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29章 一山更有一山高
    晓寒如痴似醉,如魔症一般出神,丁二苗连喊了几声,她也没有反应。见此情景,丁二苗奈地摇摇头,传菜去外面大堂。

    等到丁二苗传菜完毕,坐在一张空桌边和万书高闲话的时候,晓寒从后面厨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桌食客,也是大学生模样,有男有女,五六个人正在高谈阔论。晓寒径自走了过去,和这帮人打起了招呼。看架势,他们互相间都认识。

    “我问一下,你们工商学院,有几个叫季潇潇的?”晓寒问那桌客人。

    听见季潇潇的名字,丁二苗也把眼光看了过去。原来晓寒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话,找人核实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留着短发的女孩很好奇,反问:“怎么,难道我们工商学院,有两个三个季潇潇?”

    众人都一阵嬉笑,嘻嘻哈哈。“你问季潇潇干什么?”一个男生问道:“是她的粉丝?”

    &≡nbsp;“不是啊,我就随便问问。”晓寒脸一红,支支吾吾地走开了,还不忘扭头瞪了丁二苗一眼。

    这边桌子上,万书高拧着眉头嘀咕:“奇怪了,晓寒干嘛打听起季潇潇?”

    丁二苗奇怪了,问:“你也认识季潇潇?奇怪了,你们不在一个学校吧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也认识季潇潇?”万书高疑惑地看着丁二苗道:“季潇潇是今年山城大学生歌手大赛第一名。美女会唱歌,人人都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!”丁二苗很生气地一拍桌子,恶狠狠地吼道:“季潇潇是我老婆,不许你喜欢!”

    四座皆惊,鸦雀声。

    饭馆里正在吃饭的学生客人们,一起停止了动作,很多正要夹菜的筷子悬在空中不动,还有很多筷子掉落在地。再看万书高,嘴巴张开老大,几乎可以塞进一个南瓜。

    晓寒听到外面的动静,也走了出来,站在厨房和大堂的过道上,呆呆地看着丁二苗。

    丁二苗没想到自己一句话,会引起这么大的震撼。他朝着那些客人们挥挥手:“对不起,打扰大家吃饭了,你们继续吃,别客气。这顿饭,算……你们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邻座一个帅气的男生,眼里投来一束敌视的目光,淡淡地问道:“哥们,你说季潇潇是你老婆,季潇潇知道吗?有些牛,可不能乱吹。别以为吹牛不上税,弄不好,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的?”丁二苗正要去理论,却被万书高拉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,门外说话。”万书高不由分说,拉着丁二苗走到饭馆门外的人行道上。

    丁二苗不耐烦地甩开胳膊:“有话就说,别拉拉扯扯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苗哥,你知道季潇潇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是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万书高苦笑着摇头:“二苗哥,季潇潇是大学城公认的一枝花,也是整个山城的一枝花。她是大家闺秀,家族财产数,富可敌国。不知道有多少公子名流高帅富,在打着季潇潇的主意。你要是看上了季潇潇,放心里就好,别说出来。传扬出去,说不定那些富家公子,会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混蛋活腻了,敢打季潇潇的主意?”丁二苗瞪了万书高一眼:“季潇潇是我老婆,如果有人对她心怀不轨,我管他什么富家公子社会名流,统统打个半死,然后就地阉割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直愣愣地看着丁二苗半天,咽了口唾沫问道:“二苗哥,难道……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丁二苗几乎崩溃,用手一点万书高的额头:“你要我说多少次,你才相信?我堂堂丁二苗,是信口开河的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万书高使劲地揉着太阳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丁二苗转身回饭馆,还没进大门,正遇上刚才的帅气男生一伙人。看架势,他们是吃完了饭,结账走人。那家伙斜了丁二苗一眼,鼻子里哼了一声,擦肩而去。

    饭馆里还有几桌客人没走,看见丁二苗进来,都用异样的眼神瞅来瞅去,古古怪怪的。丁二苗也觉得别扭,心里骂了一声晦气,转身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反正,现在用餐高峰时段已过,接下来不会太忙,晓寒可以搞定的。

    不大功夫,万书高提了几个菜和几瓶啤酒上来,两人就在阁楼里用午餐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,你跟我说说,你和季潇潇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万书高给丁二苗倒上啤酒,说道:“我总觉得有些云里雾里的。按说,季潇潇的家世背景,和你相差的……有些大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喝了一杯啤酒,抬起眼皮说道:“我的事,你就不要打听了。说说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我自己?我一个普通的大学生,未来的打工仔,沧海一粟过江之鲫,茫茫人海中的路人甲,有什么好说的?”万书高也喝了一口啤酒,放下酒杯,很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“少跟我装糊涂!”丁二苗敲了敲桌子:“说说,你和那只鬼,有什么恩怨。这是最后一次机会,再不说,就滚出我的房间,以后永远不要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说这个?”万书高的脸一红,踌躇道:“其实……,这件事不怪我。要怪,也只能怪那只鬼命苦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静静地喝酒吃菜,一边听万书高讲述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家住山城西南一百公里外的一个小城镇,我是家中独子,父母亲对我抱有很大的希望。所以我出生以后,老爸给我取名‘万山高’,希望一山有一山高,一代强过一代。”万书高苦涩地笑了笑:“可惜,我辜负了我爸妈。”

    “打断一下,你不是叫万书高吗?怎么又叫万山高?”丁二苗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万书高端起酒杯一仰而尽:“这就是问题的关键。在这里,大家都以为我叫万书高。其实,真正的万书高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用手捶了一下脑袋,这好像有点绕,一时还真不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高考的时候,那个叫万山高的人,就是我,没有考上大学。”万书高继续说道:“可是,在他家乡的小镇农村,却有一个叫万书高的学生,考上了山城物流学校,还是一本。”

    好像有些明白了!丁二苗眼神一闪,一把抓住了万书高的衣领:“你小子害死了那个万书高,然后冒名顶替来读书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