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53章 不期而遇
    但是面对丁二苗的命令,万书高不敢违抗,只好磨磨唧唧地填土。李伟年保持着部队的习惯,绝对服从上级指挥,是运锹如飞。

    填土相对挖坑来说,简单了许多,顷刻间,五个小坑已经填平,又用脚跺实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现在,找地方吃饭洗澡吧,然后睡觉。”丁二苗说道。

    万书高松了一口气,故作内行地说道:“二苗哥,我看不会这样简单吧,晚饭以后,是不是还有行动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行动,我不反对。我的任务,就是睡觉。”丁二苗懒洋洋地说着,带头走向了李伟年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李伟年开着谢采薇的奥迪,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了熟食卤菜和啤酒。丁二苗和万书高同车随行,购买了一些换洗衣裤和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回到工地时,天色已黑。留下来值班的保安们,就在李伟年的办公室,围着丁二苗团团坐定,胡吃海喝了一番。

    &nb工地上已经接通了自来水,但是没有卫生间。都是大老爷们,丁二苗也顾忌,晚饭后,就在露天水台边,洗了一把凉水澡。

    李伟年让手下的保安兵,搬了两张折叠床放在自己的办公室,铺上凉席,给丁二苗万书高休息。

    工地大门处,还有一间保安值班室。李伟年带着两个保安兵,亲自在那里值班。剩下的几个保安,则睡在丁二苗隔壁的板房里,一墙之隔。

    丁二苗临睡前,带着万书高和李伟年,在工地上查看了一番。回来以后,命令所有保安,晚上不许出来,撒尿都在房间里解决,否则后果自负。如此,丁二苗还是不放心,在所有住人的房间内门头上,都画了一道符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来这里捉鬼,要是某个保安在这时候出了意外,这面子可丢不起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这一夜出奇的安静,没有听到外面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天色微明,丁二苗精神抖擞起了床。在外面空地上撒尿的时候,却发现袅袅的晨雾中,李伟年正在工地大门那里,穿着背心打把式锻炼身体,拳脚如飞虎虎生威。

    “早啊,二苗哥!”李伟年也同时看到了丁二苗,小跑过来:“昨晚睡得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早啊,李队!”丁二苗在李伟年鼓鼓的胸肌上打了一拳:“我很好,你也好吧?”

    李伟年点点头,憨厚地一笑。

    丁二苗转身回屋里取了雨伞,对李伟年道:“走,去看看昨晚挖的坑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万书高还在板房里,睡得跟死猪一样。丁二苗和李伟年也不管他,先去查看昨晚挖坑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晨雾忽然厚重起来,周围一片朦胧,模模糊糊看不清楚。丁二苗鼻子一动,突然大叫一声不好,转身就往回跑!

    李伟年一愣,立即意识到有情况,也随后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刚才临走的时候,丁二苗并没有关门,李伟年的办公室门,就这样敞开着。

    丁二苗冲进房间的一瞬间,一眼瞥见一个身穿白色纱裙的女人,正在万书高的床前,弯腰探头做着什么!

    “找死!我收了你!”

    情急之中,丁二苗一声暴喝,手中万人斩出鞘,凌空****而出,破空嗤嗤作响。

    那女鬼似乎也吃了一惊,一猫腰让过了万人斩,就地一滚,化作一阵薄雾,刷地一下飘向房门。

    丁二苗也不敢怠慢,错步跳在一边,避开了薄雾。

    万人斩一击未中,射在了板房的泡沫墙壁上,贯穿内外两层铁皮,直没至柄。

    而紧跟着追进来的李伟年,正和这女鬼化成的一阵薄雾不期而遇,不由自主地浑身一僵,只感觉一阵彻骨的寒冷蔓延全身。

    薄雾掠过李伟年的身体,迅速地飘了出去,融入了外面的晨雾之中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,万书高没事吧?”李伟年打了个寒颤,随后问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顾不得拔剑,先查看万书高的情况。看他依旧鼾声震天呼吸均匀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没事,幸好发现得早,要不然他现在就是死人了。这个鬼,比我想得要厉害!”丁二苗转身从墙上收回万人斩,又一脚踹醒了万书高。

    万书高被一脚踢在尾骨上,诈尸一样坐了起来,发了一会儿呆,突然扯过床单抱住胳膊说道:“卧槽,怎么这么冷?空调打在多少度?”

    丁二苗也不搭理他,转身仔细看着李伟年的眉心,问道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冷、冷……”李伟年牙关打颤,哆嗦着乌青的嘴唇说道。看得出他很难受,但是眼神里,却依旧一片刚毅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只是受了阴寒,还没入骨。”丁二苗抓过背包,取出符纸和朱砂水,画了一道符咒,在瓷碗里烧化,用开水一冲,让李伟年喝下去:“喝了符水,休息两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伟年喝了符水,又休息了几分钟,脸色才渐渐地好看了点。

    万书高这时候也彻底清醒过来,跳下床,满脸紧张地问:“二苗哥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丁二苗没有回答,只是缓缓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,刚才的白色人影,你也看到了吧?”李伟年犹豫了一下,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看到了,可惜……,布置不充分,让她跑了。”丁二苗说道。

    李伟年的眉头锁得紧:“我不是这意思。二苗哥有没有发现,她……很像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像谁?我没看清楚她的脸……,”丁二苗突然若有所悟,失声叫道:“啊!难道你说的……是她!”

    “对,我说的就是她,就是谢总的女儿……谢采薇。”李伟年肯定地说道:“我也没看到她的脸,可是看身形,简直和谢小姐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万书高咋呼起来:“谢采薇是鬼?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瞎咋呼什么?”丁二苗瞪了万书高一眼,道:“谢采薇当然不是鬼。只是说,她和刚才的鬼有些像而已……。先不谈这个,走,去看看昨晚挖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三人鱼贯走出房间,朝着昨晚挖坑的地方走去。李伟年因为受了阴寒,动作慢了许多,行走的姿势像是个机械人,看起来颇为古怪。

    刚才厚重的晨雾,被东方的霞光所驱赶,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,能见度大增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站在昨晚挖坑的地方,万书高呆呆地问。

    只见昨晚填平的五个坑,有四个坑鼓了起来,高低不等,只有正北方的那个坑还是昨晚的模样,和地面一平。

    丁二苗烦躁地拍了一下额头:“他姥姥的,这就有点复杂了!昨天夜里,一共有四个鬼来过工地……。到底谁是正主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