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36章 撤阵
    “你刚才为什么不用符咒对付他?”骆英问道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被丁二苗的血雾击中,骆英修为受损,再力维持那种大家闺秀的形象,而是露出了临死前的本相,舌头伸出老长,两只眼珠鼓起多高。

    原来也是一个吊死鬼!

    “转过身去,我帮你们调理一下。”丁二苗让康诚骆英两人转身,从背后打入两道固魂咒,帮他们凝聚魂魄。

    等到二人再次转回身来,已经恢复了以前的形象。男的潇洒俊美,女的温柔端庄。

    “今晚布置引魂大阵,除了万人斩之外,我没敢带任何符咒和法器,怕破坏这里的阴气,影响引魂效果。”丁二苗沉吟着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这个东瀛鬼动作太,真砍实杀,即使我带了符咒,也未必腾得出手来施法。而且,他既然不怕我的指决,那么……,符咒对他有多大威胁,也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&?ww.nbsp;康诚也点点头:“这个鬼,的确古怪,似乎可以抵抗你万人斩的煞气。他的东洋武士刀,是一把真刀,刀刃中有血光,看来也是身经百战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一个古怪的地方。”丁二苗抓了抓头发:“不过,下次再遇上,我有办法灭了他。刚才你们也看到了,他不是百毒不侵,至少,我一口血雾,就定住了他。”

    康诚和骆英对视一眼,一起对丁二苗行礼,康诚道:“天色不早,我们也该走了,就此告辞。**师以后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的事,先谢一下。”丁二苗道:“我知道你们的意思,非是想让我帮你们完成三世情缘,但是我还是那句话。我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。**师今天办不到,不代表以后也办不到。”骆英上前说道:“我们可以等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,现在给你留下生辰八字和死亡时辰,任你驱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骆英的衣袖风自鼓,一张便笺飘了出来,悬空浮在丁二苗的面前。

    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和死亡时辰,交给有法术的茅山弟子,也就等于,把自己的一切命运都交了出去。以后,丁二苗根据这些资料,念动驱鬼咒,就可以控制康诚骆英二人。也可以说,从此,他们的关系变成了主仆。丁二苗是主人,康诚和骆英,为奴为婢。

    丁二苗一怔,正要再说点什么,骆英和康诚已经相依而去。丁二苗苦笑着收起便笺,暗自摇头。这对鬼情侣,当真以为自己有通天法术?且不管它,反正自己没有答应他们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到了夜里三点,万书高、排骨、眼镜、胖墩几人,站岗半夜,现在一个个腰酸腿痛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,什么时候可以收工啊?”眼镜哭丧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现在,眼前经过的游魂野鬼,论有多么丑恶,都激不起他们的恐惧了,司空见惯,渐渐麻木。他们此刻唯一的愿望就是早点收工,然后可以坐下来,捶一捶后背,揉一揉大腿。

    丁二苗抬眼看看河对岸,游魂已经不多了,稀稀落落的。心里估计一下,自己今晚的引魂阵,至少已经帮助上千游魂顺利过关,这五百年阴德,已经到手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不是为了赚取这五百年阴德,鬼愿意半夜三地在这里受罪?

    于是,丁二苗便点头说道:“我这就来撤阵,你们再坚持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先灭了阵门处的磷火引魂灯,然后丁二苗迅速冲到树林边,掐断了引魂香。

    老韩卖的东西,果然货真价实,用起来就是顺手。引魂灯和引魂香,都维持了这么久的时间,不简单。一边撤阵,丁二苗还一边在心里夸奖了老韩一番。

    随着引魂灯和引魂香的熄灭,那些游魂瞬间失去了方向,但是他们还没有立刻清醒,都茫然在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丁二苗扯过万书高等人手里的红线,将红线缠绕在筷子上,吹亮另外两盏引魂灯,全部绑在一起,然后猛地一挥手抛向河对岸。两点幽绿的光华飘向对岸,游魂们的嘴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嘶吼,一起飘起身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扑通扑通之声,不绝于耳。丁二苗一回头,发现万书高等人都一起倒在地上,死狗一样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五谷不分,四肢不勤,唉……!丁二苗在心里叹气,嘴上却嘻嘻一笑,假惺惺地说道:“弟兄们辛苦了!”

    这些个大学生,平时泡妞打架吹牛皮,个个都是意气风发,恨天把恨地环,自称横推八马倒,倒拽九牛还,一旦真的做点事,就立马露出了弱不经风的原形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辛苦。”万书高歇了一口气,顺着草地爬了过来,低声问道:“二苗哥,原来你买这些东西,摆出这么大的阵仗,不是为了抓那个骚扰我的鬼?”

    到现在,万书高才发现,好像自己被人耍了。原以为丁二苗吐血大奉献,重金置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是帮自己捉鬼的,可是等了一夜,也没看到那个民工万书高的影子!

    丁二苗故作不解,拧着眉头说道:“你想哪去了?我步下这个引魂阵,就是为了吸引骚扰你的家伙去阴间。怎么,你没看到他从阵中过去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……”万书高沮丧地说道:“我猜你也是这个心思,所以一直瞪大眼睛在看,不放过经过眼前的任何一个鬼。可是,我看的两眼发酸,也没发现那个人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万书高又可怜兮兮地问:“二苗哥,你看到他过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!”丁二苗踌躇起来:

    “我刚才忙着和那个倭国矮鬼比武,一时间没注意看。这样吧,先等几天看看,要是那家伙不来骚扰你,就说明他去了鬼门关,回不来了!如果他还来找你,那我就另想办法捉他。你我相遇就是有缘,我不帮你,谁帮你?”

    “多谢二苗哥。”万书高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东方一线天光亮起,远处有雄鸡早唱,声声激昂。河边原本的灰暗雾霾一扫而尽,晨风阵阵,吹得人通体舒坦。

    “大家歇好了就起来吧,辛苦一夜,功苦劳高。”丁二苗收拾好一切,捡起昨夜散落在地的铜钱,对万书高等人说道:“为了表示谢意,今天我请客,不醉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