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15章 死去的校花
    丁二苗摇摇头:“今晚不行。第一,我没有准备;第二,我还没搞清楚你遇上的什么鬼。第三点最重要,我今天累了,不想干活。”

    一大早徒步出山,又在大学城转悠了半天,丁二苗确实感到很疲惫。现在捉妖捉鬼什么的,都是浮云,找个地方睡一觉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有了万书高这笔生意和如萍的照顾收留,今后半个月的生活也不成问题。所以,也就没了先前急着揽活的紧迫性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个鬼东西今晚又来找我,我该怎么办?”万书高郁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他也跟了你一个月了,也没把你怎么样啊。”丁二苗风轻云淡地说道:“你睡你的觉,直接视它就好了。等到明天我看过情况,自然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奈地站起身:“好吧,那我先回学校。”

    这个万书高,本来是和女朋友夏冰在校外租房同住的,可是最近遭遇恶鬼缠身,又听信某大师的建议,搬~回了学校的集体宿舍。大师说,学校寝室里同学很多,而人多的地方阳气旺,鬼魅妖邪有所忌惮。不过,那个大师的建议毫用处,万书高依旧是每晚都做恶梦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丁二苗站起身来:“你先给我找一间旅社,解决我今晚的住宿问题。”

    晓寒说的小阁楼,现在还没打扫,空调也没安装,今晚肯定不能住人。所以丁二苗还是要找一间旅馆将就一晚。

    夏冰站起来,拢了拢耳边的长发:“学校附近多的就是小旅馆,走吧,先给你找一间住下。”大约是夜色已深,夏冰也想早点休息了,神色之间略带不耐。

    丁二苗倒也不以为意,冲着如萍和晓寒点头道别,然后背上肩包和雨伞,随着万书高和夏冰走出了小饭馆。

    “喂,**师,明天早点过来。”晓寒送出门口说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挥挥手:“知道了,明天我过来当店小二,挣个饭钱。”

    大学城附近,几乎遍地都是小旅社、日租房、钟点房,专门给那些大学生情侣提供方便的。跨过马路,走了十几米就是一家“如意”旅馆。

    “就这家吧,条件还不错。”万书高停下脚步,对丁二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丁二苗打量着如意旅馆的门面,又回头看了看,斜对面就是如萍土菜馆,吃的和住的地方,倒是挺近的。

    暑假期间,旅馆的生意也很冷淡,空房间很多。万书高在楼下定好了房间,三人随着旅馆老板一起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穿过一条走廊,旅馆老板用钥匙打开了一间大单间的房门,打了个哈欠说道:“就这间了,电视空调宽带都有,还有个小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和夏冰先一步走进房间,却同时打了一个激灵!

    丁二苗缓步而入,打量着房间四壁,突然转身对旅馆老板说道:“你这房间里死过人?”

    老伴身体一震,一脸不地说:“你胡说什么?我的旅馆里从来没有死过人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的不是我,是你。”丁二苗走到边,盯着雪白的墙壁,吸着鼻子说道:“这里死过一个年轻的女人,死的时候,穿着一套淡绿色的连衣裙。今天是鬼门关大开的日子,她魂游故地,又回来了,就在这间房里。”

    夏冰吓得花容失色,一声轻呼,死死地抱住了万书高的胳膊。

    万书高是惊惧不已,指着旅馆老板,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刘老板,你可别真的把凶房租给我们呀。做生意,要厚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刘老板又惊又怕地看着丁二苗:“去年的时候,的确有个……穿淡绿色连衣裙的女孩,在这里住过几晚。可是后来她吃药自杀,还没断气的时候,就被我及时发现,送去了医院。她不是死在这个房间,而是死在医院的!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,你们说的那个人,就是去年死去的钟梅?”夏冰捂着嘴巴,瞪大了惊恐的眼睛。

    刘老板看看丁二苗三人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钟梅是谁?”丁二苗问道。

    “钟梅以前是物流学校的校花,也是我们的学姐。”万书高接过话来,一边鬼鬼祟祟地看着四周,一边向丁二苗介绍:“后来听说,因为感情纠纷自杀了,却不知道她死在这间旅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钟梅不是死在这里,而是死在医院里!”刘老板激动地辩解道:“今晚的房钱,我可以给你们免了,但是你们不能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也嚷了起来:“就算是免费,这里也不能住啊。万一夜里闹鬼,这也太吓人了!不行,我们要退房。”

    “小万!”夏冰用胳膊捅了捅万书高,压低声音说道:“又不是你住,瞎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万书高登时醒悟。

    这间房是给丁二苗住的,如果是凶房,不是刚好可以验证丁二苗的道行深浅?要是丁二苗连一个自杀的女鬼都搞不定,那明天就可以停止合作,给小阁楼装空调的事儿,也就作罢。

    丁二苗察言观色,就已经知道了夏冰的用意。他淡淡一笑,对刘老板挥手道:“不用你免房钱,我也不退房,就住这里。你出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旅社老板闻言一愣,狐疑地看了丁二苗一眼,最终还是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丁二苗转身关上房门,看着夏冰说道:“我知道,你怀疑我的本事,所以刚才阻止万书高退房,是为了用这间凶房来验验我的成色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……。我只不过是觉得,鬼神之说都是子虚乌有,所以我觉得你住这里,不会出什么问题。”夏冰显然不善于说谎,几句话说忘,早已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丁二苗也不再辩解,指着前方雪白的墙壁说道:“钟梅的鬼魂,现在就在这间房里。我把她叫出来,给你看看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!”万书高和夏冰同时惊呼一声,面如白纸体似筛糠。跟鬼面对面,他们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丁二苗听而不闻,略一低头,飞地掐动指诀,口中念道:“天清清,地灵灵,丁二苗奉祖师茅山令,扫除鬼邪天地清,驱魔斩妖不留情。游魂野鬼,还不现形?!”

    咒语声刚一停止,丁二苗一抬手,飞出一枚铜钱砸在墙壁上。当地一声脆响之后,只听见一个惊恐的女声叫道:“法师,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本来雪白的墙壁上,慢慢地浮现出一个苗条的、淡绿色的人像,眉目若画,青丝披肩,长裙及地,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唯有一张脸,毫血色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……,是钟梅!”夏冰和万书高抱在一起,瑟瑟发抖牙关打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