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30章 纸人,胭脂
    “这个没有,这个真没有!”万书高连连挥手否认。他想摇头来着,可惜脖子被丁二苗掐得太紧,摇不动。

    丁二苗略一思索,缓缓地松开了手。昨夜里,自己和那个鬼照过面,的确是死之鬼,还不足四十九日。从时间上推断,眼前的万书高,害死那个万书高,然后来冒名顶替读大学,也是不可能的,因为他已经读了三年,开始实习了。

    “接着说。”丁二苗坐回了自己的座位,端着酒杯,却再也没心思喝酒,似乎在犹豫着什么。

    万书高喘过了气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,大约你也猜到了。我的确是借着万书高的名字,来这里读书的。那个万书高,因为家境贫寒,考上了大学,却没钱负担大学里的学费和其他开支。所以……,我老爸和他老爸经过友好协商,买了他的录取通知书、准考证、分数条,又伪造了户口本等等材料。凑巧的是,他的相貌和我也有几分相像,所以,我就鱼目混珠,顺利地成了物流学院的大学生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万书高自嘲地一笑!ww.,端起酒杯猛灌了一口,呛得眼泪横流。丁二苗冷眼相看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没上大学,觉得大学很神圣。上了以后才发现,也不过如此!”万书高嗤地一声笑,摇头:“你说我读这三年大学,又得到了什么?还不是一毕业就要失业?还不是要自己去找工作,然后累得跟狗一样?”

    当当当……,丁二苗敲敲桌子:“说些有用的,别说废话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点点头,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,继续说道:“自从一个月前第一次梦里遇鬼,我就觉得那家伙有些似曾相识。然后打电话回家询问,才得知,被我替名的万书高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丁二苗问。

    “他高中毕业后,没有再读书了,做了一名建筑工,就是瓦匠。一个多月前,他死在一个拆迁工地上。楼塌了,砸得他面目全非……。救出来以后,还有意识,弥留之际,他说了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丁二苗追问道。

    万书高叹了一口气,又舔了舔嘴唇,抬起头来:“他说——我真想上大学!”

    丁二苗也叹了一口气,事情的真相,已经清楚。看来,这个鬼比人还可怜啊。眼前这个小万也是,考不上大学就不读呗,偏偏借了别人的名字来读书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,二苗哥。他的死与我毫关系啊,搞不懂他为什么要找我索命,每天梦里站在我的床头,跟我说‘还我命来’。我也回去过家乡,在他的坟前烧纸祭拜。我老爸也请了一些所谓的高人做法驱邪,可是毫效果,我真的要疯了!”

    万书高可怜巴巴的看着丁二苗说道:“要怪,也只能怪他自己命运不好,没有生在一个好一点的家庭。当初,要是他读了大学,就不会死在工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明白那只鬼说的是什么了。”丁二苗站起身来,来回走了几步,突然站定说道:“他说的不是‘还我命来’,而是‘还我名来’!”

    “名字?”万书高一愣,随后一击掌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?!”

    丁二苗接着分析道:“被你替名的万书高痴心向学,却缘进入高校,如今命丧黄泉,还惦记着读书,因此一心想着你把名字还给他,让他来读书,来完成梦想。甚至,他还想附体在你身上,来完成自己的读书梦。昨晚在414寝室,我就发现他身上的怨气很重,已经迷失了本性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打了激灵:“迷失本性会怎样?会不会掐死我?”

    “他目前还没有这个能量,不过……,假以时日,他可以害死你的。”丁二苗说道:“你本性不坏,所以被这只鬼纠缠了一个月,也没什么大事,只是受了点惊吓。但是他每晚跟着你,迟早有一天,阴风入骨,你也就寿终正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苗哥,求你救救我!”万书高再次哀求:“我不想死,我老爸老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,我是他们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看看腕表,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。他对万书高说道:“看你没有隐瞒的份上,我就帮你这一次。先陪着我去市里买些东西,捉鬼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不敢怠慢,急忙收拾了饭桌,打开房门,跟着丁二苗下楼而去。如萍和晓寒还在忙碌,丁二苗打了声招呼,带着万书高走出饭馆,站在路边打车。

    上了车,出租车司机问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带我逛一圈,一条大街一条大街地逛。等我找到了地方,就会让你停车。”丁二苗说道。

    车师傅一听乐了,这是多好的生意啊。

    后视镜里看看丁二苗,车师傅明白了,一定是乡下来的,没见过世面,要坐着出租车逛街,看看花花世界。有钱不赚是王八蛋,只要你给钱,带着你逛遍全国也没问题。车师傅一脚油门,载着丁二苗万书高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万书高疑惑不已,低声问丁二苗道:“你要去什么地方,你自己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看左边,我看右边。发现有丧葬用品店,就通知我。”丁二苗答非所问,反而给万书高下了任务。

    出租车开得飞,一个多小时过去,几乎把整个山城的大街扫了一半。丧葬用品店也经过了好几十处,但是丁二苗都摇头不语,没让停车。

    又过去半天,在三环路边的一条巷口前,丁二苗突然喊了一声停。

    万书高跟着丁二苗下了车,才发现巷口处的古槐树上绑着一个木牌。木牌上写着“老韩丧葬用品店”,下方画着一个红色的花圈,然后一个箭头,指向巷子里。

    丁二苗站在巷口,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又看了看伞柄上的小罗盘,点头道:“就是这里了,真难找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进巷子,万书高才发现巷子很幽暗。虽是下午三四点,阳光正烈,但是这条巷子是南北走向的,两旁又有很多大树遮掩,所以阳光一点都照不进来。偶尔一阵风吹过,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万书高打了冷颤:“怎么感觉阴森森的?”

    “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。”丁二苗嘻嘻一笑,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走了几十米,一间半掩着门的丧葬用品店出现在眼前。店面灰暗,很破败的样子,唯有门边靠着一个全红花的花圈,看起来挺显眼的。丁二苗停下脚步,朝里观望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条死巷子啊,前方不通路。真搞不懂,这样的地方,能有生意吗?”万书高也环视着四周,嘴里嘀咕。

    “推门进去吧。”丁二苗指着门,对万书高说道。

    万书高不敢违抗,干咳了两声壮胆,伸手推门。吱呀一声响,门被推开了。屋里光线昏暗,不见灯光,也不见人。两个真人大小的纸人,脸上擦着重重的胭脂,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吗?有人……”万书高正在叫喊,猛地一扭头,发现右手边的屋子里,横着一口黑黝黝的大棺材,不禁吓了一跳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呀?”棺材后面,传来一个暗哑的声音,断断续续气若游丝,而且毫温度,像是从十八层地狱里飘出来的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