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19章 一摸还一摸
    看来,对于这样牵涉男女因素的八卦话题,每个人都感兴趣,晓寒也不例外。其实不止是晓寒,如萍也睁大了眼睛看着钟梅,脸上写着同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……摸过我!”钟梅咬着下嘴唇,犹豫着说道:“当初我服药自杀,是那个刘老板第一个发现的。可是他发现以后,并没有第一时间报警,而是用咸猪手在我身上摸……。当时房间里没有别人,而我的身体,还有点余温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攥紧了拳头,骨节嘎巴作响。那个刘老板肥头大耳,却长了一对小眯眼,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,所以刚才丁二苗才讹诈了他两百块。只是不知道,这家伙竟然还这样猥琐,鬼可忍,人不可忍!

    钟梅继续说道:“那时我魂魄离身,就在天花板上,看得清清楚楚。刘老板猥亵我的身体足有一两分钟,然后才喊人过来,才打电话报警的。要是早一点报警,也许……我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丁二苗问道:“你不会打算杀了他吧?”

    “一摸还一摸。”钟梅说--道:“他用咸猪手摸我,我就用鬼手摸他。可是……”说道这里,钟梅停顿下来,可怜巴巴地看着丁二苗。

    茅山弟子在此,钟梅不敢作祟为恶,必须征求丁二苗的同意。

    丁二苗转头看向外:“就当我没看见好了。不过,现在时间不早,你别耽误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钟梅大喜过望,道了一声谢,身影已经从户中飘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萍和晓寒一起抢到户边,探头看着对面的旅馆。如萍又问丁二苗道:“二苗,要是钟梅摸了刘老板,刘老板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阴寒入骨,从此……百病缠身。”丁二苗幽幽地说。

    如萍打了个冷颤,说道:“果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做人,还是正大光明的好。”

    如意旅馆门前,钟梅开始敲门。经过丁二苗固魂咒巩固,钟梅的魂魄力量大增,已经可以抬手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谁呀,真见鬼了!”

    刘老板刚刚送走丁二苗,这时才睡下,又听到敲门声,不知道有多厌烦,满脸怒容地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夜色昏暗,刘老板看不清钟梅的相貌,只是觉得似曾相识,便问道:“住店啊?”

    “刘老板,你还认识我吗……?”钟梅拉长了声音,缓缓问道。声音阴冷比,尖细悠长带着颤音,像是从地狱里传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刘老板一激灵,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钟梅。

    突然间,钟梅的眼里流出两道血红的泪水,顺着雪白的脸庞蜿蜒而下,同时咧嘴一笑:“我是钟梅啊,去年在你这里住店的。刘老板,你去年对着我的尸体上下其手,今天,我报答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我……”刘老板大叫了一声,白眼一翻倒在门前。

    钟梅淡淡一笑,俯下身去,伸出了双手。

    斜对面的如萍土菜馆,丁二苗站在后打量着这一切,心里一声叹息。世事纷扰,冤冤相报,只怕阴间的鬼判官也难说个谁对谁错吧?如萍和晓寒不忍再看,一起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钟梅淡绿色的身影飞到前,对着丁二苗鞠了一躬,然后带着微笑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梅走后,时间已经到凌晨四点。丁二苗没地方睡觉,就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打盹。如萍和晓寒亲眼见到钟梅的鬼魂,既感到鲜又觉得害怕,睡意全,坐在一边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似乎刚闭上眼,丁二苗就被楼下的大呼小叫声吵醒。睁开眼睛一看,外已经是红霞满天,朝阳艳艳。侧耳细听,在楼下喧哗的正是万书高。

    如萍登登登地跑上楼来,手里提着两个方便袋:“二苗,这是牙膏牙刷洗脸毛巾,刚才给你买的;这是早点,豆浆油条肉包子,赶紧洗漱洗漱,趁热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道了一声谢,心里感叹,如萍果然热心肠,亲姐姐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万,天刚一亮就过来了,要不是我拦着,他早就要上来找你。”如萍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是被鬼吓怕了,这家伙胆子也太小。”丁二苗嘿嘿一笑,拿着洗漱用品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半晌,丁二苗洗漱结束,带着早点下了楼,坐在楼下的圆桌边,慢条斯理地进餐。万书高不敢打扰,苦着脸站在一边。看来这家伙昨晚也没睡好,顶着两个熊猫眼,面容憔悴,头发鸡窝一样。

    解决了油条豆浆肉包子,丁二苗满足地擦了擦嘴,对万书高道:“空调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买了,连夜在上定了一个,八点钟以后,厂家就会送货上门,并安排工人安装,放心好了。”万书高堆起一脸谄媚的笑:“二苗哥,昨晚那个鬼东西又来找我了,站在我的床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把我昨天给你的符,拿出来我看看。”丁二苗打断了万书高的话。

    万书高急忙从口袋里掏出纸符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丁二苗接过纸符看了半天,又放到鼻子下闻了闻,然后微微皱眉:“好大的怨气!”

    “怨气?他会不会害死我?”万书高心惊胆战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厉害,这种鬼的档次,是最低级的,除了吓人之外,几乎没有什么攻击力,和昨晚的钟梅差不多。”丁二苗撕了纸符丢进垃圾桶里,轻飘飘地说道。

    万书高打量着四周,问道:“对了,钟梅……在哪里?怎么没看见?被你金屋藏娇藏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猥琐!”丁二苗回身瞪了万书高一眼,道:“她去了该去的地方。你要不跟着过去?”

    “不要,坚决不要!”万书高的回答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门前人影一闪,万书高的女朋友夏冰走了进来。今天的夏冰穿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,头戴太阳帽,一条马尾辫扎在脑后,映衬的整个人即苗条又朝气,挺好看的样子。

    好白菜让猪拱了。丁二苗抬头看了一眼,忍不住在心里吐槽。论相貌,夏冰算不上倾城倾国,但是也能打到九十分,而且这女孩精明干练有主见,怎么就和窝窝囊囊的万书高走到了一起?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昨晚的纸符,有没有查出那个鬼的底细?”夏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晚捉鬼。”丁二苗打了个响指,信心满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