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17章 鬼差巡夜
    有人闹事?丁二苗略一思索,就大致猜到怎么回事了。一定是光头黄毛那帮孙子,咽不下今晚的那口气,现在又纠集一些狐朋狗友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看来古人说除恶务尽,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出去,等我穿衣服。”丁二苗捂着要害之处不敢松手,嘴里嚷道。

    绿烟在卫生间里转了个圈,又顺着门缝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丁二苗来不及擦干身上的水,穿上衣服打开房门,一边系扣子一边冲到边,凝神看向斜对面的如萍土菜馆。

    昏暗的月光下,十来个油头滑脑的年轻人,正在饭馆门前耀武扬威地大叫:“里面的人听着,赶紧把打人的乡巴佬交出来,不然我们就砸门了!”

    “玛的,看来上次是打得轻了!”丁二苗推开户,准备从二楼上跳下去。事儿是自己惹出来的,现在不能撒手不管。再说了,几个街头混混,丁二苗还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&↓↓nbsp;“等等,要不要我去帮忙?”天花板上的绿烟飘落在地,钟梅现出人形虚影,站在丁二苗的身边问道。

    呃……,以鬼吓人,这倒是个好主意!丁二苗回身看着钟梅,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帮忙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弄点声音出来,吓吓他们。”钟梅调皮地一笑。

    丁二苗摇头,张开两手比划着道:“光是声音肯定不够,你要变一个恐怖的厉鬼,现形出来才能吓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担心他们人多阳气太重,会冲得我魂飞魄散,不敢靠得太近……”钟梅为难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事,我给你一道固魂咒,帮你凝聚魂魄。转身!”丁二苗掐动指诀,嘴里念念有词,突然间,指尖飞出一点绿光,没入了钟梅的后背。

    钟梅的身上绿光一闪,再定睛细看,刚才的虚影凝实了许多,如果光线不是太明亮,看起来与常人异。

    “变个恐怖的样子,我看看。”丁二苗说。

    钟梅低下头,再次抬起脸来,已经变了模样。她的两眼散发出惨绿色的荧光,脸色素白,七窍流血,嘴角却又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样行吗?”钟梅问。

    丁二苗打量着钟梅:“能不能再凶一点?”

    钟梅点点头,满头青丝突然间风自飘,像数细长的小蛇在空中游动,同时抬起手来,十指全是白骨,指尖上三寸多长的指甲,莹莹发光。

    这回差不多了,丁二苗当先从户上跳了下来。一回头,钟梅早已飘落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先不要现身,等我的手势。”丁二苗说道:“我指谁,你就扑向谁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钟梅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如萍土菜馆门前,混混们还在咒骂。有两个家伙已经摸起了转头,冲着饭馆的玻璃门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如萍和晓寒也已经被吵醒,站在楼上隔而望,心事重重。这帮混混都是狗皮膏药,被他们沾上,今后的生意恐怕没法做了。如果报警,这个仇会越结越大,而且远水不解近渴,等到警笛响起来,这几个混混一定会砸破玻璃门,然后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左右隔壁的商铺,都有人躲在门后观看,却没有人敢出来说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萍姐,看!”晓寒指着楼下的马路,兴奋地说道说道:“你看,丁二苗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丁二苗!”如萍也是一喜,可是随后她又担忧起来:“现在光头他们找了帮手,也不知道打起来丁二苗会不会吃亏?”

    正在踌躇的时候,丁二苗已经大摇大摆地过了马路,站在这帮混混的身后,懒洋洋地说道:“我在这里,都回头来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——!”光头和黄毛闻声回头,一起指着丁二苗吼道:“兄弟们上,乱刀子砍了他!”

    “想砍我?等小爷抓你们这帮垃圾下十八层地狱!”丁二苗大怒,单掌朝着黄毛一推,口中喝到:“去——!”

    隐在丁二苗身后的钟梅骤然现形,迅捷论、张牙舞爪地朝着黄毛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黄毛一愣之下,发现一双白骨手已经掐上了自己的脖子,一张鬼脸近在眼前,几乎和自己鼻子抵鼻子。“鬼呀……!”他大叫了一声,身体直直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混混们还没反应过来,钟梅已经放开了黄毛,转向光头,撮着嘴唇轻轻一吹。

    一道阴风扑来,光头只觉得浑身彻骨冰凉,打了个寒颤,用手直指钟梅:“你你你……你……鬼,鬼呀!”然后也倒在了黄毛的身边。

    剩下的混混们这回算是看明白了,发一声喊,顺着马路狂奔而去。至于光头和黄毛,现在谁也顾不上他们了,自生自灭吧。

    楼上的如萍和晓寒,这时也亲眼看到了丁二苗的身边恶鬼出没,不由得花容失色,瞪着眼睛捂着嘴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去,追着他们,跟他们好好玩玩。”丁二苗一挥手,钟梅的身影飘起,朝着前方追去。片刻之间,惊叫声源源不断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上前两步,蹲下身查看光头和黄毛。这两个家伙胆子太小,已经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手拾起一块尖锐的石头,丁二苗在两人的人中处刺了几下。不大功夫,黄毛和光头先后醒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也不说话,两个耳光抽了过去!“啪啪……”寂静的夜晚,回音悠长。

    光头和黄毛的嘴里,飞出几颗带血的牙齿,含混不清地叫道:“别打,别打了!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以后再敢来闹事,我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丁二苗一声冷笑,双手分别握住光头和黄毛的两根手指,用力一扭!

    “咔咔”两声脆响之后,光头和黄毛同时惨叫起来:“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丁二苗的“滚”字刚一出口,光头和黄毛已经弓着腰,飞一般地消失在昏暗的月色中。

    “丁二苗,你没事吧?”如萍打开户,探头出来,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没事了,如萍姐。”丁二苗抬头看着楼上,嘻嘻一笑:“坏人已经被打跑了,放心,他们以后绝对不敢再来骚扰你。”

    “丁、丁二苗……,刚才你们打架的时候,我看到的一个绿色的影子,是不是、是不是……鬼?”晓寒心有余悸,捂着胸口结结巴巴地问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正要跟晓寒逗几句,却看见一道绿光从刚才钟梅追去的方向极速飞来,扑地一下钻进了自己的衣袖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慌慌张张的?”丁二苗微微皱眉。钟梅隐在自己的衣袖中,颤抖不止,让衣袖看起来也在抖动,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“有鬼差。”钟梅惊慌地低声说道:“我刚才追那几个混混,正玩得高兴,却遇上鬼差巡夜。他们说我插手阳间事,搅乱阴阳,要抓我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