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61章 绕棺,攻守
    惊悚之中,丁二苗一回头,发现那女尸的枯瘦的手,正死死地钳住了自己的上臂。他正要掐决念咒给予反击,那女尸胳膊一抡,已经把自己扔了出去,弃之如敝履!

    半空中的丁二苗大喊了一声卧槽,槽字还没说完,身体已经飞出了一丈多远,砰地一下,砸在一个停尸床上,把上面睡着的一具尸体,直接撞下床来。

    也幸好有这具尸体垫了一下,否则丁二苗够呛。

    “抱歉啊老大,不是故意的。哎哟……哎哟。”丁二苗龇牙咧嘴地爬起来,还不忘跟被自己撞下床的尸体说声道歉。

    一抬眼,发现那女尸,正在一跳一跳的朝着林兮若蹦了过去。而林兮若竟然一脸慷慨赴义的刚烈,又拉开了架势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“别跟她打,她的力气太大了,你绕着棺材跑,她不敢碰棺材的!”丁二苗赶紧开口指点。刚才跟这女尸一交手,丁二苗就已经领教了女尸的厉害。

    林兮若一听这↓↓话,立刻收了势,刷地一下退后几步,以棺材为依仗,隔着棺材,紧密地注视着女尸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能不打最好不打,谁愿意跟一个女尸在停尸房里切磋武功?

    果然,离棺材还有两步的距离,女尸就不再上前。她的鼻子动了动,脚下稍一停顿,一转身,绕着棺材向林兮若追来。

    虽然惊骇不已,但是林兮若并没有失去方寸。眼见女尸饶棺而来,她也绕着棺材,以同样的速度后退,和女尸保持着固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殡仪馆的办公室里,几个值班的小头头,从监控画面上看到这一幕,都吓得大气不敢出。好半天,才有一个员工反应过来,一边打电话报警,一边让大家寻找对付诈尸的东西。

    都知道黑狗血有效果,可是急切间,去哪里找到黑狗血?就算眼前有一条黑狗,他们能不能把黑狗杀死,还是一个问题。甚至,没等到他们杀死黑狗,停尸房的女尸,已经杀死了林兮若和丁二苗!

    还有童子尿,据说也有辟邪的效果。不过现在在这里值班的员工,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大叔,谁还有这么珍贵的玩意?

    一时间,殡仪馆里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停尸房里,丁二苗看见林兮若暂时没有危险,心中稍定,扭头寻找自己的背包。可是眼光一瞥,却看到那只老墨斗,就在自己的脚下。想必是林兮若躲避女尸,意中用脚踢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回你死定了!敢摔我!?”丁二苗心中大喜,一弯腰把墨斗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他没有一秒钟的犹豫,直接用嘴咬住线头那端的牵娘锥,左手举着墨斗,尽可能地伸长手臂,拉出一米左右的墨线来,杀气腾腾地朝着女尸走了过去!

    那女尸依旧在追逐着林兮若,顺着棺材转圈,乐此不疲,全然不知道丁二苗已经杀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崩……”一声轻响,丁二苗以手臂为弓臂,以墨线为弓弦,右手把弓弦往臂弯里一拉,墨线出,正中女尸的后背!

    暮然间,一道红光从墨线和女尸的接触点发出,那女尸如遭电击,猛地往前跳出四尺多远,直接趴在墙壁上!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……”丁二苗嘴里含着牵娘锥,说话难免含混不清:“敢摔我?!今天叫你知道厉害!”

    只见他狞笑着一步步逼上前,咬牙切齿念念有词:“我有一间房啊,半间租给转轮王啊……。今天放出一线光,看你敢当不敢当,看你刚当不敢当,我看你刚当不敢当——!”

    女尸转过身来,再不敢向前,脸上竟然也有惊惧的表情,顺着墙壁朝西侧仓皇而逃。丁二苗紧追不放,几步之后,将那女尸逼在墙角。

    “崩……,崩……,崩——!”

    “叫你摔我!叫你摔我!”丁二苗手中线不停,女尸挥手格挡,但是只要她的手挨上墨线,就立刻皮开肉绽!

    林兮着眼前的情景,也知道大约是制住了这女尸,终于松了一口气,用手按在心口,躲在丁二苗的身后问道:“二苗,现在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“唔唔,去拿扫把,去拿扫把。”丁二苗嘴里含着牵娘锥叫道。

    林兮若答应一声,转头就跑,刚拉开停尸房的门,却眼前一花,看到一大片白花花的东西,铺天盖地地迎着自己撒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殡仪馆的员工,找不到黑狗血和童子尿,就决定用生米和粗盐来试试。

    他们天天跟死人打交道,对于这些民间流传的捉鬼方法,自然有所耳闻。现在停尸房情况危急,不管生米粗盐有没有效果,试试再说。于是,急急忙忙地找了些生米和粗盐,冲到停尸房门外,正要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巧不巧的,林兮若赶在这个时候出来,殡仪馆的员工还以为是那个女尸冲了出来,来不及细看,直接把拌在一起的生米粗盐,一股脑地泼了过去,然后发一声喊,一起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幸好不是黑狗血或者童子尿。

    “是我,你们干什么?都别跑,给我回来!”林兮若抹了一把脸,气急败坏地大叫。

    听到林兮若的声音,那几个员工先后站定脚步,颤抖着回头来看。等他们确认林兮若还是活人以后,这才围了过来,连声问道:“里面怎么样?好好的,怎么会诈尸?”

    林兮若现在当然没时间回答他们的问题,大吼道:“扫把,扫把在哪里,给我找扫把!”

    其实停尸间门外的墙角上,就靠着一只扫把。可是林兮若刚才一出来,就被生米粗盐撒了一脸,现在眼里还在流泪,当然看不见。

    员工们一起指着林兮若大叫:“扫把就在你身后!”

    林兮若一扭头,抄起扫把,再次冲进了停尸房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间房啊,半间租给转轮王啊……”丁二苗还在原地,对着女尸墨线,比人家琴还投入,一脸的陶醉。那女尸被墨线得惨不忍睹,脸皮都裂开了,露出白森森的骨头。

    “二苗,扫把来了!”林兮若大喊。

    丁二苗这才停止线,反手接过扫把,舞了一个棍花,用扫把头在女尸的身上,自上而下一扫,嘴里轻飘飘的说道:“倒。”

    女尸应声而倒,直挺挺地睡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刚才人仰马翻的停尸房,登时安静下来,只有林兮若和丁二苗的喘气声。

    殡仪馆的几个员工,在门外探头看了半天,这才缩头缩脑地走过来,远远地问道:“现在、现在……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噗噗!”丁二苗吐了一口唾沫,然后又擦了擦嘴。刚才含着牵娘锥,嘴里都是墨汁,吐出来的唾沫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尸是怎么来的?”丁二苗看着殡仪馆的员工问道:“是不是你们对她做过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