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22章 好奇害死人
    俗话说兵贵神速,就在万书高犹豫不定的当儿,那根竹竿已经挑着丁二苗的雨伞,退出了外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!万书高心里叹了一口气。或许,这本来就是丁二苗的诱敌之计,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,也说不定。反正丁二苗有言在先,让自己不管看到什么,都要保持镇定。

    雨伞被挑走以后,寝室里再动静。又过了好半天,已经是子夜时分,万书高的困意渐渐汹涌,打了个哈欠,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万书高刚一闭眼的时候,414寝室的门,却在此时风自开了。一个白色的人影飘了进来,站在万书高床边,一脸冷笑。整个房间里的温度,似乎也瞬间降低好几度。

    万书高感受到了温度的变化,忍不住小腿一抽。朦胧中,他努力地睁眼一看,正是那个每晚都来的鬼物,血淋淋地站在自己的床前!

    这个鬼上身所穿的白衬衫,已经被鲜血染透,脑袋瘪下去一半,嘴巴洞开下巴歪斜,还有一个眼珠子吊在了眼眶之外。

    “还我命来……”那鬼物一开口,嘴巴里又是一股血流淋漓而下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!”万书高恐惧之下早忘了丁二苗的吩咐,张口大喊。惊恐的尖叫声,在寂静的夜里,听起来格外的瘆人。不过转念想到丁二苗就在对面床铺,万书高的心里稍稍安定了些。

    “何方鬼祟,搅乱阳间?还不赶紧给我现形!”突然间,丁二苗中气十足的声音凭空炸响,势如惊雷。

    丁二苗是被刚才的阴寒之气惊醒的。虽然正在熟睡中,但是十几年来的历练,让丁二苗对这些阴邪之气非常敏感。鬼魅一进屋,他就已察觉。

    飘进寝室的鬼物闻声一怔,随后竟然双手张开,朝着丁二苗的床铺扑了过去!

    “找死么?”丁二苗一声冷笑,顺手来取雨伞,准备降妖捉鬼。

    一摸之下,身边空空如也,不见了雨伞的踪影。今晚除了雨伞之外,自己并没有带任何法器,身边连一个铜钱也没有。

    丁二苗心中大骇:“谁动了我的雨伞?!”

    此时那鬼影已经扑到床边,眼看就要和丁二苗来个亲密接触!

    虽然说这只鬼并不是多么厉害,但是被他扑上来抱住扭打,自己作为茅山弟子,颜面何存?

    “收了你个孽障!”说时迟那时,丁二苗一跃而起,左手掐了一个指诀,右手二指向前,对准鬼影的印堂点去。

    但是丁二苗忘记了,这里是物流学院的学生宿舍。宿舍里都是上下铺,和平常的床铺不一样。丁二苗情急不察,这一跃,刚好一头撞在上铺边缘的钢梁上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丁二苗捂住额头,嘴里痛苦地哎哟了一声。

    听见丁二苗威风凛凛的呼喝声,万书高心中大喜,高人出手,看来是有救了。谁知道丁二苗也接着惊叫连连,万书高心中不禁暗自叫苦。想起身逃跑,奈何身子好似有千斤之重,别说逃跑,就连翻身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丁二苗一头撞在上铺钢梁上,身体滚落回下铺。那鬼影顺势扑上,竟然非常迅捷。好在丁二苗训练有素,慌而不乱,抓住床头的钢管,身形一旋从床头绕出,已经轻飘飘地换位站在了鬼影的身后。

    额头上有热乎乎的东西爬了下来,丁二苗用手一抹,靠,都是血。

    这回丢脸丢大了,要是给师父仇三贫知道,还不把自己抓回山再学几年?丁二苗怒发冲冠,就势用刚才沾满鲜血的手指,在右手心里画了一道血符,然后一抬手,一道掌心雷劈了过去!

    “轰——!”伴随着惊雷之声,火光乍起。

    掌心雷没有打中要害,擦着鬼影的右肩而过。饶是如此,那鬼影也身形一震,再不敢停留,从敞开的口飘然而出,留下一声凄厉的惨叫:“咿……!”

    额头上还在冒血,丁二苗顾不上追击那鬼影,扯过枕巾捂在伤口上,转身来看万书高。说也奇怪,鬼影一走,万书高的身体立刻就能活动了,连滚带爬地下了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怎么样?抓住了那家伙没有?”万书高打开电灯,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见万书高不关心自己的伤势,而是先查问战果,丁二苗是气不打一处来。他一手捂着额头,一手封住万书高的衣领,咆哮道:“有没有看到我的雨伞?!”一边问,一边扭头在地面上搜索。

    万书高被勒的几乎透不过气来,慌张地挥动着双手:“老大……咳咳,我看到了,看到、有根竹竿从户里伸进来,偷了你的雨伞……咳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喊醒我?”丁二苗气急败坏地怒吼。

    万书高一脸冤枉,“不是你说‘看到什么都别说话!’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?我……!”丁二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:“那是我的法器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,啊啊……!”

    正在混乱的时候,猛然间几声惊叫从走廊的那一头传了过来。听声音,似乎是万书高的室友排骨等人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丁二苗松开万书高的脖子,打开门冲了出去。楼道里,明亮的灯灯光下,排骨眼镜和胖墩,正抱成一团缩在墙角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的身边的地上,赫然放着丁二苗的黄布雨伞。

    丁二苗抢上几步,拾起雨伞看了一眼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幸好,雨伞完好损。

    万书高也跑了出来,瞪着眼睛看着排骨等人问道:“怎么了你们?不是叫你们不要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排骨等人惊魂未定,颤抖着说道:“我们、我们……也看到鬼了!”

    胖墩拼命地点头,补充道:“刚才听到寝室里有叫喊声,我们就过来看看。谁知道刚好遇到那个鬼从户里钻出来。他、他……浑身是血,脑袋只有一半,而且还有一个眼珠子吊在外面。好、好可怕!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有鬼了吧,偏偏你们不信!”万书高嚷嚷的口气里,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得意。

    丁二苗摆摆手,打断了万书高的话,冰冷的眼神扫过排骨几人的脸,沉声问道:“我只想知道,为什么我的雨伞,会在你们这里?”

    排骨等人对视一眼,犹豫着站了起来。胖墩眨了眨眼,勉强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,说道:“兄弟,对不起啊,我们也是好奇,就从户那儿偷了你的雨伞,想观摩一下,没有恶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奇?你知道好奇会害死人的吗?”丁二苗怒不可遏,一拉伞柄,竟然抽出一把明亮的宝剑,挽个剑花舞动一片寒光,剑尖直指胖墩的咽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