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16章 偷看
    那个叫钟梅的鬼影在墙上的影像越来越清楚,表情逼真栩栩如生。她的四肢微微抖动,似乎想从墙壁上挣扎而出,但是又因为某些原因,而法做到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出息?”丁二苗回头看着蜷缩在地的万书高:“这女鬼被我钉在墙上,出不来的,别担心她咬你一口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这才微微壮胆,和夏冰一起躲在丁二苗的身后,看着墙上的钟梅。还是夏冰眼尖,发现墙上的鬼影胸前,有一个小小的方孔。这个方孔应该是刚才的铜钱砸在墙上留下的,就像一根钉子一样,不偏不斜烙在钟梅的两峰之间。

    墙上的影像和投影机画面一样清晰。钟梅满脸痛苦和惊惧,哀求的眼神看着丁二苗,嘴唇微微颤抖,颤声说道:“大师,我知错了,请你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死去一年,人鬼殊途,为什么还要在阳间逗留?”丁二苗松开指决,女鬼脸上的痛苦表情减轻了许多,但是依旧在墙上,不敢稍动。

    夏冰从丁二苗身后探出半个脑袋,结结巴巴地问:“你、你……真的是钟|..梅?”

    钟梅在墙上微微点头,一声叹息:“我不是在阳间逗留,只是这几天鬼门关大开,鬼差特许我们出来找点香烛祭祀的。我没有害人,请大师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丁二苗。别大师大师的,听起来,就像我是个小老头一样。”丁二苗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万书高这个怂货,立刻跟了过去,挤在丁二苗的身边。夏冰犹豫了一下,也退到了沙发边。

    毕竟,这时候跟捉鬼法师在一起,会感觉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丁二苗挪了挪身体让万书高坐在身边,又看着墙壁上的钟梅:“刚才我一进房间,你本来可以离开的,为什么不走?是不是以为我收不了你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钟梅面现恐惧之色,叫道:“是我礼,请丁、丁……先生放过我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夏冰心中大是不忍,插口道:“丁二苗,你看钟梅的确很可怜的,你就放过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好心。”丁二苗扭头微微一笑,又问钟梅:“你死去一年,为什么不去转世投胎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还有些事需要执对,地府还没判我投胎。”钟梅低头答道,神情凄楚,宛然一枚淑女。

    万书高听着丁二苗和钟梅的对答,心中恐惧之意有所减退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什么叫执对?”

    丁二苗看着钟梅,懒洋洋地说道:“你解释给他听吧,他是你的小学弟,你指点他,也不算不务正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钟梅答应了一声,抬眼看着万书高:“人死之后,到阴间会有判官翻看你在阳间的善恶记录,决定你是否投胎,投往何处。但是有些事牵扯到其他人,判官也法决断,就需要等另外的当事人死后,双方灵魂对簿阴司。这就叫执对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嘿嘿一笑,冷不丁一巴掌拍在万书高肩膀上,把万书高吓得一震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给我安空调,要是说话不算话,以后下了阴遭地府,执对之时我告你一状,保管让你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一个空调吗?我一定会兑现的,你可千万别害我!”万书高大叫。

    夏冰也渐渐放开了胆子,看着丁二苗道:“就算执对,也要等你们都死了才行啊。你们这么年轻,等到寿终正寝的时候,都几十年过去了,你们还能记得这些事?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特记仇,一万年都忘不掉。”丁二苗用阴险的眼神看着万书高,嘴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万书高又抖了起来,抱拳作揖,满脸求饶的表情。

    丁二苗陈沉吟片刻,又问钟梅道:“旅馆这里,并没有香烛,你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,”钟梅面现小女儿娇态,低声说道:“我来这里,是想再见一见一个人。当年在这个房间里,他说,以后每年的今天,都会和我一起故地重游,作为纪念。可是,他今天没来……”

    凑,人鬼情未了啊!丁二苗叹了一口气,摇头语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?是不是你的男朋友?叫什么?”万书高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毫不犹豫地踹了万书高一脚:“你怎么这么八卦?鬼和人一样,也有**的。你喜欢打听这些绯闻,我就让钟梅跟着你,慢慢说给你听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……,是我多嘴,我道歉。”万书高抱着小腿蹲了下来,偷眼去看夏冰,正遇上夏冰飞来的白眼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不早了,”丁二苗打了个哈欠:“万书高,你和夏冰都回去吧。明天去如萍土菜馆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,我不敢回去。”万书高抓住丁二苗的衣袖:“我怕钟梅会跟着我。我看,我还就在这里陪你说话,来个彻夜长谈畅谈好了。”

    夏冰探头看看外昏沉的月色,又回头看看墙上的鬼影,不禁打了一个寒颤。看架势,她也不敢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丁二苗不耐烦地一挥手:“不会的,钟梅冲撞了我,我要把她拘禁在这里一夜,算是小小的惩罚。她都出不了这个房间,怎么跟着你?”

    万书高的表情突然猥亵起来:“啊?你要把钟梅留在你的房间里,和你一起共度良……”

    丁二苗气不打一处来,抓住万书高的后脖子,把他推出了房门之外,又在他的屁股上送了一脚。

    夏冰捂嘴一笑,挎着万书高的胳膊,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关好房门,丁二苗从地上拾起刚才的铜钱,又掐着指决念了几声咒,墙上的鬼影应声而下,化作一丝似有还的绿烟,浮在天花板下的拐角处,轻轻飘摇。

    “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,到了明天我就放你走。”丁二苗对着空气说道:“现在我要去洗个澡,别偷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。”钟梅的声音既害羞又奈。

    卫生间里有个淋浴龙头,丁二苗从来没用过这么先进的东西,摆弄了半天才放出热水来。蒸腾的水汽里,丁二苗洗刷刷洗刷刷不亦乐乎,却突然一丝绿烟顺着门缝钻了进来!

    “喂喂喂!”丁二苗赶紧捂住要害部位,大声叫道:“钟梅,你偷我洗澡,不怕我出去以后收了你!告诉你,阴阳不同道,我从来不玩人鬼恋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误会啊,丁先生。我不是来偷看的。”钟梅又羞又急地说道:“我是来告诉你,有坏人在斜对面的如萍土菜馆闹事。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