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25章 三世情缘
    “不要——!”躲在男鬼身后的女鬼飘然而出,换位站到丁二苗的面前,盈盈一拜,垂泪道:“请手下留情,我们愿意用别的东西,来抵偿这一顿饭钱。”

    如萍壮着胆子走过来,轻轻一扯丁二苗的衣袖:“二苗,放他们走吧,这顿饭钱我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一顿饭钱,就把这两个鬼扣在饭馆里,如萍担心狗急跳墙,这对鬼情侣会做出什么来。再者,如萍也是女人,看见这对情侣情真意切,难免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不能让他们白吃白喝。”既然如萍说情,丁二苗的语气也就缓和了点。他把手中的宝剑收入伞中,对那对鬼情侣说道:“你们俩留下一个做人质……,不,做鬼质。另一个出去弄东西来抵账。记住了,别打算逃跑,否则我一定让你们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那对鬼情侣见丁二苗收起了宝剑,神色一松,感激地看了如萍一眼。然后两人头碰头,低低细语了一番,男鬼对着丁二苗弯腰一揖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“二苗,这么晚了,你让他去哪里找东西来抵!ww.账?万一他害死别人,抢别人的钱,那不是我们的罪孽?”如萍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夏冰等人一头,都觉得丁二苗狠了点。两百块而已,看把人家这对鬼情侣逼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们不敢害人的。鬼有鬼的办法,他会找到一些值钱的东西来抵账。”丁二苗懒洋洋地掂过一个凳子坐了下来,审问犯人一样,大咧咧地看着女鬼问道:“叫什么?什么时候死的?为什么不去投胎?”

    万书高几人不由自主地围了过来,他们也想听听这女鬼的前生往事。

    女鬼在丁二苗的对面垂首而立,低声说道:“我叫骆英,生于民国三年,死于民国二十一年。我读的是洋学堂,接受思想比较早。刚才那位叫康诚,是我的同学,我们自由恋爱的。后来我父亲用我去巴结豪门,我一时想不开,自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万书高掐着手指推算:“民国三年到二十一年,你才十八岁。十八岁就谈婚论嫁,这算早恋吧?”

    “不算。”女鬼骆英微微抬头,眼神里闪过一丝忧伤:“我们那个年代,十八岁算是老姑娘了,十六七岁就嫁人生子的女孩,很多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别打岔,让她接着说。”夏冰推了万书高一把,又对那女鬼骆英说道:“那你男朋友怎么死的?是不是殉情自杀?”

    猜剧情是大多数人的爱好,尤其是女生,听到这样的故事,总是会往殉情上想。

    晓寒的眼睛里,一片雾气朦胧,顺手抽了两张纸巾,准备随时擦眼泪。

    骆英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的眼里顿时流露出限的失望,殉情多感人啊,可惜,剧情发展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。

    丁二苗也摇头:“不是,那个男鬼不是寻死,是刑死。我猜测,骆英死后,康诚心智大乱,犯下了王法,所以被处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骆英很意外,做出垂泪欲滴的样子,幽幽地说道:“就是这样的。我死之后,康诚心中气苦,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,杀了那个豪门公子,然后被枪决……”

    晓寒的眼泪到底还是流了下来,哽咽着道:“那也和殉情差不多了,康诚,真是一个好男人,大丈夫。”

    如萍听到这里,也满脸同情加悲伤。夏冰则不由自主地挽住了万书高的胳膊,小鸟依人,温情脉脉。

    丁二苗很煞风景地打断了大家的哀愁,对骆英道:“说重点,为什么不去投胎,而是在人间游荡?”听到这里,基本剧情已经结束了,丁二苗知道,这非是一个升级版的人鬼情未了——鬼鬼情未了而已。

    女鬼骆英看了丁二苗一眼,突然身子一矮,跪在了丁二苗的面前。丁二苗一愣,随后一挥衣袖,骆英跪立不稳,被挥出老远,再次靠墙而立。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,不要跪来跪去的。”丁二苗有些恼怒:“做鬼,也要有点气节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。”落英答应了一声,面带惊惧地看着丁二苗,低声说道:“也可以说是缘分。我们死后,竟然在望乡台上遇见了彼此的魂魄。康诚义反顾地带着我,逃脱了鬼差的押解,东躲西藏流浪四方。我们不愿去投胎,只因为……不想分开。”

    “真难为你们了,逃亡了近百年。”丁二苗也有些吃惊,这种感情,即使算不上山棱天地合冬雷震震夏雨雪,但是也足可以当得起“生死不渝”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肩头上一阵微烫,丁二苗扭头一看,却是晓寒的泪珠,屋檐滴水一般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骆英继续说道:“知道这里以前是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怎么知道?”丁二苗瞪了一眼,把自己眼里的泪水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那么凶,跟人家好好说话嘛。”晓寒在丁二苗肩头推了一把,然后又抹了一把眼泪。

    “这里以前有一座教堂,教堂外,就是这条老街。”骆英被丁二苗一凶,不敢再卖关子,语速了许多:“我和康诚经常在教堂里为我们的未来祷告,然后走出教堂,在街面上吃一顿饭,很……很幸福的,那时候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沉默片刻,问道:“刚才为什么要跪我?”

    骆英惨白的脸上,露出哀求之色:“我想求你不要抓我们。一旦被抓进鬼门关,不管能否投胎,我和康诚都会分开。另外,我们活着的时候,有个洋教士说过,我和康诚有三世情缘。当时我们不信,现在想想,洋教士的话,也未必是稽之谈。生前我们在一起,算是一世;死后魂魄在一起,也算是一世;可是另一世在哪里,我们却不知道。您道法高明,一定有办法帮我们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骆英的口气很激动,竟然不惧怕丁二苗阳气,还往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续一世情缘?这个……我办不到。”丁二苗皱起眉头,这次遇上难题了。

    门前人影一闪,康诚飘了进来,闪身站在了骆英的身边。骆英很自然地挽住了康城的手,相视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