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18章 信符
    丁二苗拍了一下额头,是自己大意了,忘了这个茬。

    七月本来就是鬼月,七月十三是鬼门关大开,各路游魂野鬼蜂拥而出。为了防止这些野鬼在阳间为恶作祟,阴司会派出很多鬼差出来维护治安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偏偏就遇上了钟梅!

    这些鬼差一定把钟梅的见义勇为当成了恶意胡闹,所以要抓她入地狱。

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在,他们抓不到你。”丁二苗拍了拍衣袖,安慰着钟梅:“就算他们找过来,我也不怕他们。”

    晓寒加惊惧地问道:“丁二苗,你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丁二苗苦笑:“小美女,你能不能先把门打开,然后让我进去说话?”

    如萍登登登地下了楼,打开了饭馆的门。丁二苗一闪身,从门缝里钻了进去。回头一看,两道黑色的影子走过门前,略一停顿,又朝着前方飘<>

    上了二楼的小客厅,丁二苗再次探头看向楼下的马路,那两道黑影已经消失不见。“你出来吧,他们走远了。”丁二苗一挥衣袖,钟梅飘了出来,身形一旋,亭亭玉立地站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“鬼、鬼呀!”晓寒闭上眼睛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动作奇,一把捂住了晓寒的嘴巴:“嘘——!别乱叫,引来了鬼差,可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如萍也吓得不轻,连退了好几步,背靠着墙壁手指钟梅说道:“你、你是钟梅?你……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钟梅,不再是刚才对付黄毛等人的恐怖模样,而是恢复了生前常态。作为一年前的大学城名人,如萍倒也认识她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死了,所以现在才是鬼呀。”钟梅款款一笑:“你们别怕,我不会害你们的。何况,还有这位茅山弟子在这里,就算我想害人,也办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如萍和晓寒靠拢在一起,恐惧之色依旧挂在脸上,问丁二苗道:“这世上,真的有鬼?”

    丁二苗奈地耸耸肩,现在鬼就在面前,还用问?好言好语安慰了半天,丁二苗总算让如萍和晓寒的情绪安定下来。三人一鬼坐在沙发上,围灯夜话。

    “鬼差发现了我吓唬这帮混混的事,你说,他们以后抓住我,会怎么样判我的罪?”钟梅情绪消沉,偷看着丁二苗的脸色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你今晚也算帮了我一个小忙,我不会袖手不管。”丁二苗得意地一笑:“茅山术上通天庭下达地狱,等我写一道信符给你带上,阴司判官看过以后,自然不会追究。等我信符一到,你的生前死后,所有罪业都会一笔勾销,即刻就可以转世投胎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钟梅大喜过望,几乎要流出泪来:“能不能立刻给我写一道,我这就回鬼门关去……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钟梅的声音又难过起来:“本来,我是想进旅馆里,再见他一面的,可是他没来。人间,再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想见他,为什么不去他的家里找他?”如萍问道。刚才丁二苗对钟梅的情况做过介绍,如萍和晓寒放下了恐惧,心里也挺同情钟梅的。

    钟梅摇头:“他家里的门神威力很大,我不能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帮你完成这个心愿?”丁二苗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……”钟梅神色黯然:“相见……不如怀念。请你这就给我一道信符,现在天还没亮,时间来得及。要是等到明天日出,我就走不了,又要在人间耽搁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朱砂毛笔符纸都在旅馆里,我这就去拿。”丁二苗站起身,下楼,走过马路直奔如意旅馆。

    旅馆的大门早已关上,丁二苗抬头看看刚才自己跳下的口,决定还是敲门。爬上二楼,技术上也没多大难处,但是会有被人当贼的风险。

    丁二苗把门捶得山响,好几分钟过后,那个刘老板才睡眼朦胧地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都天亮了,怎么还有人来住店?”刘老板揉着眼睛,不抱怨地说。等到他看清了眼前的人,不由得大吃一惊,瞪大眼睛问道:“你、你……怎么跑到门外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家旅馆有鬼吧?你偏不信!”丁二苗抓住刘老板的衣领,故作愤怒地说道:“我在房间里睡得正香,却突然被一个鬼抓起来,从户扔到了楼下。现在我浑身的骨头,都像断了一样的痛。你说,你怎么赔偿我吧?!”

    “啊,有这样的事?”刘老板额头直冒冷汗,压低声音说道:“别喊,别喊……。大不了这房钱我不要了,再赔偿你两百块,算是损失费,行了吧?”

    旅社闹鬼的事儿,要是传了出去,今后还有人敢来住店吗?所以刘老板情愿破财消灾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丁二苗恶狠狠地瞪了刘老板一眼,抬脚上了楼。刘老板哭丧个脸,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丁二苗直接收拾好行礼,对刘老板说道:“拿来,两百块!”

    现在距离鸡鸣时分,只有一个多小时,还要送钟梅上路,已经没法再睡觉了,干脆退房走人。刘老板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大钞,点头哈腰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从旅馆里取了雨伞和包裹,丁二苗转身返回如萍土菜馆。二楼的小客厅里,如萍和晓寒以及钟梅都在等待。

    丁二苗打开背包,取出毛笔和一个小瓶,蘸着小瓶里金色的液体,在黄色的符纸上笔走龙蛇。

    如萍和晓寒一起靠了过去,她们很好奇丁二苗所写的东西。真没想到,丁二苗的书法,居然非常可观,银钩铁画,刚劲之中不失飘逸。

    黄色的符纸上,丁二苗先在中间写了一个大大的“敕”字,然后两旁各写了一行小字,最后横着写上了落款。

    晓寒仔细地辨认着,只见两边写的,好像是一副对联:

    阎罗殿前,永执对之期;

    三生石上,乞判长生之路。

    落款写的是:阳间阴司承命司印人,丁二苗,某年某月某日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就可以让鬼魂转世投胎?”晓寒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封介绍性,判官看到以后,会给面子,安排持信的鬼魂投胎的。”丁二苗一挥手,那道纸符朝着钟梅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钟梅面色安详,以身受符。纸符在钟梅的身体上穿梭了三五次,又缓缓地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刚才写在纸上的那些字,却已经影踪。

    “好神奇啊……”晓寒张着嘴巴,喃喃地说。

    丁二苗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站起身来说道:“钟梅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帮助。”钟梅点头致谢,却又突然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我……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丁二苗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如意旅馆的刘老板不是好人,他、他欺负过我,我咽不下这口气!”钟梅抬起脸来,眼里泪光流动,又带着几分怒气。

    “啊?难道他强暴过你?”晓寒吃惊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