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44章 勘察
    丁二苗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说,我可以帮你找到老张的魂魄,问问他,是被谁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林兮外星人一样看着丁二苗,半晌,嘴里蹦出来几个字:“真想帮我,就别捣乱。”

    夜风突然大了起来,呼呼作响,刮得人遍体生凉。林兮若突然突然哎呀一声,又冲进亭子里,隔着栏杆探头看向水面。

    她在寻找老张的脑袋。

    刚才一不小心,把老张的脑袋碰了下来掉在水中,林兮若也吓得半死,躲在了丁二苗的怀里。现在这么一耽搁,老张的脑袋已经不见,不知道被水浪带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在那!”丁二苗知道林兮若在找什么。他的视力极好,扫了几眼之后,就发现了目标,用手一指左前方的水面。

    那边的水面上,是一大片的睡莲。老张的脑袋,正在睡莲之间随风逐浪,颇有节奏,好似看到了熟人一样,在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&n+bsp;“飘了那么远,怎么办?”林兮若急了起来:“可千万别让鱼虾什么的,啃了老张的、老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捞上来不就得了?这才两丈多远,游过去很容易的,现在又不冷。”万书高也打量着侧前方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丁二苗和林兮若同时转过头来,热切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万书高两腿一抖:“喂喂,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……,我、我这是针对你们的建议,我不会游泳的,我旱鸭子……,我皮肤沾水就过敏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万书高又指着丁二苗,对林兮若说道:“我二苗哥有办法,一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瞪了万书高一眼,掐了一个指诀,闭上眼睛,嘴里嘀嘀咕咕默念起来:“江海星辰山河日月在我掌中……从我令者即封侯,不从我令当斩首!”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林兮若没好气看着丁二苗。

    丁二苗也不回答,只管念咒。万书高突然惊喜地叫了一声,指着湖面,让林兮若看。

    林兮若顺着万书高的手指看过去,不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原本飘在睡莲从中的老张的脑袋,正朝着三人站立的地方,缓缓飘来,似乎有一双手,在水面下推动一般。

    等到老张的脑袋飘到亭子边,丁二苗停止念咒松开指决,一弯腰,把老张的脑袋提了上来,轻轻地放在他身子边的长椅上,然后,合掌拜了两拜。

    林兮若呆呆地看着丁二苗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丁二苗拜完了老张,回头对天空挥了挥手,面带笑意,貌似在和谁打招呼一样。林兮若加迷茫,就连万书高,也不知道丁二苗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他俩看不见,湖心亭的檐角上,康诚和骆英也在对丁二苗微笑。刚才把老张的脑袋移到亭子边,正是康诚骆英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的队友,大约还有多长时间到这里?”丁二苗问。

    林兮看手机:“最还要五分钟吧。问这干嘛?”

    “五分钟也够了,等我看看老张的魂魄,跑到什么地方去了!”

    丁二苗一抖手中雨伞,将五色追魂旗抓在手中,低声念了两句咒语,一挥手,五色小旗飞上了半空:“九地寻幽,五方追魂。去——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又是干什么?”林兮若结巴着问道:“可千万不要破坏现场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不言不语,瞑目而立,似乎已经入定。一分钟过后,他猛地朝着半空一挥手,刚才的五色小旗,又出现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找到老张的魂魄没有?”万书高迫不及待地问道。林兮若的眼神里,也流露出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怎么会这样?”丁二苗低头看着手中的小旗,皱眉说道:“老张刚刚死,没道理找不到魂魄的呀!难道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胡闹了,多事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略带失望,先前看到老张的脑袋自动飘回来,她还真以为丁二苗是什么高人异士,身怀不世绝技。现在看来,刚才只是风力的作用,凑巧将老张的脑袋送了回来,与丁二苗关。

    丁二苗收了五色小旗,走过来说道:“姐姐,我没有胡闹。不信你等着,我布阵招魂,一定会把老张找回来!”

    “招魂?”林兮若摇头说道:“这种神棍的把戏,你也会?算了吧,省点力气,等我队友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神棍的把戏,这是、这是咱们国家的一种悠久文明。”丁二苗不得不对林兮若教育一番:

    “九月匈奴杀边将,汉军全没辽水上。万里人收白骨,家家城下招魂葬。——这是唐代人写的诗,由此可见,招魂术并不罕见,在历史上,曾经非常盛行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正要反驳,却突然听到一阵警笛声传来,她脸上一喜,说道:“我队友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叹了一口气,和万书高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两分钟以后,七八个干警,从公园大门处大步走了过来,手电筒的灯光乱晃,其中有好几个,手里都提着工具或者相机。

    “林队,你没事吧?”一个瘦高个干警走到林兮若的面前,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边,万书高和丁二苗对视一眼,心里不约而同地想,林兮若年纪轻轻,又是女流之辈,没想到还是个小头头。

    林兮若点点头:“我没事的大李,大家辛苦了,半夜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人是谁?”瘦高个大李警惕地打量着丁二苗和万书高,一只手压在腰间的枪把上。

    “哦,是两个热心青年,在公园外听到呼救,跟我一起冲进来的。”林兮若赶忙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丁二苗挑起眉毛一笑,热心青年,这算是一张好人卡吗?

    亭子里,已经开始现场勘察取证,镁光灯亮如闪电,门声咔咔不绝。

    稍后,拍照取证完毕,一个法医模样的中年人走上前,开始对老张的尸体,做现场的初步判断。

    “初步分析,死亡时间在十二个小时之前。死者头颅被薄刃切断,伤口处没有鲜血。应该是死者死后数小时,凶手再次实施分尸的。”法医一边检查,一边缓缓开口,做出第一推断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。”丁二苗忍不住插口道:“死者的死亡,到现在不超过二十分钟。我们听到他喊救命就追了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丁二苗,你听着就好,不要插嘴。”林兮若赶紧打断了他:

    “我们听到的呼救声,绝对不是老张发出的。这一点,可以从老张的尸体上判断出来,绝对不会有错。要不,谁有这个本事,在几分钟之内杀了老张,还让尸体变得冰冷,而且还有时间从容分尸,从容逃离不留痕迹,又让伤口处没有一点鲜血?”

    按规定,像这样的现场分析,都应该把丁二苗和万书高带到一边,不让他们听见才是正常程序,现在没对他们上措施,他竟然还不知天高地厚,指指点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