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54章 作怪
    “一共四个鬼?”万书高缩着脖子看看四周,说道:“卧槽,都能凑一桌麻将了。”

    李伟年也颇有些担忧,道:“刚才遇到一个,就这么难缠,要是四个一起来,那还得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要太担心。天地私,人间有法,邪不胜正的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抽出万人斩,插向脚下一个隆起的土包。随着剑尖的没入,那个隆起的土包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渐渐平复下去。

    “很神奇啊,二苗哥。为什么你的剑扎下去,这个土包就平了?”从不多话的李伟年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剑上的煞气,驱散了土坑里的鬼气。”丁二苗一边回答,一边又把万人斩,扎向了另一个土包。

    电话突然响起来,丁二苗一手持着万人斩,一手掏出电话来看,发现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,就随手挂断了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手[机以后,丁二苗几乎每天都要接好几个广告电话。卖保险的,卖房子的,搞促销的,小姐服务的,五花八门。最可气的是,竟然还有一个自称捉鬼天师的,说丁二苗的号码不吉利,容易招鬼,需要请他做法才能免于一难,中元节前后大酬宾,只要九九八。

    可是随后,这个号码又打了过来,丁二苗想了想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,是不是丁二苗?”电话里一个女声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丁二苗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,很愉地说道:“女警姐姐好,我是丁二苗啊,怎么,又要请我吃牛肉面?”他听出来了,电话是那个美女干警林兮若打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林兮若却没有回答关于牛肉面的话题。她急切地问:“你现在在哪里?我找你有点事,报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在……”丁二苗看着李伟年。李伟年会意,连忙报了地址。

    丁二苗复述了一遍:“我在西郊栖凤山天辰集团亲水家园项目工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电话就传来林兮若风风火火的声音:“就在那里等我,我马上来!”

    这么急着找我,干什么?丁二苗晃了晃脑袋,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处理了几个坑以后,丁二苗返回板房前的水台处洗漱。李伟年到底是兵王,竟然僵硬着身体,开车去附近的菜市买来早点,让丁二苗既佩服又感动。

    也就是李伟年的身体,才能勉强承受那女鬼带来的强大阴寒,换成万书高,估计现在要抱着火炉才能抵抗。

    一块葱油饼刚刚塞到嘴里,丁二苗就听到工地大门前,传来林兮若大呼小叫的声音:“丁二苗,丁二苗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,我在这儿,姐姐!”丁二苗嘴里堵着葱油饼,含糊不清地叫着,步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兮了一眼丁二苗身后的万书高和李伟年,抓住丁二苗的手拉到一边,压低声音说道:“出了一件怪事,我来找你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丁二苗睁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!”林兮若一个深呼吸,稳了稳情绪,才说道:“昨天,我们把瑶海公园遇害门卫老张的尸体,寄存在市殡仪馆。可是大清早接到报警,老张的尸体,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挠挠脑袋:“殡仪馆的员工偷了尸体,然后卖给医学院做解剖?听说现在尸体也值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听我说完。”林兮若霸道地打断了丁二苗的推测:“殡仪馆停尸房有监控录像,我调取录像出来一看,才知道你昨天说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我昨天说了什么?”丁二苗又挠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,这些事不是人干的。”林兮若沉默了片刻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昨天上午,我们就调查过,老张在前天夜里,被我们发现之前的二十分钟,还和他家里人通了电话。这样……,和法医鉴定的死亡时间,严重冲突。我现在比较相信你的说法,老张是在我们到达之前,才被杀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监控录像,又是怎么回事?”丁二苗问道。

    林兮看四周,又拉着丁二苗到背阴处,打开了自己的手机说道:“我把视频录像,拷贝在我的手机里。你自己看……”

    丁二苗接过手机看了看,外面光线太亮,影响观看效果,便带着林兮若走进了李伟年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丁二苗从头开始观看这段录像。林兮若也凑了过来,两人脑袋挨着脑袋,跟一对小情侣一样。

    “姐姐用的什么洗发水?好香。”丁二苗一边看着手机屏幕,一边吸鼻子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看。关键点就到了。”林兮若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的画面,是殡仪馆的停尸间。老张的尸体,装在一个黑白花纹的尸袋里,和其他灰色的尸袋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一开始,画面上一片平静。可是两分钟以后,老张的尸袋拉链,竟然缓缓地打开了!自动打开了!

    “诈尸?”丁二苗眉头一皱:“老张威武,脑袋断了,还能做怪!”

    “接着看……”林兮若指点着手机屏幕,身体却有些发抖,一只手,不由自主地绕过来,搭在丁二苗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丁二苗拍了拍林兮若搁在自己肩膀上的嫩滑小手:“姐姐别怕,他不会从手机里蹦出来的。再说,就算他蹦出来,还有我来对付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兮若直接语,恼怒地抽回了手。

    画面上,随着尸袋拉链的拉开,老张的脑袋先钻了出来,然后凌空飘落到停尸床一边。紧接着,老张的身体也坐了起来,用很古怪的姿势下了床。随后,老张的腋下夹着自己的脑袋,倾斜着身体,飘出了停尸房……

    而停尸房的门,在老张到来的时候,竟然也风自开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丁二苗一点也不害怕,看得津津有味,仿佛在欣赏一部精彩的电影。

    林兮若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这段录像,但是现在再看,仍然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见丁二苗所谓的样子,林兮若不禁心中有气,烦躁地道:“有什么意思?这不是电影,大哥!你不是说自己是茅山弟子,专业捉鬼的吗?对这段录像,有什么解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