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50章 栖凤山下
    谢采薇会意,顺口接话道:“就是老爸不说,我也会请二苗他们吃饭的。现在已经十点多了,难不成,让人家饿着肚子干活?皇家都不出饿兵,世上没这个道理的嘛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嘿嘿一笑,带着奸计得逞的得意。

    谢国仁又寒暄了几句,亲自把丁二苗和万书高送到了电梯口,等到电梯门关上以后,他还一脸笑容地站在那儿挥手。

    谢采薇领着丁二苗和万书高,出了电梯来到一楼大厅。丁二苗又要去卫生间,谢采薇点头一笑,在前台接待处等待。

    卫生间里,丁二苗完成了泄洪工作,一转身,看到万书高也在嘘嘘,登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朝着他的屁股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……,干嘛打我?”万书高被踢得一哆嗦,尿了一手和一裤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为什么打你?”丁二苗气急败坏地指着万书高,说道:“捉鬼驱邪,是个技术活,也是体力活,是一个玩命的活|..。你倒好,跟人家要两万块!我的命都押在上面了,知道不?难道我的命,就值两万块?”

    “那该要多少啊?我感觉两万块不少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万书高哭丧着脸:“像我这样的大学生,以后找工作的话,大概要累死累活七八个月,才能拿到两万块工资。何况,人家谢老板不是答应了,一共四万?四万块啊,二苗哥,你掐掐手指动动嘴皮子就来了,相当于一个白领一年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做鬼你都掐不死人,出息!”丁二苗恨铁不成钢地摇头:“像这样的大生意,不说一百万,至少也该开价五十万吧?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?”万书高大吃一惊,喃喃地道:“我靠,原来做茅山弟子这么赚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钱好赚吗?那个什么昆仑捉鬼大师都死在当场,可见,这工地上的鬼,不是好对付的。唉……算了,反正以后谈生意,再也不能带着你,丢人丢牲口!”丁二苗瞪了万书高一眼,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万书高抖着裤子追上来,讨好地笑道:“二苗哥,这次是我没把握好,但是下次就知道了。我保证下不为例,绝不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一抬头,已经到了谢采薇的面前。万书高大为尴尬,讪笑:“卫生间的水龙头坏了,冲了我一身的水,赶紧叫物业修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辰大厦不远的湖畔南亭会馆,谢采薇要了一间雅静的包厢,三人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。桌上的美食,身边的美人,让丁二苗心情大爽,喝了好几杯茅台。

    美中不足的是,有个电灯泡在场,稍微有些破坏气氛。

    饭后,谢采薇亲自开车,带着丁二苗和万书高先回了一趟如萍土菜馆,因为丁二苗白天出门,一般只带雨伞,放法器的背包还丢在如萍土菜馆。

    跟如萍打了声招呼,丁二苗径自上了阁楼,从背包里翻出纸符和朱砂水,画了一道驱邪避鬼咒,折叠起来收好,又回到了楼下,坐进了谢采薇的奥迪车。

    万书高不用吩咐,直接拉开后座的门,也上了车。

    上车以后,丁二苗又从背包里翻出两枚铜钱,把刚才画好的纸符,折叠成比铜钱略小的圆形,夹在两枚铜钱之间,用红绳牢牢系好。

    然后他才把铜钱递给谢采薇,道:“采薇姐,你把这护身符戴在脖子上,百邪不侵。除了洗澡的时候,不要轻易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铜钱有避邪的功效吗?”谢采薇这时还没有发动轿车,便接过铜钱,饶有兴致地问。

    丁二苗点点头:“铜钱天圆地方,中间的皇帝年号,则代表人。天地人三才齐备,就有了辟邪的功效。我又在这里面加了一道符咒,可保你万一失。”

    见丁二苗说的这么郑重,谢采薇便顺从地把铜钱挂在了脖子上,投来嫣然一笑,以示感激。

    看见那铜钱挂件,从谢采薇的衣领里,钻进了两峰之间不可见的地方,丁二苗这才满意地一笑,示意出发。

    车行平稳,顺着城市高架一路向前。一个小时以后,在西郊栖凤山的亲水家园项目工地的大门前,奥迪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下了车,并不急着进工地,反而往后走了几十米,站在一个高坡上,审视着四周的山形地势。

    对面的工地,背后就是栖凤山,峰峦叠嶂,满目青绿。前面就是巫玉河,玉带当前流水有声。得山得水,是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这条巫玉河,就是中元节晚上,丁二苗布置引魂大阵的那条河。不过巫玉河很长,从山城西侧流出,经过山城南郊,直下嘉陵江。现在丁二苗站立的地方,属于巫玉河的上游,和那晚布阵的地方,相隔几十里。

    万书高和谢采薇跟了过来。谢采薇问:“怎么样,看出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是个好地方。”丁二苗撑开手中的雨伞,为谢采薇遮挡着午后的强烈阳光,说道:“这里两面环山,一衣带水。左面金盘献瑞,右面水射中堂;前展华庭鹤宇,后枕荆山翠玉。三光聚顶,气冲斗牛,有风生水起、生生不息的气象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,”谢采薇一声脆笑:“这话要是我老爸听见了,一定会大喜过望。可惜,我不懂这些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也一笑,指着立脚处说道:“如果在这里建一个亭子,就加完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回去查一下规划图纸,如果这块地也在项目范围之内,就以你的建议,在这里建个亭子。”谢采薇认真地点头:“我老爸,也一定会同意的,他最在乎风水地形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擦了一把额头的汗,用嫉妒加怨恨的眼神,看着伞下的丁二苗和谢采薇:“二苗哥,谢小姐,我们还是进工地吧。捉鬼要紧,这些事以后再安排,反正这样大的楼盘,没个两三年也不会竣工,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丁二苗撑着伞,和谢采薇一起走下高坡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是下午三点,工地上的工人们都在扎钢筋,挥汗如雨。旁边几台挖掘机,正在挖地基。虽然这里出现了灵异事件,但是工人们并不害怕,因为他们都是白天上班,而且,都是好几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些工人们突然看到谢采薇这个大美女走了进来,很多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,贼头贼脑或者所顾忌的看着。也难怪,这些工人整天在工地上,看见美女的机会实在不多。

    谢采薇视而不见,直接穿过施工现场,往后面的临时板房走去。那里是工地上的临时办公室,负责监管施工的公司小头目们和所有保安,就住在那里。

    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口哨和几声嬉笑。

    谢采薇知道这口哨和嬉笑,都是冲着自己来的,倒也没说什么,只是微微加了脚步。

    万书高回过头去,狠狠地瞪眼,口中说道:“都混成民工了,还有心思瞎乐呵?看见美女就起哄,什么素质?!”

    “我爸以前也是民工。”谢采薇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万书高一愣,随后接口道:“其实民工也挺好的……,现在搬砖工资很高。我要是找不到工作,也打算做建筑工。”

    尼玛,这份见风使舵的机灵劲,不当汉奸真的可惜了!丁二苗微微摇头,在心里又把万书高狠狠地鄙夷了一番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已经走到了长长的一溜临时板房前。一间挂着施工现场总指挥部标志牌的板房前,谢采薇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一个敞着衬衫,袒露着肚子的秃顶中年人打开了门。见到谢采薇,那中年人一阵尴尬:“谢小姐,你怎么来了?”一边说,一边把谢采薇往里面让,一边手忙脚乱地系扣子。

    板房里面积不小,三十多个平米,里面有空调,办公桌、茶几、沙发、饮水机一应俱全。还有一个隔间,想必是卧室。就是没有看到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谢采薇招呼丁二苗和万书高坐下,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,略带不地看了一眼那个中年人,说道:“杨经理的工作,好像很清闲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,也不是。我刚刚出去巡查了一遍,才回来。天气太热……,对了,大家喝水吗?我给你们倒水。”这个被叫做杨经理的人,一边打着哈哈,一边手忙脚乱地拿出纸杯,倒了三杯水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丁二苗先生,这位是……万书高。”谢采薇单刀直入,说道:“他们两位,受我老爸的委托,来调查这里的什么灵异事件。现在工地上是什么情况,你先跟他们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杨经理诧异地打量着丁二苗和万书高,他没想到,这次请来的捉鬼法师,竟然这样年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