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59章 犁头铁
    看见丁二苗走出了病房,林兮若毫不犹豫地跟了出来,谢采薇动作慢了一步,踌躇了一下,到底留在了病房里。

    医院里难免很多游魂野鬼,虽然是白天,但是在背阴的地方,丁二苗还是偶尔看到有鬼影飘过。他站在七楼走廊户前,眼神努力地朝下搜寻,看看能否有好运气,找一两个怨鬼或者恶鬼,然后收了他们,给自己增加一点阴德。

    “怎么,在这儿发呆?”林兮若走了过来,在丁二苗的斜对面,打量着丁二苗的脸色,不调侃地说道:

    “我看,那些家属,是不会答应你的安排的。毕竟人命关天,人家不放心也很正常。你说你吧,既然是茅山弟子,怎么就不穿个道袍戴个道帽,手持个拂尘什么的?那样好歹有个扮相,大家一看,吆,世外高人!你随便说点啥,人家都相信。你倒好,打扮的跟出土文物一样,又这么年轻,谁敢相信你?”

    丁二苗扑哧一笑:“我为什么要发呆?他们愿意听我的,我就辛苦一下;不愿意听我的,我正好落个清闲。就算两个保安死了,责任也追究不到我身上,冤魂也不会缠着我。皇帝不急,急死太监,我☆☆犯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太监?失敬失敬,公公千万别见怪!”林兮若很不淑女地放声大笑,引得走廊上来回穿梭的护士医生一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丁二苗很复杂地看了林兮若一眼,突然咧嘴一笑:“姐姐,没有实际调查,就没有发言权。要不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林兮若一个断子绝孙脚飞了过来。丁二苗侧身一让,正中屁股上。

    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传来,谢采薇施施然走到丁二苗面前,微微摇头:“二苗,病人家属不同意出院,还有……,医院里的医生也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明白,不仅病人家属的工作没做通,大概谢国仁,也不敢担这个风险。说来说去,还是自己太年轻,又没干出名堂来,让别人轻视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先观察着,实在不行,就另想别的办法。”丁二苗看着谢采薇道:“采薇姐,我还要和这位女警姐姐去殡仪馆,就先走一步了。等那边处理完了,我就回亲水家园项目工地。”

    谢采薇微笑着点头,说了一声再见,看着丁二苗和林兮若走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老韩的棺木放在什么地方,都十二点了,还没送到殡仪馆。林兮若没办法,只好在殡仪馆附近找了一个小饭馆,一边和丁二苗吃饭,一边等。

    吃了饭以后,丁二苗又给老韩打了电话,催问棺材何时送到。

    老韩的回答,差点让丁二苗吐血。老韩说,木匠师傅正在赶制。丁二苗正要发火,老韩又补充了一句,说太阳下山前,一准送到。

    好在有林兮若这个大美女陪着,漫长的一下午,丁二苗倒也不觉得枯燥。他甚至还花言巧语地哄骗林兮若信了自己,借着看相为名,名正言顺地欣赏了林兮若胸前的事业线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棺木终于送到。杉木板材,常规尺寸。上面没有走漆,就是一副白板棺材。当然,没有上漆不是老韩偷懒,而是丁二苗的要求。

    林兮若以警长身份,和殡仪馆早已协调完毕,棺木被顺利地送进了停尸间。丁二苗拉着林兮若跟进了停尸间,一边东张西望,一边感概:“生不如死,生不如死啊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生不如死?”林兮若小声地问:“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,这案子还没完结,帮人帮到底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没在意后面那句话,指点着四周的停尸床说道:“你看,这些死人都住空调房,比很多活人条件都好。还不是‘生不如死’?”

    运送棺木进来的几个殡仪馆员工看了丁二苗一眼,其中一个嘀咕道:“死人吹空调也要花钱的,比活人花钱多。”

    停车场有停车费,停尸房也有停尸费,地球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一瞪眼:“喂喂喂,我这么说,是安慰这些死人,让他们觉得条件好,老老实实睡在这里。你胡言乱语,当心他们今晚舍不得花钱吹空调,去你的房间乘凉。”

    几个员工立刻闭嘴,满脸惊惧。估计在心里,都把丁二苗的祖上十八代逐个问候了一遍。

    别看殡仪馆的员工胆子大,但是平常禁忌也多。尤其是经历了昨天夜里的老张半夜奔逃,整个市殡仪馆,是风声鹤唳草木皆鬼,人人谈而色变。

    停尸房的中间,被清理出一块空地。丁二苗指挥四个员工,将那口棺木担在两条长凳上,东西方向摆放。长凳,也是从郊区的农户家里买来的,城里人家,谁还有这样的家具?

    老张的身体和脑袋,被从尸袋里抬出来,放在一边的停尸床上。一个入殓化妆师走过来,用针线连上了老张的脑袋,然后众人合力,把拼凑好的老张放进了棺木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可以出去了,顺便帮我把门关上。”丁二苗对殡仪馆的员工说道。

    几个员工也不知道丁二苗是什么来头,见他和市局刑警队长林兮若同来同去,以为他也是官家的人,不敢不从,一起转身退了出去,带上了停尸房的门。

    现在,偌大的停尸房就林兮若和丁二苗两个人。冷气开的贼大,冰寒入骨,加让人觉得身处地狱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“喂,为什么要叫他们出去?”林兮若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要是这几个人留下来,人多壮胆,就不觉得这么阴森。现在就剩下两人,置身在周围的一片尸体当中,难免让人心中切切。

    “道家仙法,不可让这些凡夫俗子看见。”丁二苗嘻嘻笑道:“再说了,这么大的房间,只有我们两人,姐姐不觉得非常浪漫吗?”

    “浪漫个鬼呀?”因为寒冷,林兮若抱着胳膊,一反平时的霸王花形象,低声道:“赶紧干活!”

    丁二苗所谓,满脸轻松地取出一段红线,从棺木两头定出中线。然后又取出罗盘,校订方向,最后探手入棺,摆正了老张的脑袋,让他的鼻梁中线和棺木中线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接着,丁二苗拿出从老韩那里买的生铁屑,撒在老张身边的空隙上。

    “第一步完成了。来,姐姐帮忙,把棺材盖合上。”

    丁二苗招呼林兮若搭把手,两人把棺材盖子扣了上去。好在棺材盖子不重,七八十斤而已。

    林兮若迟疑着问:“这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早着哪。刚才只是帮助老张占住中正之位,以抵挡邪气。”丁二苗一边从包里翻东西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些生铁屑,又是什么意思?”林兮若问。

    丁二苗直起身,手里拿着墨斗说道:“既然姐姐问了,那我就抽个空儿,跟姐姐好好说道说道,好叫姐姐得知这当中的玄妙。那些生铁屑,不是普通的生铁屑。普通的生铁,它就是生铁,做刀做剑做螺丝钉都是极好的,但是不能用来破除邪气,不能用来对付黑冢。若是拿到废品站去卖了,少不得也要值个三毛五毛……”

    以前在山上,丁二苗也看过清宫剧,甄嬛体信手拈来,运用自如。

    “说人话。”林兮若瞪眼。

    显然,林兮若对于甄嬛体,是耳熟能详了如指掌,并且深谙破解之道。

    丁二苗吸了一下鼻子,讪笑道:“其实这些碎屑,来自二十年以上的犁头铁。犁头钻土,讲究一个‘破’字。犁属金,金是五行之首,坚不破。古今中外,没有鬼魅不怕它。”

    林兮若撇撇嘴,心里寻思,原来捉鬼也很容易,只要找对东西就行。

    解释完了犁头铁,丁二苗又拿出墨斗,先从棺盖中线开始,一道道地上墨线,每道墨线之间,只相隔一二公分的距离。

    完了直线,丁二苗又开始横线,一边,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我有一间房,半间租与转轮王。有时放出一线光,天下妖魔不敢当!”

    “这是念咒语吗?”林兮若问。

    丁二苗摇摇头:“不是,这是顺口溜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电视里,很多捉鬼道士,都用墨线对付鬼,这墨线,真有这么大的威力?”林兮若所事事,闲站着干着急,所以问题特别多。

    “有,绝对有。当年木匠师祖鲁班,以木入道之后,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