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45章 石敢当
    果然,现场好几名干警一起转过头来,对丁二苗投来轻蔑的一瞥。瘦高个干警大李对着身边一个年轻干警一偏头,那个年轻干警会意,立刻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现场勘察,两位回避一下,跟我来这边。”说罢,他也不由分说,推着丁二苗和万书高上了廊桥,一口气走了二三十米。

    万书高幸灾乐祸地说道:“二苗哥,你的鬼话只有我信,别人不信。怎么样,现在知道知音难求的悲哀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也算知音?我看是对牛琴!”丁二苗没好气地在廊桥转角处的长椅上坐了下来,抱着雨伞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折腾一夜没睡,这时都天亮了,多少有些困意。那些警察不让自己帮忙,丁二苗想,正好落个清闲,且冷眼看着,瞧你们怎么破案!

    见丁二苗意兴索然,万书高也闭了嘴,靠在椅子上,抱着胳膊睡觉。

    那个年轻干警默默地站在一边监视着他们,现在,丁二苗、万书高甚至/林兮若,都有犯罪嫌疑。因为,他们是发现现场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天色微亮的时分,林兮若走过来,喊醒了丁二苗和万书高。

    “怎么,抓到凶手了吗?”丁二苗揉着眼睛,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那七八个干警,已经将破碎的老张装进了尸袋里,七手八脚地往公园外面抬。现在天还没亮,尽早转移走尸体,可以减少坊间不必要的惊慌。

    “已经有线索了,现在,你们要跟我回警局一趟,录个口供。”林兮若语气平静,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万书高委屈起来:“林警官,你不会把我们当成嫌疑人,抓回警局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不敢去,那就是做贼心虚的体现,没嫌疑都有嫌疑。”林兮若一歪脖子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警车悄悄地离开了瑶海公园,半个小时后,丁二苗和万书高被带进了市警局的一间审讯室。负责盘查的不是林兮若,而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干警。

    叫什么,住哪里,干什么的,等等常规问题问完以后,老干警直奔主题:“半夜三,你们在公园附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长夜漫漫睡不着,出来转转。”丁二苗依旧是这句台词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带着一把雨伞?”老干警又问。

    丁二苗一摊手:“饱带干粮,晴带雨伞,有备患啊。天有不测风云,谁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干警问了半天,一边察言观色,心里排除了两人的作案嫌疑,便登记了两人的身份信息,又让他们在刚才的口录上签字按指印。

    从到警局开始,直至盘问结束,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,楼外阳光明亮,已经是七点多了。

    一切程序走完,老干警挥挥手:“去吧,以后或许还要找你们了解其他情况,请多配合,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凭什么要配合你?还随叫随到?丁二苗腹诽了两句,懒洋洋地走出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万书高追了上来,郁闷地说道:“这些干警太没道理,把我们请过来,却不安排车子送我们回去,这路费,我找谁报销去?”

    正在嘀咕的当儿,林兮若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耽误两位时间了,我请你们去外面吃个早饭,算是道歉吧。”林兮若面带微笑,但是却遮不住疲劳困倦的神色。

    因为昨晚丁二苗和万书高的出现,有些诡异。所以,虽然没有问出什么破绽,但是他们的嫌疑,也不算完全解除。林兮若请吃早饭,其实是套近乎,这样的私下接触,也是一种不动声色侦查手段。

    丁二苗嘻嘻一笑:“和女警姐姐一起吃早饭,不胜荣幸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也嘀咕了一句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三人并肩下楼,走出大院。丁二苗左右打量着周边环境,一边微微点头,说: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错?”林兮若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格局不错啊。”丁二苗说道:“你们这栋大楼,建造的时候,一定经过风水师的指点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一撇嘴:“拉倒吧,这里都是神论者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嘻嘻一笑,回身指着警局大门后面的花坛,问道:“如果不讲究风水布局,为什么在大门当的花坛里,竖着这么一块奇怪的大石头?”

    林兮若也停下脚步,打量着身后的花坛。

    花坛很寻常的八角形,只是上面没有养花种草,那些狗尾巴草,都是野生的。花坛正中竖着一块一丈多高的长方形大石头,迎门的一面,刻着几个殷红的大字:敢当天下先!

    俗话说,司空见惯不足为奇。林兮若在这里上班,天天进进出出都要看到这块大石头,早就习惯了,并不觉得有什么玄机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经丁二苗这么一提,林兮若也觉得挺奇怪的。

    这块大石头既不美观,也任何雕刻,说起内蕴什么的吧,估计也谈不上,它就是一块灰白的石头。而且,正摆在门当里,非常影响车辆进出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这块石头有个什么说法?”林兮若心里疑惑,却装作好整以暇的神态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也不谦虚,指着大石头说道:

    “第一,这是一块泰山石;第二,上面的字,是用朱砂写的。仔细看,上面的‘敢当’两字,比下面的三个字,颜色要重一些;第三,它放在这里,是用来辟邪的;第四,它的名字叫石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懂,能再说明白一点吗?”林兮若一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看门前这条路,正对着你们警局大门。一条直路一条枪,这样的格局非常不好,煞气直来。”丁二苗指点着说道:

    “所以,门当里必须以石敢当抵挡煞气,才能保证整栋建筑和里面的人健康安全。泰山是天下正气汇集之地,所以泰山石具有镇宅、厌殃、消灾、弭难、保佑平安等功效。泰山石迎门而立,所有煞气邪气,它都可以一力当之。因此又叫石敢当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的马屁,恰到好处地送上:“二苗哥好学问,我又学了一招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微微皱眉,似乎若有所思。半晌,她才抬起头来:“这只是你的推断,缺乏证据。”

    对于一个干警来说,证据大于一切。这是在长期侦查工作中,逐渐形成的习惯思维。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证据。谁都能看出来,这块石头放在这里,显得前院很局促。”丁二苗胸有成竹地说道:

    “根据警局大门的宽度,以及前院的面积,可以推断出,在一开始的设计里,前院没有这块石头。原因有两个,要么是当初建设时,没有考虑到前面这条路;要么就是盖楼的时候,前面根本就没有这条直路。也就是说,这条路是在你们警局大楼盖起来以后,才打通的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惊异地点点头,示意丁二苗继续。情况的确如此,警局大门前的路,是两年前才打通的。

    丁二苗得意地一笑,继续说道:“这条路正对大门的情况出现以后,紧跟着,就有古怪出现。具体什么古怪,我不好猜测,但是一定有。不过,自从石敢当放置在门当里,那些古怪又突然消失了,对吧?”

    林兮若默然语,想了半天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自从门前这条路打通以后,经常有对面过来的汽车,照直冲进警局大院,伸缩门都撞坏了好几个,还有两个门卫受伤。交警队的专家也针对这条路做过检查勘测,可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,这条路出现以后,警局半年之内,换了四任局长,都是因为身体健康问题,或者其他意外伤害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道哪一天,这块石头悄悄地竖立起来,那些看似偶然的事件,再也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沉默半天,林兮若直视着丁二苗:“我想知道,你到底什么人,为什么年纪轻轻,却懂得这么多神神道道的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