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14章 条件
    丁二苗想了想,缓缓开口说道:“做我们这一行的,一般来说生意不多。所以有句话,叫做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万书高如丧考妣,讨饶似地看着丁二苗:“丁、丁**师,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穷学生吧,千万别以为我是个什么富家公子,所以就要狠宰一刀。”

    现在万书高开始后悔了,后悔刚才说自己家庭情经济况尚可,听丁二苗的口气,似乎把自己当成冤大头了。

    “周瑜打黄盖,愿打愿挨。”丁二苗斜了万书高一眼:“要是肉痛,你可以另找高明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万书高立马闭嘴。

    花钱当然肉痛,但是比起被恶鬼折磨,那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别。毕竟花钱肉痛只是一时的,恶鬼缠身,真的有可能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开个价,只要我能承受得起,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。”万书高幽怨地说道。看那表情,就跟一个被迫献身的小姑娘一样委<>

    “要求不高,别担心。”丁二苗这才满意地点点头:“我帮你解决这只鬼,你也要帮我解决一下目前的难题。我现在身分文,没钱吃饭、没地方住宿。所以哩,从现在到学校开学,这段时间里,我的吃住,都必须你买单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这才多大点事啊?

    现在到开学,只有半个月的时间。就算每天两百块开支,也不过三千块而已。对于万书高来说,往家里打个电话,随便扯个什么谎,跟家里要个三千五千的,没问题。再说了,他老爹也知道他遇鬼的事儿,也请了一些所谓的高人来作法,可是没有丝毫效果,老爹现在担心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点要求?”万书高小心翼翼地问道。他觉得丁二苗的要求过于简单了,必须求证一下。

    丁二苗肯定地点头:“就这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简单了!”万书高精神大振,说道:“丁**师,我给你三千块,按照每天两百块的标准,足够你支撑到学校开学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丁二苗摇头道:“我不喜欢带钱在身上。这样吧……,你把三千块一分为二,一半交给如萍姐,作为我这半个月的吃饭钱;另一半,帮我找个小旅馆,作为我这半个月的房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换汤不换药?”万书高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丁二苗的用意,嘀咕道:“丁**师,为什么你的要求,是这样的与众不同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丁二苗又白了万书高一眼。

    一边的晓寒眼珠一转,接口说道:“我们的二楼楼顶上,就有一间小阁楼可以住人。我看,三千块一起给如萍姐好了,以后的半个月,你可以吃住都在如萍土菜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多嘴。”如萍嗔了晓寒一眼:“上面的阁楼太热,夏天不适合住人,要是冬天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如萍土菜馆是一栋二层小楼,楼下是经营场所,楼上是如萍和晓寒住宿休息的地方。在楼顶上,另有一间小阁楼,大约二十多个平米。虽然面积不小,但是楼顶上遮盖,被阳光一晒,里面就跟蒸笼一般。

    没想到丁二苗似乎很高兴,睁大眼睛问道:“真的?那就太好了!省得我去找旅社。那就这样说定了,我以后就住在这里,饭钱房钱,随你们算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”如萍赶紧摆手:“二苗,你要住这里当然可以,不过我可不能收你的钱。今天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,我都还没有感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丁二苗皱起眉头,为难地说道:“不要钱,那我怎么能安心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别不好意思。”晓寒嘻嘻一笑:“你要是不过意,可以帮如萍姐打工啊,帮我们洗菜择菜传菜洗碗刷盘子打扫卫生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凌晓寒人小鬼大,她建议丁二苗住在这里,是担心黄毛和光头等人再来闹事。有丁二苗在这里坐镇,量那些混混们不敢胡来。

    饭馆老板何如萍自然也知道晓寒的心思,但是却不能点破。眼见丁二苗也愿意住在这里,如萍也只好顺水推舟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丁二苗说道:“既然吃住都在这里,那么帮着如萍姐干点事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凑上脸来:“这么说,我的三千块可以省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,嘿嘿!”丁二苗狡黠地一笑:“你明天给我买个空调,安在上面的阁楼里。三千块,也差不了多少吧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给你装个空调。”万书高答应下来,又问道:“那么,你什么时候帮我捉鬼?”

    丁二苗沉吟了一下:“人不犯鬼,鬼不犯人。这只鬼不会缘故找上你的,先跟我说说,你是怎么得罪它的吧。说仔细点,不许隐瞒任何情况。”

    进入正题,如萍和晓寒的脸色都紧张起来,一言不发地看着万书高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得罪这个鬼呀,我从小就是三好学生,扫地不伤蝼蚁命,爱惜飞蛾纱罩灯。”万书高苦着脸说:“我也不知道,这个鬼为什么要缠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吧,”丁二苗揉了揉太阳穴:“我给你一张符,你临睡前压在枕头下,明天还给我,我就知道这个鬼的大概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丁二苗打开自己随身的肩包,取出一张黄纸和毛笔,蘸着朱砂水,笔走龙蛇,画了一个谁也看不懂的图案。

    丁二苗收好毛笔和朱砂水,轻轻地吹了吹纸符,等到水渍干透以后,把纸符递给了万书高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,可以让那个鬼不敢近身吗?”万书高打量着黄纸上的图案,半信半疑又惊又喜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丁二苗摇摇头:“但是通过这张符,我可以确定你所遇上的,到底是厉鬼恶鬼还是怨鬼。然后才能对症下药,想办法收服或者超度它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,捉鬼就像打仗一样,要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不殆!”晓寒眉眼飞飞地说道。

    万书高却非常失望,凄楚的眼神看着丁二苗:“丁**师,我这几天住在学校寝室,你今晚能不能跟我一起,在我们寝室住一晚?这样的话,你亲自见见那个鬼东西,不是加知己知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