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52章 埋骨,超度
    丁二苗正要发作,谢采薇却说道:“我开车去买吧,中元节刚过,冥币应该不难买,或许一般的小百货店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和采薇姐一道去。”丁二苗拍了拍手上的土说道。

    万书高立即说道:“那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“滚,哪儿凉哪儿呆着去!”丁二苗几乎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正如谢采薇所说,中元节刚刚过去,很多私人经营的小百货店,都还剩一些纸钱冥币。丁二苗买了两扎冥币,和谢采薇重回工地,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个保安队长李伟年,已经埋葬了刚才挖出来的骸骨,这时正在杨经理的办公室里闲坐。万书高当然也在空调房里,正在和杨经理李伟年大侃特侃,天文地理鸡毛蒜皮。

    丁二苗晃了晃手里的冥币,对李伟年说道:“李队,刚才的骸骨埋在什么地方?带我去把这些纸钱烧了。”

    &nbs==p;李伟年答应了一声,起身出门,率先朝工地外走去。谢采薇丁二苗随后跟了上来,万书高也想一道去看看,却被丁二苗一瞪眼,吓的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骸骨被李伟年埋在河岸边的一棵柳树下,埋骨的地方,稍稍高出地面,做了一个小坟墓的样子。

    丁二苗看了看四周的环境,不禁对李伟年投去赞许的一瞥。这儿青山环绕,碧水东流,也算是个好地方。以树为碑,以土为封,倒也中规中矩。不知道李伟年是略懂风水,特意选的这地方,还是误打误撞,把骸骨埋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李伟年接过丁二苗手里的冥钞,蹲在地上,用打火机点燃几张丢在“坟”前,然后一张一张地添加,默然语。

    丁二苗整了整衣服,左手掐着指决,口中念道:“太上敕令,超汝孤魂。鬼魅一切,四生沾恩。有头者超,头者生。枪诛刀杀,跳水悬绳;明死暗死,冤曲屈亡;债主冤家,叨命儿郎;在吾台前,八卦放光!度汝而去,超生他方。为男为女,自身承当;富贵贫困,报应不爽。——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谢采薇对这一切很感兴趣,等到丁二苗念完了咒,便问道:“二苗,工地上的古怪,都是因为这骸骨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确定。”丁二苗摇摇头,说道:“但是应该有点关系。等我今晚布置一下,明天就知道大概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李伟年也烧完了纸钱,站起身来,看着地上还没烧完的灰烬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突然间一阵风悠悠刮来,卷起那堆灰烬往东飞去。灰烬在风中渐渐弥漫散开,像一群黑蝴蝶蹁跹飞舞。

    这时候,明明风向朝西,河边草木枝叶,都微微向西摆动,只有那些纸灰,在空中逆风而行,向东方渐飘渐远。而地面上,所有的灰烬都被卷的一干二净,没有任何遗留,只有一块被火烧烤过的褐色印迹。

    “好奇怪,这纸灰竟然能逆风飞行。”谢采薇看见这样怪异的现象,心中不禁悚然。一直语的李伟年,也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“也不奇怪啊。”丁二苗笃定地说道:“死者的魂魄,收走了这些纸钱。她的魂魄寄身之地,应该就在东方,所以纸灰才会向东而去。”

    谢采薇略一沉吟,说道:“我以前不信这些,可是现在有些信了。”

    嗟叹了一番,三人转身向工地走去。李伟年走得稍慢,还时不时地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丁二苗留了个心眼,让谢采薇先走一步,自己则放缓了脚步。等着李伟年赶上来的时候,丁二苗开口问道:“李队,好像你知道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李伟年一愣,站住脚步,低声说道:“丁……顾问,我的确是遇到了一点事,但是不敢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丁顾问?”丁二苗觉得这个头衔太别扭了,一般顾问,不都是老态龙钟白发苍苍的吗?于是他一挥手,笑道:“李队,我们岁数差不多大,不用这么客气啦。要是不见外的话,就兄弟相称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好。”李伟年灿烂一笑:“不知道丁顾……丁兄弟今年多大?我属蛇,今年二十三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属刺猬,比蛇大,你就叫我二苗哥好了。”丁二苗狡黠地一笑:“继续说,刚才遇到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是这样的,二苗哥。我刚才把那骸骨埋下去的时候,身边并没有别人,可是我竟然听到了一个女人在我背后说话。一回头,却又看不到人。我怀疑自己听错了,就没告诉你。又担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,所以跟谁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在部队锤炼过,李伟年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纪律性,对于这样可能引起恐慌的事件,瞒得很紧。

    李伟年踌躇了一下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曾经的兵王,我自信,我的听觉和视觉都很好,而且敏感度也远超普通人。可是刚才发生的诡异,却让我也法作出判断,究竟是错听,还是真的有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点点头:“你没有听错,是有人说话。说说,她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叹了一口气,说了一句‘好人啊’。”李伟年道:“听声音,好像很年轻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拍着李伟年的肩膀嘻嘻一笑:“大约是那个女鬼看上你了。放心吧,她既然说你是好人,就不会来害你。走吧,今晚我不回去了,就在工地陪你值班。”

    回到杨经理的板房办公室,丁二苗想了想,让李伟年把胆小怠工行动缓慢的保安全部放假,只留下五六个身手较利索的年轻保安。

    谢采薇看看时间不早,就准备回市里。万书高眼珠一转,对丁二苗说道:“二苗哥,我在这里,似乎也没什么用。刚好,还有一点私事要处理。你看,我就跟谢小姐一起回市里,行不?”

    “行啊,这里我能搞定,还有李伟年兄弟帮我。”丁二苗嘻嘻一笑:“可惜了,本来准备带上你一起捉鬼,完事以后,分你两万块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,那要不……我留下来?”万书高的肠子都悔青了,可怜兮兮地看着丁二苗。

    丁二苗听而不闻,端起手里的水杯喝茶,面表情。

    谢采薇也忍不住抿嘴一笑,这万书高也的确是个奇葩,听说有钱分,立刻就变了主意,一点也不为难。

    “二苗,那我走了,你千万要当心点,自身安全第一。没有把握的事就不要做,不要冒险不要逞强。”谢采薇殷勤叮咛。

    “有姐姐这句话,我就是被鬼掐死,也心甘情愿。”丁二苗嘻嘻一笑,起身送谢采薇到门外。

    谢采薇苦笑了一下,越是怕什么,他丁二苗就说什么,真是拿他没办法。突然谢采薇又扭头说道:“对了,要不要安排一辆车,给你们使用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会开车啊。”丁二苗抓了抓头发。

    李伟年走了过来:“我会。”

    谢采薇点点头,转向杨经理,让他送自己回市里,她自己的奥迪车,却留给了丁二苗和李伟年。

    也是下班时间了,杨经理刚好也要回家,便打开车门,恭请谢采薇上车。

    谢采薇把着车门,回身看着万书高。刚才万书高说要一起回市里的,谢采薇自然要带上她。要不,在这里打车可不容易,又不通公交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,谢小姐你们先走吧,我等下再说。”万书高讪笑着挥手。

    等下再说,就是不用说了。谢采薇知道万书高的小心思,也不以为意,和丁二苗挥手告别,坐进了杨经理的普桑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保安队长李伟年,也有一间办公室,不过很小。

    丁二苗翻看着李伟年办公桌上的保安执勤名单,也不拿正眼看万书高,懒洋洋地问道:“怎么,不回去处理私事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二苗哥,我想好了,私事可以压一压,但是捉鬼不能耽误!”万书高大言不惭地说道:“俗话说,打仗亲兄弟,捉鬼兄弟亲!我不留下来帮你,怎么对得起这份兄弟感情?”

    “有这句俗话吗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李伟年的眼神一片迷茫,问道:“还有,刚才二苗哥说他是属刺猬的,十二生肖里,有这个属相吗?”

    万书高立马瞪起眼睛,领导一样地训斥李伟年:“怎么你就像个问题宝宝?少说话,多做事!”

    “不做事的是你,不是人家李队。”丁二苗一脚踹在万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