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35章 激战
    竟敢如此藐视我,不给你点厉害尝尝,你就不知道糖是甜的盐是咸的!丁二苗的名业火,从脚底直冲上来,当下一言不发,迎着黑衣矮鬼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万书高木桩一样站在阵门处,虽然不敢动步,但是他的脖子还能扭动,斜着眼叫道:“二苗哥,咱们不和他一般计较,放它去吧。反正已经有这么多了,少他一个又打什么紧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丁二苗狠狠地瞪了万书高一眼。他知道这家伙是害怕,担心自己对付不了黑衣矮鬼,会连累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万书高被丁二苗一凶,不敢再说话,老老实实地继续站岗。

    在黑衣矮鬼身前三尺远的地方站定,丁二苗沉声问道:“为什么要破我大阵?”

    黑衣矮鬼一言不发,充满戾气的眼神,死死地瞪着丁二苗。那阴毒的眼光,让丁二苗都产生一丝疑问,这,到底是人是鬼?

    铮地一声响,丁二苗已经反手将身后万人斩抽了出来!

    刚才在引魂阵边,丁二苗不敢出剑,怕万人斩的煞气,惊吓了阵内的游魂。现在离开引魂阵,已经有了一段距离,所以,丁二苗亮出了万人斩。

    “茅山杀鬼有神方,上呼师祖收不祥。跺山石裂佩印章,头顶华盖步魁罡!左扶六甲,右卫六丁。先杀恶鬼,后斩夜光。何神不伏,何鬼敢当?——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丁二苗右手持剑,左手掐了一个杀鬼诀指向天空,猛地一跺脚,剑随人动,杀向了眼前的黑衣恶鬼!

    “当……!”

    黑衣矮鬼手中弯刀横档,竟然将丁二苗的万人斩拨向了一边。刀剑相交,火光一闪,余音悠长。

    凑,居然会见招使招,以武术套路来化解攻击?刚才对方这一格,颇有力度,撞的丁二苗虎口发麻。

    震惊之中,丁二苗不禁心中大汗,难道今晚看走眼了,对手竟然不是鬼,是个活生生的人?可是他的身上,为什么又没有一点活人生气?

    正在丁二苗一愣神的时候,那矮鬼身体一转,整个人拔地而起跃到半空,双手握刀,直上直下地劈了过来。气势威猛,犹如泰山压顶,似乎要一刀将丁二苗劈成两半!

    “二苗哥小心!”观战的万书高大惊,连呼小心。就连康诚和骆英,也不禁失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丁二苗振奋精神,一个错步让开对方刀锋,手腕一翻,一招“横断云岭”,手中万人斩朝着黑衣矮鬼的腰间,平平地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衣矮鬼落地一滚,避开剑锋,左手握刀朝着丁二苗的双脚斩去。

    刀光如匹练,剑影似清波。

    两人刀来剑往,顷刻间已经交手是来招。可把万书高一班人看傻了眼,这哪里是捉鬼?分明就是武林大会,两个高手在争夺武林盟主的场景啊!

    数招过手,丁二苗听不到对方任何呼吸喘气声,心中加惊疑。又过几招,丁二苗寻个破绽,右手剑压住了对方的弯刀,左手掐了个指诀,迅速点向黑衣矮鬼的印堂!

    谁知道,这家伙竟然丝毫不畏惧丁二苗的指决,略一抬头,张开嘴巴露出白牙,看架势,分明是想咬点来的手指!

    尼玛,天下有这样不要脸的打法?

    丁二苗吃惊不小,急忙收指并拳,就势朝着黑衣矮鬼的脸颊打了过去。但是这一拳打中,却如中败絮,轻飘飘的毫着力点。看来这家伙还是一个鬼,虽然有形有质,但是毕竟不同于正常**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拳处着力,丁二苗的身体难免往前一个踉跄,手中万人斩,再也压不住对方的弯刀。黑衣矮鬼的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,挥刀自下而上,朝着丁二苗的胳膊切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看丁二苗躲闪不及,就要被卸去一条胳膊,康诚和骆英一声惊呼,一起飘了过来!

    但是康诚骆英看见危急才行动,毕竟迟了一步。没等他们到近前,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!

    只见丁二苗在危机之中,猛地扭头张口:“噗……!”一片血雨,正迎面喷在黑衣矮鬼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叭……”黑衣矮鬼被血雨喷中,口中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叫声,身形一滞,手中弯刀也同时一停。

    喷出的血雾太多,冲劲又足。康诚和骆英刚才救人心切猛冲而上,现在止步不及,也被部分血雾击中,各自一声惨叫,滚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妈蛋,竟敢劈我?”丁二苗呸地吐出一口血水,退后一步,双手举剑高过头顶,用尽全身之力,一招“力劈华山”运剑而下!

    眼看一剑就要劈中黑衣矮鬼,可是与此同时,丁二苗却突然觉得后脖子一凉!

    有人偷袭!丁二苗反应奇,身形一矮,手中万人斩掠过黑衣矮鬼的头顶,在半空划了一个弧形,朝着身后横扫。

    身后风声一动,丁二苗一剑走空,转身一看,只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,又绕到了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再回身,那道白色的影子,已经带着黑衣矮鬼飞出老远,一眨眼,就过了巫玉河,鸿飞淼淼,踪迹……

    好重的阴气!丁二苗摸了摸后脖子,刚才被白衣鬼吹中的地方,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维持引魂阵要紧,丁二苗也不敢追击,恼怒地向刚刚爬起的康诚骆英问道:“刚才偷袭我的鬼,你们看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康诚和骆英刚才被血雾击中,此刻还在发抖,颤声说道:“没、没看清楚……。看身影,是个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女的?你们估计她有多少年道行?”丁二苗又吐了一口血水在地,刚才情急之下,咬舌头咬的急,伤口大,现在还在冒血。

    见丁二苗吐血,康诚和骆英连忙又后退了几步。站定之后,康诚才说道:“鬼龄大约二十年,但是非常暴戾,恶鬼中的恶鬼,你以后遇见要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于没说!”丁二苗瞪了康诚一眼,又问:“那个黑衣矮鬼是什么来路?竟然不怕我的指决和咒语,邪门!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们华夏国的鬼,是东瀛鬼子。”骆英接口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恍然大悟!怪不得那狗东西的服饰和弯刀看起来眼熟,原来在电视上见过。怪不得,自己的指决对他效,原来是个外国鬼子,未经大国教化,所以中原道术对他作用不大!

    “八个雅鹿!再给我遇上,一定要你死啦死啦滴!”丁二苗咬牙切齿,冲着黑衣矮鬼逃走的方向,骂了一句东瀛国的国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