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55章 转角遇上鬼打墙
    林兮若从警好几年,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样的诡异。

    现在录像法解释,老张的尸体也找不到。疾病乱投医,找丁二苗这个茅山弟子了解情况,可是他却一副嬉皮笑脸的德行,林兮若能不着急吗?

    “别急嘛,总会有解释的。”丁二苗嘿嘿一笑,又饶有兴致地看了一遍录像。

    等到他看第三遍的时候,又招呼林兮若一起看。一边控制着播放进度,丁二苗一边用手指点说道:“姐姐你看,尸袋的拉链,是从外面打开的。老张的手,自始至终,没有动过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点点头:“这一点我也看出来了。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张的尸体,不是自己走出去的,而是被某种力量带出去的。”丁二苗继续说道:“你看他的尸体飘动,不是那种平直匀速状态,而是一顿一顿的,像是被一个透明人扛在肩膀上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透明人?……怎么解释?”林兮若皱眉。

    丁二苗关了手机录像,把手机还了过去:“嗯,其实也好解释。老张的尸体,被一个偷尸鬼偷了出去,仅此而已,就是这样简单。如果我在现场,可以看到这个鬼的样子。可是在录像上,我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鬼干的?那就麻烦了,我的报告怎么写?怎么写?!我说是鬼干的,有人信吗?”林兮若急的来回踱步,几乎要抓狂:

    “还有,老张的尸体现在也找不到,怎么跟人家家属交代?丁二苗,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找到尸体?求你了,牛肉面什么的,都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兮若焦躁的模样,丁二苗点点头,掐指凝神,似乎在推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万书高和李伟年在门外探头观看,却又不好意思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张住在哪里?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丁二苗突然开口问道,眼神中奕奕生光。

    林兮若一怔,随口回答道:“他就住在瑶海公园附近的一个老小区,有一个儿子还在读高中,三口之家。”

    对于死者的家庭情况和住址,林兮若作为经办人,当然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应该是这样的。”丁二苗一拍脑门,张扬着恍然大悟后的兴奋,一把抓起雨伞和背包:“,去老张的住所!晚了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什么了?为什么要去老张家里?什么晚了来不及?”林兮若有点摸不着头脑,连珠炮一样地问。

    虽然嘴里问着,但是林兮若也没迟疑,随着丁二苗出了门,朝着停在工地大门处的别克车走去。这辆别克,是她刚才开过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工作的需要,林兮若经常便衣执行任务,若必要,平时也很少开警车。

    “二苗哥,要不要我跟去帮你?”万书高也追了上来。他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但是察言观色,就料定林兮若事不登三宝殿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就在这里等我,跟李伟年说,白天百禁忌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等我办完了事,就立刻回来。”丁二苗摆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等到上了车,林兮若打着火,驾车驶上正路,丁二苗才开口道:“我估计,这是一个外国鬼干的恶作剧。而且那家伙,前几天才和我交过手。”

    “外国鬼?”林兮若一边开车一边烦躁地说道:“哎呀,我现在头脑一团糟,你能不能一次说清楚啊大哥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。那就安心开车吧,别烦燥,到了地方自然就会明白。”丁二苗赶紧住了口。他担心林兮若因为烦躁而开翻了车,把自己也变成鬼。

    林兮若也不追问,集中精力开车。那辆别克被她开成了法拉利跑车,以飞机即将起飞的状态,在城市高架上狂飙……。

    从西郊到瑶海公园,四十公里的路,林兮若只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一个破旧的老小区院子里停了车,林兮若和丁二苗一起跳下车来,钻进了最角落的一个楼道,动作之,让楼下晨练的大爷大妈们目瞪口呆。这时候,也不过才早上七点左右。

    登登登一口气上楼,在五楼到六楼的转角平台处,丁二苗和林兮若却被一个年轻小伙子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其实那小伙子也不像是故意拦路,倒像是迷了路。他沿着楼梯左侧往上走几步,又转过身,顺着右侧走回来。然后,限循环……。

    他两眼迷茫额头见汗,根本就视丁二苗和林兮若的存在,嘴里还在嘀嘀咕咕:“怎么楼梯这么长,我怎么走不到头了?六楼怎么还没到?”

    那情景,非常诡异,又非常可笑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回事?”林兮若指着那小伙子,问丁二苗。

    丁二苗抽了抽鼻子:“鬼打墙。他被鬼瘴迷住了,出不去。也看不到我们,但是能听到我们说话。”

    果然,丁二苗的话音刚落,只见那年轻人的神色就立刻紧张起来,对着空气喊道:“谁,谁在说话?”

    林兮若虽然是干警,但是面对这样的诡异,也心有戚戚。她一拉丁二苗的衣袖,轻声地说:“怎么样才能帮他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危险,暂时不用管他,否则我们会有麻烦。”丁二苗也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猜的没错,老张的尸体就在上面,就在他自己的门前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林兮若身体一抖,抓着丁二苗的手不敢放:“难道老张自己跑回家来了?”

    丁二苗笑着摇头:“不是跟你说过了吗,老张不会行动,这是一个偷尸鬼干的。走,要是被其他人先一步发现老张的尸体,你会头痛!”

    林兮若半信半疑,紧紧攥着丁二苗的手。两人轻手轻脚地绕过了那个迷路的小伙子,直上六楼。

    随着脚下的升高,老张家的防盗门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又走了两步,林兮若突然身体一抖,张口就要大叫!

    ——前天晚上死去的老张,正背靠着自家防盗门坐在地上,脑袋歪在脖颈上,两眼直愣愣地看着丁二苗和林兮若!

    丁二苗眼疾手,一把捂住了林兮若的嘴巴,压低声音道:“别怕,就是个死人,不是鬼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到底还是承受不住,扑在丁二苗的怀里,几乎带着哭腔,颤抖着说:“怎么会、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别怕别怕,有我在这儿,什么都不要怕。”丁二苗安慰了好半天,林兮若才渐渐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轻手轻脚地走上前,环视着四周,说道:“现在,我们要赶紧把尸体转移走,要不然,必定会闹的满城风雨,人心惶惶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林兮若也缓过神来,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六楼通往天台的楼梯转角平台上,靠立着一床卷起来的破旧灯草凉席,想必是被当成垃圾丢弃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丁二苗两步窜上去,拿过席子,在老张的身前铺开,然后,把老张的脑袋先搬下来放在一边,用席子卷起来老张的尸体,抽下林兮若的鞋带,把席子两头扎了起来。丁二苗自己穿的是千层底布鞋,没有鞋带,只好用林兮若的。

    这样,别人不打开席子,就不会发现这里面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还有脑袋,怎么办?”林兮若问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挠挠头,一咬牙,把自己身上的衬衫脱了下来,裹起老张的脑袋递给了林兮若:“拿着,走!”

    可惜了这件衬衫,昨天晚才和李伟年一起去买的,穿上身还没几个小时,就这样糟蹋了。

    就在丁二苗扛起席子的一瞬间,老张家的门突然打开了。一个双眼红肿、面容憔悴的中年女人探出头来,疑惑地问:“你们在我家门前干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