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32章 巫玉河畔
    如萍土菜馆的门前,站着三个衣冠楚楚的家伙,分别是万书高的室友,眼镜、排骨、胖墩。

    但是在丁二苗眼里,这些家伙简直就是衣冠禽兽!因为正是这几个家伙,害得自己昨晚捉鬼不成反而撞破脑袋,洋相大出。

    排骨等人一见丁二苗,立刻畏畏缩缩地走上前来,陪着笑道:“兄弟,昨晚是我们一时知,耽误你的行动计划,今天特意来给你赔礼,请你吃顿饭,杯酒释前嫌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家伙,昨晚吓得一宿没睡,想来想去,还是决定拿点诚意出来,给丁二苗陪个礼。要不,说不定人家心里不爽,给自己下个降头术什么的,那自己可就要英年早逝天妒英才呜呼哀哉了。

    即便不下降头,人家扎个布偶小人,写上自己三人的生辰八字,没事干的时候扎一针,那也生不如死的折磨啊。

    ——电视剧里,那些会法术的人,经常这样整蛊仇家,整的对手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:3w.抬眼望天,看都懒得看这几个家伙。万书高点头哈腰:“二苗哥,给个面子嘛。他们三个都是我的好兄弟,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丁二苗眼珠一转,嘴角渐渐地爬上了一丝笑意:“好吧。落地为兄弟,何必骨肉亲?既然是你万书高的兄弟,也就是我丁二苗的兄弟。那就一起吃个饭,正式认识一下?”

    今晚的行动非同小可,多几个人帮忙,总有点好处。等下行动起来,叫这几个家伙尿裤子,也算是出了自己昨晚心中的气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敞亮,拿得起放得下,真我辈楷模,大丈夫也!”万书高闻言大喜,马屁连连。今天在三个室友面前,丁二苗给足了自己的面子,这是何等的荣耀?

    排骨等人也松了一口气,前呼后拥地随着丁二苗进了如萍土菜馆,在最大的那张圆桌上坐定,开始点菜。

    这时候夕阳西下华灯初上,饭馆里还没有开始忙碌。排骨等人点好菜,万书高急忙把菜谱送到了厨房,交到如萍的手里。

    丁二苗坐在空调边,君临天下般的惬意。晓寒白了丁二苗一眼:“怎么你一个店小二,比人家掌柜的还清闲?”

    “这帮弟兄太客气,他们在这里,能让我当店小二吗?”丁二苗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万书高立刻附和:“对对对,二苗哥你只管坐着,等下菜好了,我们自己去厨房端出来。”又对晓寒说道:“来者是客,大家这不都是在照顾如萍姐的生意嘛?干嘛和二苗哥斤斤计较?”

    晓寒这才撇撇嘴,转去厨房,给如萍打下手,帮忙烧菜。

    一时间酒菜上桌,排骨等人对着丁二苗频频举杯,满脸堆笑。这几个大学生,对丁二苗挺好奇的,今天除了赔礼之外,也带着一份结交之心。

    丁二苗也不推辞,酒到杯干,豪爽非常。两打啤酒结束以后,丁二苗挥挥手,不再喝酒了,说道:“几位兄弟,昨晚你们坏了我的大事,今晚,我就给你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,跟我一起行动,这么样?”

    “二苗哥今晚有行动?”眼镜登时来了精神,伸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因为渐渐熟络,眼镜等人也随着万书高的叫法,称呼丁二苗为二苗哥。虽然丁二苗的年龄,比他们还要小,但是人家是法师,他们却是学生。“师生”之间,当然以师为尊。

    丁二苗点点头:“今晚的行动很重要,希望大家能够帮我。就是不知道你们……怕不怕?”请将不如激将,有些时候,激将法百试不爽。

    果然,在酒精的刺激作用下,哪个男人肯说自己害怕?排骨眼镜胖墩,个个侠肝义胆热血沸腾,如同黄飞鸿霍元甲附体,捶着胸膛壮志凌云:“二苗哥,降妖除魔,我们义不容辞,只要你一声令下,赴汤蹈火两肋插刀!”

    其实这几个家伙,都不是大胆畏的人。只不过,对于捉鬼这样神秘而又刺激的事,他们也不想失去参与的机会。再说了,不就是昨晚那个鬼吗?今晚准备充分,有**师压阵,有414寝室的四大弟兄同心协力,咬也咬死它了!

    丁二苗等的就是这句话,哈哈一笑:“不需要赴汤蹈火两肋插刀,只需要大家陪着我,给我提个灯笼什么的就行。来来来,上我的阁楼,我们好好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阁楼上,丁二苗拿着万书高的手机,打开山城地图看了半天,最后手指落在一个点上:“我们今晚战场在这儿,山城正南,巫玉河畔。”

    “巫玉河?”万书高看了一眼手机地图:“什么时候动身?”

    “这就动身,晚了来不及。”丁二苗迅速收拾好东西,把肩包丢给万书高,自己背上雨伞,带着众人鱼贯下楼。

    五人分乘两辆出租车,穿过山城市区,朝着南郊的巫玉河进发。河边道路不通,司机把丁二苗等人仍在南四环上,掉头而去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刚好八点半。正是七月十五,皓月当空,如明镜高悬。五人徒步向前,城市灯光渐渐地被丢在身后,一片安静,只有晚风呜咽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,有没有带电筒?”万书高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丁二苗大步向前,走进了前方的树林,道:“大月亮的,要什么电筒?”

    “可是树林里很黑啊。”

    排骨大模大样地训斥万书高道:“就你的胆子,也敢来捉鬼?要是害怕,你就点支烟壮壮胆呗。”说着,他自己就摸出了香烟和打火机。

    “不许抽烟!”丁二苗冷冷地打断了排骨的话:“前面就是巫玉河,到了河边,不许大声说话。惊扰了鬼魂,今晚我们谁也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排骨几人同时闭嘴,心里却在后悔,真不该来搅这趟浑水。现在听丁二苗的口气,今晚的任务,似乎没有想象中的简单。

    穿过树林,眼前一片昏暗。众人抬头一看,刚才的一轮明月,已经躲进了云层里,模糊不可见。城市的灯光,被身后的树林隔断,置身荒野的孤单感觉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巫玉河面波澜不惊,宛然一溪死水,泛着诡异的苍白。远处乌鸦夜啼,声声刺耳,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丁二苗环视着四周,又看看伞柄上的罗盘,然后用手一指西方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顺着巫玉河,往西走了十几分钟,丁二苗终于停下了脚步。他把众人带到了河边一块开阔的草地上,然后拿过万书高肩上的背包。

    丁二苗取出一把铜钱,选定方位以后,突然后退一步,醉酒一样,高一脚低一脚,口中念念有词,走起了奇怪的步法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是在跳舞吗?月光下的迪斯科?”眼镜为了活跃气氛,低声开了一个玩笑。万书高吓得一哆嗉,赶紧捂住了眼镜的嘴巴。刚才丁二苗吩咐过,在河边不要乱说话。

    “一拜翼州第一坎,二拜九离到南阳。三拜卯上震青州,四拜酉兑过西梁……”

    丁二苗一边迈着奇怪的步子,一边念咒,一边还不停地往地上丢铜钱。大约十分钟过后,他手里的铜钱,被全部丢在地上,这才停止念咒,脚步也站定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过来。”丁二苗朝着万书高等人招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