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科幻灵异 > 鬼咒 > 第63章 鬼小孩
    书接上回,栖凤山下,亲水家园项目工地。

    万书高一步跨出门外,被风一吹,看着阴沉的天色,不禁有些胆怯。李伟年跟在万书高身后,见此情况微微摇头,当先朝大门处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,李伟年因为早上受了阴寒,这时候,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,动作还是显得生硬僵直,抬脚落脚,格外的咚咚有声。

    工地大门处的值班室,面积不大。一张条桌靠在前,一个高低床摆在墙边。李伟年给万书高倒了一杯水,自己坐在条桌边发呆。

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在这里,百禁忌。”万书高打着赤膊穿着短裤,翘起二郎腿半躺在下铺,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李伟年摇摇头:“万哥,我不是怕。我手下的两个兵,小袁和小杜,都还躺在医院里,我是为他们担心。都是农村来的,不容易啊。而且他们都已经成家,是家里的主心骨,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,两个家庭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万书高坐了起来,/盯着李伟年的脸看了半天。他没想到,李伟年年纪也不大,和自己不过同龄人,却有这样的心肠。要是他继续留在部队,今后当了军官,一定爱兵如子。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李伟年被万书高看得有些心里发毛,说道:“万哥,没事你先睡吧,我坐一会儿,等二苗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也别太担心。二苗哥道法通天,一定会有办法救你手下的兵。”万书高终于说了一句人话,重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伟年笑了笑,以示感谢,随手从桌子上,摸起一本杂志,心不在焉地翻看着。

    夜寂寂,只有外面的风声和李伟年翻动书页的声音。

    突然,值班室的门风自开,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,从门缝里挤了进来。那男孩穿了一身深蓝色的对襟小褂,头顶一个独角朝天小辫,左看右看,老气横秋。

    这时候万书高还没睡着,和李伟年看到那小孩,同时一愣。

    谁家的孩子,打扮的不伦不类,钻到工地上来了?而且第一眼看上去,这孩子的脸面,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,和平时看到的孩子大不相同。但是急切间,万书高和李伟年都没有发现,这不同之处到底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喂,李伟年,这孩子是你老弟,还是你私生子?”万书高指着那孩子,问李伟年。

    能在半夜三进入值班室的,跟李伟年这个保安队长,一定有什么关系。这是万书高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万哥你别瞎说,我不认识人家。”李伟年脸一红,凝神打量着那小孩的脸,问道:“小朋友,你是谁家的孩子?怎么进来的?还有你的脸,你的脸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非礼勿言!”那小孩恶狠狠地瞪了万书高一眼,然后转过头来,对李伟年嘻嘻一笑,说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脸上少了点东西,你……在找我的鼻子?”

    李伟年和万书高同时一声惊呼,恍然大悟,这才明白,为什么眼前的小孩,面相如此的古怪!

    他没有鼻子,从眼睛以下,到嘴巴以上,光溜溜的一片空白。不仅没有鼻子,而且连两个小鼻孔都没有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李伟年和万书高心中骇然,情知不妙。但是刚想站起来,却发现自己已经举步维艰,身体的动作非常缓慢,像是中了化骨绵掌一样。

    小孩摊开手掌,嘻嘻一笑:“看,我的鼻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果然,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只鼻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活人的味道,所以,就把鼻子抠了下来。”小孩看着李伟年的两腿之间,坏坏地一笑:“喂,你很热吗?”

    李伟年低头一看,不由得大为尴尬。自己明明穿的武装整齐,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裤子拉链洞开,红色的类裤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必,也是这个小家伙搞的鬼!

    “不热……,哦不,有点热,有点热。”李伟年的动作还是不能随心所欲,费力地拉上了裤子拉链,出了一头的大汗。

    男孩老气横秋地一摆手:“你要是热,就把拉链敞着吧,捂坏了什么东西,可不好。对了,既然你不好意思,我非礼勿视,不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用手往自己脸上一抹,然后两只眼睛不见了,小脸上一大片空白,只剩下眉毛和嘴巴,说不出的古怪和诡异。

    万书高魂飞天外,但是苦于身体不能行动,只好恐吓小孩,色厉内荏地叫道:“喂喂,小鬼,你别在这儿捣乱啊!我可是茅山弟子,当心我收了你!!”

    小男孩转过身来,白板脸对着万书高道:“你好讨厌,人长的又丑,说话声音又难听!我不要听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听那语气,小孩根本就没把万书高当成一棵葱!

    然后,小孩的手在自己左右耳边一抓,两边的耳朵也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李伟年和万书高对视了一眼,都默然语。他们现在也知道小孩是鬼,但是却束手策,只好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半晌,那鬼小孩又转头对着李伟年,说道:“喂,你是不是嫌我太吵,打扰你看书了?干脆,我把嘴巴也拿下来好了,让你安心看书。”

    随后,小孩一抹嘴,嘴巴也影踪。

    这时他的整个脸蛋上,光溜溜一片,仿佛一个巨大的鸭蛋。只剩下两条眉毛正在上下飞舞,看那德行,极其得意。

    眼前的场景怪诞比,李伟年和万书高心中忐忑,想跑却也跑不动。

    房间里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两分钟,那小男孩浑身哆嗦,脑袋抖来抖去,好像被电击了一般。接着,也不见他怎么动作,突然嗖的一声,小嘴巴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呼,呼……”男孩喘了几口大气,嘴唇一张一合:“看不到,听不到,又不能说话,真憋死我了!你们太不好玩,走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他的身子一晃,凭空消失在值班室里,消失在万书高和李伟年的眼皮之下。但是与此同时,却又从半空落下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李伟年和万书高仔细一看,发现是那男孩头上的头发和朝天小辫儿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惊疑着,那小鬼突然又凭空冒了出来,唇红齿白,伶俐可爱,就是顶了一个光头。他一弯腰,把头发拾起来抓在手中:“差点丢了小辫子,以后光着脑袋,怎么见人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手里的头发往脑袋上一扣,头发辫子就长在了脑门上,又恢复了刚才的模样。

    面对鬼小孩的戏法表演,李伟年和万书高哭笑不得,正在寻思怎么对付他,却突然听到一个飘渺的女声传了过来:

    “拴柱,不要胡闹,办正事要紧。那个茅山弟子,就回来了,要是被他撞见,可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飘飘渺渺不辨方向,带着从远古传来的声效,带着回声,显然不是活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万书高和李伟年同时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糟糕!没想到鬼小孩的身后,还有幕后人物在指挥。听那女人的口气,是在催促这鬼小孩抓紧动手!

    “我命休矣……。夏冰,来生再见吧。”万书高叫了一声,闭上眼睛等死。

    李伟年虽然也惊惧,但是并没有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他注视着那小孩,缓缓地开口道:“为人不做亏心事,不怕半夜鬼敲门。我李伟年,自信没有做过丧德亏心的事,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付我?”

    那小孩笑着走上前两步,正要说话,却突然面色一变,纵身冲向天花板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!”

    长笑声中,丁二苗背着雨伞推门而入,一抬手,一枚铜钱飞上板房顶棚。

    只听得哎哟一声惨叫,那鬼小孩跌落下来。他迅速地滚向墙角,缩成一团瑟瑟发抖,两眼看着丁二苗,眼神中一片恐惧。

    “踏破铁鞋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!”丁二苗指着小孩大笑:“小东西,既来之则安之,何必急着走?”