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11章 证明
    随着光头的一声怒吼,后堂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两个人。一个是刚才的服务员小妹,另一个,却是一个成熟的美女,二十四五岁,身材饱满风韵十足。她扎着围裙,额头见汗,看来是这里的厨师?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美女,回味着刚才的美味佳肴,丁二苗想,谁要是娶了这个女人,可谓一举双得,将来既有艳福又有口福啊。

    “请问,有什么事?”扎着围裙的美女走到光头等人的桌前,微微点头说道:“我是如萍土菜馆的老板,如萍。大家有事好商量,别发火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不卑不亢,也算得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老板?很好,很好……”光头皮笑肉不笑地站了起来,用手指着菜盘里的死蟑螂,说道:“我们弟兄几个,在你家饭店的菜里吃出了一只死蟑螂,你说怎么办吧?我这帮兄弟都是急性子,吃起饭来就跟饿死鬼一样,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蟑螂苍蝇被他们吃进了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如萍的美女老板一眼看到那只死蟑螂,不禁脸色一变。傻子也明白,这帮混混是ww.特意来敲诈的。

    “几位,我想这是误会吧?”如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似乎在压制自己的心情:“我们的小饭馆非常讲究卫生,别说蟑螂,就是苍蝇蚊子也找不到一个。再说了,蟑螂这么大的块头,要是真的在菜里,我炒菜的时候,不可能看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事儿解释不清,但是如萍还是要据理力争一番,这关乎饭馆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光头眼里凶光大盛,抬脚把一个方凳踢出老远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你是说我们弟兄几个故意陷害你?”光头指着如萍大声吼道:“你去打听打听,我光头豹哥是什么人?信不信,我马上拆了你的小饭店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……,别误会。”如萍毕竟是个女人,眼见光头就要发作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,陪着笑道:“要不这样吧,几位今晚的饭钱,我就给大家免了。”

    破财消灾,没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在门边条桌上吃饭的小情侣,也被凶巴巴的光头吓了一跳。两人站了起来让开两步,却又没有立刻离开。因为他们也想看看热闹,另外,吃饭的账单还没结,不能就这样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,说的到轻巧!”光头身边一个黄毛站了起来,贱笑着说道:“美女老板,我现在觉得胃里很不舒服,估计刚才吃的急了,已经吃进去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怎么办?去医院检查,都不要钱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……要多少钱?”如萍咬了咬牙问道。遇上这帮人渣,只能怨自己倒霉。但愿对方不会狮子大张口。

    “五个人,都要去医院检查一下。一个人一千块,总共五千块,不多吧?”黄毛说道。

    图穷匕见。唱戏唱到这时候,混混们开始提条件了。

    那个长相甜美的服务员小妹上前一步,气愤地说:“我看你们就是故意来讹人钱的,我要报警!”

    “报警?”光头哈哈一笑:“小美女真有意思!我告诉你吧,如果你喜欢报警,那以后我保证你天天都要报警。因为,今天我们吃到了一只蟑螂,说不定明天会有其他人吃出一条死蛇来……。你天天去烦那些片警,人家会每次都出警吗?除非,你是她小老婆。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,赖!”服务员又气又急,一张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如萍拉了她一把:“晓寒,别跟他们吵……”

    黄毛走上前来,伸出手指朝着服务员小妹的下巴勾了过去。服务员一抬头,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嘻嘻,你叫晓寒?”黄毛猥亵的眼光打量着晓寒:“你说我们讹人钱财,是需要有人证明才行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黄毛转过身来,很嚣张地指着那对小情侣问道:“喂,你们看到我们故意往菜盘子里丢蟑螂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那个身材壮实的大男孩正要说话,却被身边的女孩用眼色制止了。

    女孩微微摇头,然后同情地看着如萍和服务员晓寒。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,这对小情侣,自然不敢和眼前的光头一班人作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黄毛纵声大笑起来,不可一世得意非凡。

    经过的路人,被店里的动静所吸引,都停下脚步站在如萍土菜馆门前,探头张望。片刻之间,店门外已经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喂,乡巴佬,你看到我们故意把蟑螂丢在菜盘里没有?”黄毛问过了那对情侣,又用手指着丁二苗问道。光头等人,也同时用冷冷的眼光逼视着丁二苗。

    “问我呀?”丁二苗松了松腰带,然后抽出一张餐巾纸,好整以暇地擦着嘴巴。如萍的烧菜手艺真不错,眼前的六个菜,被丁二苗吃了一干二净,还觉得不过瘾。

    看见丁二苗站起身来,如萍的眼神里,悄然升起一点期望的光芒。这个淳朴的乡下少年,能为自己仗义执言吗?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丁二苗干咳了一声,斜着眼,用手指着光头说道:“刚才我亲眼看见的,这个头上没毛的家伙,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死蟑螂,放在了菜盘子里。呃……,幸好我这人胃口好,要不,肯定被恶心的把吃进嘴里的饭菜一起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胡说什么?!”光头一伙人勃然大怒,纷纷抄起啤酒瓶怒目相向。这几个混混本来就是原住民,结伙成群敲诈勒索,在这一带臭名昭著,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这个其貌不扬的乡下小子,竟敢捋他们的虎须。

    一边的如萍和晓寒,心里又是感激又是紧张,在心里为眼前的少年捏着一把汗。两人对视一眼,晓寒悄悄地转身,往后堂而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黄毛一个箭步跳了过来,拦住晓寒的去路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美女,想到厨房后面去偷偷报警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晓寒看着黄毛邪恶的眼神,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,又退到了如萍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别怕,别怕……”丁二苗嘻嘻一笑,抬脚走到如萍的晓寒的面前,笑道:“两位美女不要担心,我会帮你们证明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证明?你怎么证明?难道着破饭馆里有摄像头,而且,摄像头拍摄到了证据?”光头哈哈大笑:“死小子,你要是没有证据证明你刚才的话,我就让你从我们弟兄的胯下爬出去!”

    “证据很简单。”丁二苗转过身来,看着光头一伙人说道:“翻一翻你们的口袋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翻口袋?”光头等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如萍和晓寒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疑惑地看着丁二苗。一边旁观的情侣食客也来了兴趣,眼神咕噜噜地转动着,想看看下一幕会出现什么。

    门前围观的看客们,也纷纷从门口处挤了进来。但是这些人又不敢离得太近,和光头等人,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黄毛微微皱眉,下意识地低头,看着自己胸前的上衣口袋。可是上衣口袋里什么也没有,黄毛又向裤子口袋掏去。

    触手处一片冰凉,似乎是一个还在蠕动的物体。黄毛脸色一变,抽出手来看了一眼,立刻浑身一抖,嘴里大喊了一声:“妈呀……!”

    他的手里,赫然抓着一条红色的小蛇。

    小蛇不到一尺长,遍体赤红,三角形的蛇头吐出一寸来长的蛇信,嘶嘶作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