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57章 黑冢,猎头
    “那我先感谢一下,等这个案子完结了,我再请丁先生喝几杯。”陈局长说道:“丁先生的布置,需要什么?请直接说,让小林警官安排人员去办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社会,骗子大师到处都有,空盆来蛇,空杯来酒,气功治病……,各种神乎其神。但是有真本事的高人,已经属于凤毛麟角,可遇而不求了。尤其是这样有正宗传承的茅山弟子,恐怕登报寻找,也未必能找出一个来。

    难得丁二苗仗义,一句推辞的话都没有。陈局长心头上的乌云,几乎一扫而尽。

    “嗯嗯,需要什么我就说,不会客气的。”丁二苗一笑。

    陈局长点点头,一个电话,让刚才的警车,又把老张的尸体送回了殡仪馆。然后对丁二苗说了几句感激的话,又让林兮若多配合丁二苗的行动,这才就地分别各自行事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上车,林兮若的心情好了许多,扭头看着丁二苗,笑着问道:“现在你是我领导,我听你的指挥。说说,下一步该做什么?”

    &nb``sp;“下一步……,让我想想。”丁二苗眯着眼睛想了半天,突然开口道:“昨天的牛肉面,味道真不错,再去吃一碗?”

    林兮若摇头一笑,驾车而去。路过一家肯德基连锁店,林兮若跳下车买了一个全家桶,丢在丁二苗的怀里:“吃吃吃,撑死你!”

    “撑死也比饿死好,饿死鬼投胎不容易。”丁二苗所谓地撕开了包装,大口大口吞咽起来。早上的葱油饼刚吃了一口,就被林兮若拖了出来,现在肚子正饿。

    北三环仁和巷,老韩丧葬用品店,丁二苗带着林兮若推门而入。老韩的生意照样冷清,依旧躲在棺材后面睡觉。

    一进门,林兮若就打了一个冷颤。她是山城土著,但是却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起来了,老韩!”丁二苗毫不客气用手拍着棺材帮子,砰砰作响:“死后自会长眠,生前何须久睡?!”

    老韩懒洋洋地从躺椅上起身,慢吞吞地说道:“就是因为死后要长眠,我担心到时候常年不翻身会不习惯,所以现在多练练。”

    “切,别担心。”丁二苗嗤的一笑,道:“我可以帮你找一块二牛顶角之地,牛气对冲,地气上涌,让你每天翻一次身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没仇吧?太恶毒了。”老韩用极度怨恨的眼神扫了丁二苗一眼:“说,今天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照顾你生意,怎么说有仇?来一副木棺,二斤生铁屑,一张血渔。”丁二苗想了想,又道:“有没有老墨斗,也买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木棺送到哪里?送货要另加钱的。”老韩说道。

    林兮若接过话来:“市殡仪馆。要加多少运费,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老韩点点头,僵尸一样站了半天,才说道:“棺木两千二,加一百运费;血渔一千,生铁屑免费送,老墨斗五百。一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千八,我来给。”还没等老韩说完,林兮若已经打开了随身的包,开始点钱了。

    刚才在路上,林兮若特意提了一万现金。反正陈局长也说过,一切办案经费,全额报销。

    老韩接过钱,这才慢吞吞地往外拿东西。一包铁屑一张渔一只墨斗而已,放在柜台上毫不起眼。林兮若的眉头微微皱起,她感觉被老韩宰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睡棺材伸手,死要钱!”丁二苗提起打包好的东西,瞪了老韩一眼。

    棺木等会儿自然有人送过去,不用林兮若丁二苗带走。

    两人提着铁屑渔出了老韩的棺材铺,上了车,林兮若没有急着打火,拿着车钥匙问道:“丁**师,现在可以说说,老张今天失踪的前后玄关了。还有,你是怎么知道,老张的……又回到了自家门前?”

    这些疑问,一直在林兮若的心头,现在总算有点时间了,她自然要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,”丁二苗还没解释,先得意地一笑:“偷老张尸体的鬼,是个外国鬼种。是东瀛倭族人死了以后,变成的鬼。这种鬼,在东瀛民间,叫做‘黑冢’”

    “黑冢?”林兮若沉吟了一下:“好像是有这么一部电影,可是我没看过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继续说道:“这种鬼的可恶之处,就在于他的恶作剧。根据我师父保留的一些野史记载,东瀛黑冢经常会在半夜里刨开坟,把死者遗体大卸八块,然后用床单包起来,送回这户人家的门前,再一块一块地拼好……。我猜测这些黑冢,生前都喜欢玩拼图游戏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既吃惊又惊奇,问道: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说了,他就是恶作剧。当然,死者生前必然得罪过这黑冢,才会招来这场折腾。”丁二苗说道:

    “黑冢把死者遗体送回死者的家门前,然后会躲在一边偷看。等到死者家属打开门一看,哇,怎么死人回来了?大吃一惊手足措,然后大喊大叫放声痛哭,他黑冢就会很开心,在一边嘿嘿嘿地笑……”

    林兮若擦了一把冷汗:“这家伙,简直就是鬼中败类,极度变太。要不是我们先一步到了老张家里,老张老婆开门看到老张,非吓破胆不可。甚至,会被当场吓死。”

    就算林兮若自己,还有丁二苗在身边陪着,第一眼看到老张坐在他自家门前的时候,也吓的魂飞天外,几乎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点点头:“在五楼和六楼之间的鬼打墙,也是这个黑冢布置的。目的是阻止那个小伙子上楼,不让他第一个看到尸体。要是小伙子先看到了,就会报警,就会失去惊吓老张老婆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们赶到的时候,那个黑冢鬼还没有离开?”林兮若问。

    丁二苗摇摇头:“这一点我不敢确定,但是我当时,没有察觉到它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杀死老张的凶手,也是这个黑冢了?先杀人,再分尸,再恶作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丁二苗缓缓地说:“凶手不是黑冢。根据记载,黑冢生前号色,因女人而死,所以只杀女人,而且每次必定猎头。就是说,它会把受害者的头颅带走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