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27章 刑刀
    丁二苗这才不得意地一笑,收起了桌上的万人斩,依旧****伞柄中。

    万书高赶紧马屁奉上:“二苗哥,你的剑,果然有好大的杀气,我就这么看了一眼,浑身发冷。它有什么来历?跟大家家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“万人斩的前身,是一把刑刀,杀人太多,所以才会有杀气。”丁二苗慢悠悠地说道:“知道什么是刑刀?”

    大家一起摇头,貌似都没听过这个名词。

    “就是刽子手砍人脑袋的鬼头刀!”丁二苗一挥掌,做了一个下劈的动作:“手起刀落,阴阳立判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一把砍人脑袋的鬼头刀,但是也不可能斩杀过一万人吧?”晓寒继续保持怀疑。

    “三百年前,满清入关一统天下,皇室贵胄八旗子弟,人人封官加爵。其中很多特殊官职,都是世袭的,刽子手也算是一个小官,父传子,再传孙,代代延续。”

    &n&{3.w}.{}.{}bsp;丁二苗老夫子一样,给众人讲起万人斩的历史:“这把万人斩的材料,据说是上古神兵异铁,吹毛断发削金如泥。它执行了大清十二帝,先后三百年的大多数砍头任务。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,就是在万人斩下做了鬼。以每年砍五十人计算,三百年下来,也有一万五千人了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众人都觉得脖颈发凉,不由自主退了一步,生怕丁二苗伞中的万人斩飞出来,斩了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,它现在为什么又变成了一把剑?”夏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问得好!”丁二苗越发精神,说道:“这把刑刀因为杀人太多,凝聚了限煞气,天怒人怨,鬼神共愤。当时大清王朝国运昌隆,有朝代的气运压制,所以还没有显示出危害。但是后来,大清朝被推翻,王气荡然存,这把刀的煞气得不到压制,就开始闹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丁二苗卖了一个关子,略作停顿。

    “怎么闹事的?”万书高等人同时问道。

    “煞气噬主。”丁二苗这才接着说道:“大清被推翻以后,民国成立,律法变,对死刑犯不再实行砍头,而是执行枪毙。刽子手自然也就失业了。但是这把万人斩,因为是世代相传的东西,所以一直被保留着。直到有一天,那个刽子手家族,一夜之内,暴毙了二十几口人……。从此以后,刽子手家族,每天都有意外死亡的人。而且,收藏万人斩的那户人家,所在的街道上,也络绎不绝地有横死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师祖路过京城,在十里之外都能感受到巨大的煞气,顺藤摸瓜,找到了万人斩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悠然神往,似乎在遥想他师祖的风采:“我师祖带走了这把万人斩,隐居深山,亲自动手千锤百炼,历时一年多,终于改刀为剑。刀是屠戮之兵,剑乃仁者之器。经过改造,万人斩上的煞气大为减少。我师祖又用道家神通,使煞气内敛,最终成为驱邪镇妖的法器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祖好流弊……”万书高也大为折服。虽然丁二苗只是寥寥数语,但是他师祖的风采,已经跃然而出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师祖因为炼剑,被万人斩上煞气所伤,最后英年早逝,二十多岁就死了。”丁二苗叹了一口气:“可以说,是我师祖用自己的命,换来整个刽子手家族,甚至是整个京城的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太伟大了,你师祖,死的那么年轻,真可惜。”如萍等人一起唏嘘不已。虽然已经是下半夜,但是大家都没有一点睡意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命,可改。我师祖当年出山,选择的命字就是夭,所以命中注定天不与寿。”丁二苗拿起雨伞,走向楼梯:“故事说完了,大家都早点睡吧。如萍姐明天还要开门营业,不要睡太晚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追上几步,叫道:“二苗哥,再聊一会吧?什么叫命字,说给大家听听呗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懂。”丁二苗也不回头,登登登上楼而去。

    如萍心细如发,赶紧跟了上去,从自己的房间里找了一张创可贴,给丁二苗处理额头上的伤口。其实丁二苗的额头,也就是皮外伤,一公分长的伤口而已。只不过伤在脸上,面子难看。

    一夜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丁二苗睁开眼,发现已经是上午八点多。他打开阁楼的门,准备去二楼的卫生间上厕所,却看到楼顶天台上铺着一张凉席,万书高蜷缩在凉席上,口水流了一地。身边一盘蚊香,已经燃尽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不是一夜都睡在这里吧?”丁二苗踢醒了万书高:“起来,太阳都晒到腚沟了!”

    夏天的八点多,太阳都升上头顶了。在这样的光线和温度下,他还能睡得着,真本事!

    万书高呼地一下坐起,揉着眼睛,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我想来想去,跟着你最安全。昨晚不敢打扰你,就在你门前铺了一张凉席将就一下。果然,睡在这里,那个鬼东西就不敢来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瞪了他一眼,径自下楼去洗漱。万书高恍惚了一会儿,也卷起席子跟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楼客厅里没有人,想必如萍和晓寒已经开始忙碌了。做这种小生意,特忙人,一大早就要去买菜,然后洗菜择菜切菜,做好所有的准备。

    等到丁二苗洗漱完毕,万书高已经买来了热乎乎的早点,满脸谄媚地笑道:“出炉的老婆饼,二苗哥,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“吃了也白吃。”丁二苗接过早点狼吞虎咽,抽空指点着万书高的脑门说道:“你的事,我不管了,你就等着那只鬼找你索命吧。棺材寿衣墓地什么的,也该准备准备。有什么遗言赶紧留下来,告诉你爹娘你是怎么死的。对了,遗言里可不要写我昨晚捉鬼失败的事,丢人呐!”

    “二苗哥,难道你真的见死不救?”万书高嚷嚷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眼一斜:“咋滴?天上掉馅饼,我给你套住脖子了?把你的空调拆走,咱们两清,阳关道独木桥,各走各的道。”

    “二苗哥……”万书高几乎要跪下来:“小弟上有八十老母,下有娇妻弱子,你真的忍心看着我一朵花没开,就被风吹雨打去?求您大发慈悲,赐我苦海明灯,让我回头是岸吧!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万书高口不择言,戏文台词一套套地从嘴里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噗地一笑,差点被嘴里的老婆饼呛住。他努力地一伸脖子,咽下了噎在喉头的食物,一抹嘴说道:“好吧,看在你八十老母和娇妻弱子的份上,我就再帮你一次。但是你先跟我说说,为什么,那只鬼要跟着你?!别跟我说你不知道,人话鬼话,我分得清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