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20章 414寝室
    上午八点多,万书高给丁二苗订购的空调准时送到。等到安装结束,丁二苗想补一觉,看看时间,却已经十点了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如萍土菜馆里也渐渐忙碌起来,丁二苗挽起袖子,开始擦拭桌椅。这是有言在先的事,丁二苗也不想赖账,毕竟这未来半个月的吃喝,都要在如萍土菜馆解决不是?

    好在万书高一直没有离开,跟前跟后地讨好着丁二苗,抢着做一些活。店小二也带着跟班,这样的场景,看起来很滑稽。

    人小鬼大的晓寒趁机请了假,跑出去疯玩了一天。

    一直忙碌到下午一点多,客人都走完了,如萍才炒了几个菜,和丁二苗万书高一起吃中饭。夏冰则不在场,她早上从这里挂了一趟,就出去找工作投简历去了。丁二苗心中暗自叫苦,这店小二的工作也不轻松啊,侍候别人吃过了,最后才轮到自己吃。难怪听别人说,生容易,活容易,生活不容易。

    午饭后有一段时间,是没有客人来吃饭的。丁二苗趁机溜上阁楼,准备午睡一会儿。昨夜里几乎[一宿没睡,人困马乏。

    阁楼已经被如萍收拾过了,简单整洁,一床一桌一把椅子,一个衣柜一个书架。床铺上已经铺上了凉席和一床薄被,枕头却是粉红色的,上面一个卡通图案。丁二苗瞅了一眼,那个图案好像是动画片里的红太狼。看来,如萍也是童心未泯,想找一个灰太狼那样的老公?

    刚刚躺下,就听到万书高在外面敲门。怎么就阴魂不散呢?丁二苗恼怒地跳下床,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,我昨晚也一夜没睡,你看,就让我在里挤挤,也休息一会儿吧?”万书高可怜兮兮地说:“跟你这个捉鬼法师在一起,我才有安全感。要是去别的地方睡,那鬼东西肯定又要来吓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习惯和别人睡一张床上,尤其是和男人睡一起。”丁二苗就要关门。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?

    万书高用手把着门边,哭丧着脸说道:“老大,我不睡床,就在地板上铺几张报纸躺一会儿,行了吧?”

    昨晚万书高称呼丁二苗为**师,今天又换成了“二苗哥”,现在又叫上老大了。礼下于人必有所求,这称呼,是越来越亲热。

    “遇上你算我倒霉,滚进来!”丁二苗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可是随后丁二苗就痛心疾首地发现自己错了,因为万书高一躺在地上,那呼噜声就响了起来,响遏行云声震屋瓦!

    丁二苗揉了两团纸塞进耳朵里,可是依旧挡不住万书高的如雷鼾声。几近崩溃的丁二苗摔门而出,直奔楼下,继续自己的店小二工作,收拾桌椅。

    虽然累一点,聊一点,但是这总比接受万书高的鼾声摧残要好一点。

    等到黄昏时分,晓寒游玩回来了,接手了丁二苗的工作。而万书高也伸着懒腰,心满意足地阁楼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咦,二苗哥,你什么时候起来的,也不喊我一声?”万书高说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恨不得化作厉鬼掐死他,双眼喷火道:“你扯起呼噜来,跟牛喘一样,比猪叫还难听,你叫我怎么睡?”

    “都是被那鬼东西害的,这段时间睡眠严重不足,所以一睡着就扯呼噜。”万书高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,又问道:“二苗哥,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?”

    “行动的是我,不是你。”丁二苗没好气翻了一个白眼:“现在还早,等到晚饭以后,我跟你一起去你的寝室,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总算有点眼色,有荤有素地点了七八个菜,请丁二苗坐了下来。又自己动手,从冰柜里拿了啤酒,殷勤相劝。正在吃饭的时候,夏冰也到了。今晚饭馆里的客人不多,晓寒和如萍也被万书高叫了过来,大家坐在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如萍有些不好意思,在自己的饭馆里,让万书高请客,这算什么?晓寒却所谓地大朵颐,反正不吃白不吃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其他客人在场,所以关于捉鬼的事,谁也不提。吓跑了客人,那可是如萍的损失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丁二苗在二楼的卫生间里洗了澡,这才和万书高一起,离开了如萍土菜馆,准备去万书高的学校寝室捉鬼。

    如萍有些担心,问丁二苗道:“二苗,你大概什么时候能搞定?不会出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死之鬼,还不足四十九日,能有什么道行?”丁二苗所谓地说:“只要它一露面,我就能摆平它。估计在十二点以后,我就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在这等你们的消息。”夏冰也不想回自己租住的房子,决定在如萍土菜馆里等消息。

    “行,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。”丁二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怎么就带着一把雨伞?多带点法器什么的吧。”万书高鬼头鬼脑地说。

    丁二苗已经拔脚出了门,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法器带的太多,那个鬼还敢跟我照面吗?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以后,两人踏进了物流学校的校园。虽然丁二苗穿着比较另类,又拿着一把雨伞,看起来怪怪的样子,但是因为和万书高同行,校门卫处,倒也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物流学院占地不小,走过长长的走廊,绕过教学楼和操场,又过了十来分钟,才来到男生宿舍楼下。

    夜风阵阵,倒是很凉爽。就是因为中元节,到处都有人给先人烧纸钱,所以空气一股呛人的烟味。

    丁二苗立定脚步,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和眼前的建筑。

    “我住在四楼,414寝室。”万书高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会遇鬼,这寝室门牌号,听着就晦气。”丁二苗没好气瞪了万书高一眼:“上楼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嘿嘿一笑:“所以,我们平时都按照音乐乐谱的叫法,不叫四一四寝室,而是叫做‘发多发’寝室。”

    楼道前,宿舍楼管大叔走了过来,要检查丁二苗的证件。虽然是暑假期间,但是学校里还有部分留校学生,所以楼管仍然要值班。

    万书高嘻嘻一笑,丢了一包云烟过去:“我同学,不镐基的,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!”楼管挥挥手。

    丁二苗顺着楼梯拾阶而上,问万书高:“什么叫镐基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打牌、打牌的意思。”万书高转着眼珠说道:“楼管最烦我们打牌到半夜,所以严禁我们带牌友进宿舍。”

    推开414寝室的门,一股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。缭绕的烟雾中,三个光着膀子的男生正在斗地主,吆五喝六,神情亢奋。

    “闹鬼的寝室,还有其他人敢这里‘镐基’?”丁二苗退后一步,扯住了就要进门的万书高。

    万书高摊开双手:“那个鬼只是出现我的梦里,别人看不到。所以我这几个舍友,不但不害怕,反而还说我神经病,说我自己吓唬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的狐朋狗友全部赶出去,要不,他们会妨碍我捉鬼。”丁二苗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。”万书高点点头,大步走进了寝室,叫道:“哥们,哥们,都停一下,我跟大家说件事。”

    打牌的三位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斜着眼,好奇地打量着万书高身后的丁二苗。

    “这哥们谁呀,没见过吧?”一个瘦的只剩排骨的男生,朝着丁二苗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老大,正宗茅山弟子——丁二苗!”万书高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天下道法出茅山,知道不?我老**力高深,特意来帮我捉鬼的!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丁二苗踢了万书高一脚,压低声音说道:“说正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