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37章 危急存亡
    听说丁二苗要请客,眼镜排骨等人终于有了点活过来的样子,纷纷强打精神爬起,勾肩搭背,互相搀扶着穿过树林,在路边打了出租车,原路返回大学城。

    学校门前的十字路口,五人分手。排骨三人回寝室补觉,丁二苗回如萍土菜馆。万书高担心那鬼魂又来索命,说什么也不回学校,铁了心跟着丁二苗。

    “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。”丁二苗奈地摇摇头,又对排骨等人说道:

    “中午十一点,来如萍土菜馆吃饭。还有……,昨晚的事,不要跟别人吹嘘显摆,小心被当成宣扬封建迷信活动,把你们抓起来,定一个妖言惑众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二苗哥。”排骨等人都点头,坚定而又刚毅的眼神让人肃然起敬:“我们兄弟一定守口如瓶视死如归,论是敌人严刑拷打,还是使用美人攻心计,也绝不吐露半个字!”

    丁二苗咧嘴一笑:“行啊,弟兄们,够意思!既然大家都这么刚烈,那就发个誓吧。就说,谁要是透露半个字,以后天天遇恶鬼,夜夜伴僵尸!==怎么样?哎,哎、哎……,都别跑呀。”

    对于丁二苗的彻夜未归,如萍很担心,这时候正在倚门相望。看到丁二苗精神抖擞地回来了,如萍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昨晚行动的时候,丁二苗命令万书高等人都关了手机,所以,如萍一直联系不上他们。虽然和丁二苗认识不久,但是丁二苗的淳朴和仗义,却让如萍深深感动,在心里,也把他看成了亲弟弟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夜没回来?都干什么去了?害得我担心死,没事吧二苗?”如萍略带抱怨,连珠炮一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的如萍姐,谢谢你的关心。”丁二苗心里一阵感动,又道:”昨晚出去是有点任务,现在已经完成了,顺利完成。就是一夜没睡觉……”

    如萍推着丁二苗的后背:“那赶紧上去睡吧,到吃饭的时候,我再喊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。”丁二苗站住脚步:“中午还要请小万和他的几个室友吃饭,因为他们昨晚都在给我帮忙。所以,还要如萍姐给我做几个菜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安排的,去睡吧。”如萍点头答应下来。请几个学生哥吃饭,非是几个家常菜,随便烧点就是了。开饭店嘛,天天就这事。

    洗漱一番,丁二苗和万书高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掀开枕头一看,丁二苗微微摇头,对万书高说道:“喂,看来今天中午的饭钱,还得你给。算我借你的,以后一起还,加倍还。”

    “你昨天买东西,不还剩的钱吗?”万书高有些为难:“二苗哥,实不相瞒,我这几天花费大了点,已经两袖清风身分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,你让夏冰支持一下,借点钱先用着。”丁二苗说道:“我的钱昨晚压在枕头下,现在没了,一分不剩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眼珠一转:“难道是晓寒或者如萍姐,偷了你的钱?”

    丁二苗一瞪眼:“什么话?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如萍姐和晓寒,是那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你的钱哪去了?”万书高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丁二苗摇摇头:“说了你也不懂,反正你给我弄几百块先应付一下。等我以后挣了钱,加十倍还你,都没问题。别不信,对我来说,在这个世界,挣钱比捉鬼,可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,我去给夏冰打电话。”万书高精打采地下了楼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丁二苗正睡的迷迷糊糊,万书高走上阁楼,推开了虚掩的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,没弄到钱?”丁二苗打量着万书高的脸色问道。

    万书高故作轻松地一笑:“弄到了,夏冰给我的卡里打了五百块,今天中午吃饭用不掉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翻了个身:“那怎么吊着个苦瓜脸?被夏冰嫌弃了,说你吃软饭?”

    “没有!夏冰那么喜欢我,怎么可能嫌弃我?”

    万书高正要吹嘘一番夏冰对自己的忠诚和爱恋,可是却听见丁二苗的鼾声已经悠扬地响了起来,只好耸耸肩,轻轻叹了一口气,在地上铺开凉席,也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十一点的时候,排骨眼镜等人准时来到如萍土菜馆。丁二苗安排在这个时候,是因为这个时段,饭馆的生意不太忙,不至于影响其他客人吃饭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今天的生意特别好。才十一点,店里几乎已经没有空座了。丁二苗想了想,带着排骨眼镜几人,提了几个塑料凳子,径自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吃饭吧,空调开放,不加价。”丁二苗打开自己的阁楼门,示意大家进屋,又说道:“只是一点,不许抽烟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跑上跑下,来回好几趟,把酒菜全部搬了上来,众人开吃。一顿饭吃到下午两点,才尽欢而散。唯有万书高心不在焉,食不知味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到排骨等人走了以后,万书高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二苗哥,我跟你商量个事儿。昨晚,那对鬼情侣,就是康诚和骆英,不是说任你驱使吗……?”

    “这个免谈,你可以闭嘴了。”丁二苗挥手打断了万书高的话,说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想法,非就是让康诚和骆英,去给我们寻找宝藏,帮我们发财。或者,让他们去吓人,然后我们出面捉鬼,演个双簧,去骗人家的钱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二苗哥……”万书高脸皮一红,继续游说:

    “事有轻重缓急,要知道变通嘛。现在我身分文,空有壮志凌云,而举步维艰;二苗哥你道法盖世,神威通天,也只落得个栖身小饭馆,当店小二混日子。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!所以我们当务之急,是要弄一笔钱来,这样才能不愁吃喝高枕忧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嘿嘿一笑:“我本来就不愁吃喝啊,我和如萍姐有约定,只要干点活,就有饭吃。你还是想想你以后的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天亡我也……!”万书高仰天长叹:“我找工作找不到,又被恶鬼缠身,现在相恋三年的女友,也要离我而去,真是天亡我也!”

    “太凄惨、太可怜了!”丁二苗一脸同情,想了想说道:“这样吧,你给我找找季潇潇的电话,我联系上她以后,把今天的饭钱,十倍还给你,你也就不用这样悲惨了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跳了起来,叫道:“二苗哥,你让我下地狱都行,就是这件事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丁二苗不解地看着万书高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啊,季潇潇那样的白美富,也是我可以打听的吗?我这样的穷吊丝……”万书高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,激动地说道:

    “要是我去打听季潇潇的电话,明天论走到哪儿,都会有人戳我的脊梁骨,说,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?!虽然我长得很帅,可是这个社会,帅是不值钱的,没钱没背景,小卒子都能搞死你!”

    丁二苗摊开手:“那我就帮不了你了,你去找一份搬砖的工作先干着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阁楼上计较,却突然听到晓寒在楼下叫了起来:“丁二苗,丁二苗,你赶紧下来!”

    万书高没好气吼了一嗓子:“叫魂啊,现在是休息时间,鬼叫什么?”

    丁二苗一脚踹了过去:“我看是你在叫魂!对女孩子要温柔,懂不?”

    “现在懂了……”万书高撇撇嘴,跟着丁二苗出了阁楼,顺手带上门。

    两人先后走下阁楼,进了饭店一楼大堂,不禁同时觉得眼前一亮。饭馆里,一个卷发美女,着一袭白色的纱裙,恬静地站在那里,美目流转,顾盼生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