边大声喧哗,旁若人。

    看见丁二苗推门而入,一个长相甜美的妹子引了过来:“你好,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吃饭吃饭。”丁二苗点点头,在一张条桌边坐了下来,放下背包和雨伞。

    除了自己和圆桌上的五个年轻人之外,靠门的位置,还有一对小情侣在吃饭,两人都低着头,低声细语。

    “请问几位?”那个服务员妹子递过菜单:“这是菜单,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就我一位。”丁二苗扫了一眼菜单:“红烧肥肠、红烧牛肉、红烧仔鸡、红烧鲫鱼、红烧豆腐……”他一口点了六个菜,然后才意犹未尽地合上菜单。

    一个人要吃这么多,猪八戒下凡啊这是?服务员小妹愣了半天,记下了这些菜名,又给丁二苗倒了一杯茶,然后走向了后堂厨房。

    很,一盘红烧牛肉和红烧豆腐端上桌来。丁二苗又要了两瓶啤酒,甩开腮帮子一通胡吃海喝。

    剩下的菜,也被服务员陆陆续续送到。丁二苗一边吃,一边在心里盘算,等一下用什么来付账?是用平安符还是正骨水?

    丁二苗的狼吞虎咽,嘴里吧唧吧唧作响,似乎引起了圆桌上那五个食客的不满。其中的光头扭过脸来,不耐烦地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看什么,没见过这么英俊威猛的帅哥?丁二苗没好气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光头微微一愣,却突然咧嘴,声地一笑。笑容里带着阴险和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丁二苗也愣住了,这家伙跟自己素不相识,缘故地笑什么?他夹起一块牛肉丢在嘴里,漫不经心地看着圆桌上的动静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的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