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56章 童子尿
    开门的女人,自然是老张的老婆。

    老张的死亡,带给这个家庭的打击,疑是巨大的。从接到噩耗开始,他老婆几乎一天没睡,夜里又哭哭啼啼好久,到了下半夜才闭上眼睛。这时候刚刚才起床,却听到外面有动静,于是打开门查看。

    林兮若本来就处在高度紧张之中,被老张老婆一问,竟然张口结舌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幸好后来的家庭走访调查,林兮若没有参加,所以老张的老婆不认识林兮若。不然,人家就要问:“林警官,你在我家门前干什么?”

    相对于林兮若的慌乱,丁二苗却非常镇定。他嘻嘻一笑,拍了拍肩上的席子:“送递的。对了……,万书高,万书高住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万书高?不认识,你找错了吧?”老张的老婆一怔。

    “这脑残客户!连个地址都写不清楚,一定是对面那栋楼!对不起,打扰了……”丁二苗道了个歉,转身给林兮若使眼色,一边已经抬脚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&ww.nbsp;林兮若这才反应过来,慌忙跟上。这也难怪林兮若,人家的身份是干警,平时都是大嗓门说话,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豪气冲天光明磊落的,像丁二苗这样随口就撒谎的本事,还没学来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楼下转角平台,刚才的小伙子还在那里转圈,嘴里不住地念叨:“这里到底是几楼,六楼在上面,还是在下面啊!”

    丁二苗嘿嘿一笑,问那小伙子:“是不是童男子?”

    那小伙子只闻其声不见其人,不由得又吓一跳,问道:“谁,谁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你遇上鬼打墙啦。要是童男子,就用你自己的童子尿抹在眼皮上,然后才能走出去!”丁二苗奸笑着,侧身下楼。

    林兮若半信半疑,但是在这时候也不好问,跟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五楼的人家门前,林兮若拉住丁二苗,抬头看着那小伙子,低声地问:“喂喂,你说的办法,真的可以帮助那小伙子走出去?万一他要不是童男子,那怎么办?不是一直在这里转圈?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就不是童男子,说明作风不好,困住活该。咱们走,不用管他。”丁二苗似乎没有一点同情心,说的风淡云轻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,我还是想让你帮帮他。”林兮若拉住丁二苗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丁二苗咧嘴一笑:“好,我来帮他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丁二苗从林兮若的手心里抽出手来,转身就把五楼一户人家的门,捶得山响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干什么?敲敲敲,大清早的敲什么?!”一个满脸怒气的大妈打开了门,手里还拿着一只扫把。

    “阿姨好……”丁二苗彬彬有礼地打了声招呼,然后一指楼上,说道:“楼上有个变太,在楼道里撒尿,你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大妈抬眼朝楼梯上一看,那小伙正在哗哗地放水。一边放,一边用手接着往眼皮上抹。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有这样的耻之徒!小子,今天叫你尝尝我的不锈钢扫把!”

    大妈立即怒发冲冠,一声狮子吼,挤过丁二苗的身边,抡起扫把,疾风暴雨般地向那小伙子头上抽了过去:“又是你个王八蛋,上次在我家卫生间户外面偷装摄像头,今天还敢在楼道上撒尿……”

    丁二苗对着林兮若做了个鬼脸,拉着她的手,趁机一溜烟下了楼。

    打开别克的后备箱,丁二苗把老张的身体和脑袋,全部塞了进去。两人转过来,刚刚坐进驾驶室,就看到刚才的小伙子,被大妈一路打狗棍法撵下楼来。

    小伙子被大妈揍得鼻青脸肿,一边手忙脚乱地左遮右挡,一边鬼哭狼嚎惨叫不止:“大妈别打,别打……,这不怪我啊。也不知道谁跟我说童子尿抹眼皮才能走出去,所以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大约这小伙子是来的住户,所以和小区的人不太相熟。

    楼下空地上,正在晨练的大爷大妈们不知道情况,以为那小伙子不是变太就是小偷,呼啦一下围了过去。各自手中的武术刀、太极剑、红扇子都亮了出来,将那小伙子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白胡子老大爷手里没有兵器,干脆吐气开声,亮了一个白鹤展翅,威风凛凛,尽显大侠风范!

    “你看,我一帮忙,他就走出来了。”丁二苗坐在副驾驶上,看着林兮若得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林兮若白了丁二苗一眼,又忍不住一笑:“缺德鬼!”

    丁二苗耸了耸肩:“那小伙子也不是好人,你没听见那大妈说的,他用摄像头偷看人家上厕所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个,不管他。”林兮若打断了丁二苗的话,问道:“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姐姐,这句话,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?你是办案干警,这尸体,只有你有处理权。”丁二苗又一耸肩:“要是让我处理也行,一把火烧了,永后患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想了想,打着火,开着车子出了这小区。上了公路后,又行驶了一段路,林兮若才拿起电话,向局里汇报。

    不到二十分钟,两辆越野警车赶了过来,与林兮若会合,选了一个相对僻静的路段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把老张的尸体转移到警车上,一个老成持重的警官,看着丁二苗问林兮若道: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的朋友,我去事发地点的时候,半路遇上的。他……,帮了我大忙……”林兮若搪塞了一下,因为她不知道,该怎么跟领导说这事。

    然后,林兮若又对丁二苗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市局的陈局长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仍然坐在别克车的副驾上,略一点头算是招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陈局长挥挥手,让手下先走。然后他摸出香烟,递了一根给丁二苗:“我叫陈建国,山城警局的副局长。请问朋友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不会抽烟,谢谢。”丁二苗也下了车,站在陈局长面前,淡淡一笑:“姓不尊名不大,茅山弟子丁二苗。”

    这个局长自报家门,不摆谱不打官腔,礼数周全,给了丁二苗一个好印象。所以,丁二苗也不隐瞒,亮明了自己身份,算是开诚布公。

    陈局长点点头:“果然,我说小林警官怎么这么,就找到老张的尸体了?原来有高人帮忙。丁先生,这个案件太过于诡异,而且,我看还没有结束。所以,以后还需要你大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……”丁二苗转头看着林兮若:“牛肉面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哭笑不得,上前对陈局长说道:“陈局长,以丁二苗的身份,参与到案件里来,会不会引起系统内部的闲话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”陈局长摇摇头:“以前,我们警局也有个灵异顾问,后来老死了。你年轻,不知道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兮若一呆,还从来没听说过这事。

    陈局长又转头看向丁二苗:“现在凶手没抓到,死者家属不同意对死者的遗体进行火化。丁先生可有什么办法,预防今天这样的尸体失窃情况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,这件事,交给我和这位女警姐姐就好了。”丁二苗打了个响指:“遗体可以继续寄放在殡仪馆,我布置一下,确保万一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